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41章 14:五雷天刑阵

    肉太岁构成的身体简直用超级完美来形容,复活后的安然顿感自身的精神百倍,精力旺盛到可以与蛮牛相媲美,慢慢的,安然还发现了自身的许多离奇功能,就比如说超强的自愈能力。

    前前后后的仔细观赏了一遍,左腕八卦镜,右手铜钱剑,还真别说,一切都原汁原味儿,只有一点除外!

    这一点其实也不算什么,不只是当初诊魂医的疏忽还是荀阳子做法的过程中这具肉身缩水了,安然的魂魄在身体里竟然感觉有点挤,拿尺子一量才发现,原来自己矮了一厘米,也正是这小小的一厘米,将他从标准身高顿时降到了四级残疾的标准。

    安然的心情灰败不已,荀阳子倒是很乐观,见徒弟如此郁闷,师父给出了很合理建议:“不过是短了一厘米而已嘛,你加个增高垫不就完了,不但将丢掉的补上了,还能赚上个两三厘米回来!”

    “师父你太有才了!”安然简直对这位奇葩师父佩服得五体投地!

    安然的命终于救回来了,但所有人都高兴不起来,因为在学馆后山那片林子里,还有一个最大的安全隐患没有解决,所有人都明白,只要那只尸精没有被铲除,随时都有可能造成更大的悲剧。

    荀阳子和灵渠子对这件事尤为担忧,因为他们所设的那道屏障只是暂时控制了尸精的活动,但那个法阵有一个很大的隐患,那就是只要沾染了雨水,此阵的法力就会立刻消失。

    那个夜晚,荀阳子夜观天象,推断出两日之后必有大雨,到那时如果再想控制尸精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所以必须在此之前研究处一套缜密的方案,等到那个风雨到来时再一并清算!

    玄天观内,一众人等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座谈会,讨论的话题就是如何能够最快最有效的干掉那只尸精,前提自然是尽量不要有人员伤亡,毕竟安然那一次着实有些惊险凄婉。

    见众人一开始便陷入沉默,荀阳子首当其冲开口道:“大家都到齐了,那贫道就明说了,山里那只祸害想必大家已经都知道了,它早晚会为祸人间,能把安然害的这么惨,也能让这里的普通百姓陷入这样的境地,所以,今天我们一定要研究出彻底打垮它的方案,救印岭村于危难之中!”

    一番振奋人心的开场之后,安然和灵渠子登时便热血沸腾,不同的是,灵渠子或许是胸怀卫道之志,但安然则纯粹是因为个人恩怨。一想到那只尸精差点将自己害的魂飞魄散,安然的心中便恼羞不已。

    “师父,用五雷天刑阵怎么样?”安然平静的说出了自己的意见,但平静的表象却掩盖不住他内心的愤怒。

    对于这一观点,灵渠子相当赞同,在此基础之上,他还提出了一个辅助性建议:“除掉尸精的最佳时机就是那天大雨之时,届时法阵一破,大雨之中阴气必然鼎盛,也正是尸精最为猖獗的时候!如若稍有不慎,就会让它冲破牢笼,所以我的建议是,在他破阵之际,以黑狗血掺杂棕油泼之,先破了它的尸气,再纵火烧之,则大事必成!”

    “师弟说的很对,大雨之时一般的符箓墨阵定然效力全失,可是我们也不能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五雷天刑和黑狗血身上,除此之外,我们必须另寻一些手段以备不时之需!”

    荀阳子道长话音未落,安然便又提出了一个很别致的建设性意见:“多预备些蛇蝎毒虫,以糯米净身,灵符开化,用竹筒装好抽准时进便往尸精嘴里塞,如此一来,则尸精内气必破!”

    荀阳子深邃的看了一眼安然,他自然晓得这个徒弟对那只尸精的仇恨,但他没想到这位小徒对敌人如此凶残,这一系列的建议分明就是要让那只尸精连渣儿都不剩。

    对作恶多端的尸精自然可以,但若是换成敌对的人呢?荀阳子暗暗下定决心,等此事处理完毕了,定然要让这个太岁作身戾气深重的徒儿好好修行一下心经。

    方案制定好了,只待执行,这一天师父师叔都准备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备战那个大雨之夜。

    但安然和格格等人遇到了难题,这个难题很重要,如果解决不了,很可能导致胜负难料!

    黑狗血是破除道法尸气和邪术的最佳武器,这东西在卫子辰的世界都是稍有的稀罕物,换成大疆就更是珍稀物品了。

    因为在大疆律例中明文规定不允许杀戮黑狗,原因很简单,物以稀为贵。这就与安然等人的要做的卫道之事产生了相冲的矛盾:制度不能改变,但妖邪还要整治!

    事实证明,在紧要关头,智慧往往会指引着人们走向明朗,经过反复思索,安然发动了存活了几百年的脑细胞,终于想出了一个近乎完美的主意:既然不让杀黑狗,那我就组织这一带的黑狗献血。

    新生的安然有着比本神卫子辰更加周密的思维,对即将要做的事情他总会从不同方面考虑,让黑狗献血的代价就是玄天观临时凑出一些吃穿用度的物品,分成若干小份儿,只要自家黑狗献了血,主人就可以任意选取一小份儿拿走算是报酬,且按照狗头分发。

    消息傍晚发出,相约第二天在玄天观门前集合献血,正巧这一天安然想趁着夜色未至去鬼市找一趟祖师奶奶诊魂医讨些灵盐,正当他迎着晚霞路过村东一处矮墙小院儿的时候,他看到了让人哭笑不得的一幕:村东第三家韩姓大叔正将自家一只白色小母狗狠命往装满墨汁的水盆按,场面之残忍简直让他家那只纯正黑狗都看不下去了,估计没有绳索套着,这位义愤填膺的狗先生早就冲上去慰问韩大叔了。

    “这还得了,人的脑子还真不是白长的,幸亏小爷发现在的早,不然非的被你害死不可!”安然一刻不停的赶到了鬼市,买好了灵盐之后,他便火急火燎的回到了村子,在一家五金专卖铺里买了一根又大又长且冲劲儿十足的喷头。

    ……

    第二天很快到来,一大早玄天馆门前便排除了一条长长的人龙,负责分发礼物的格格和初雪夫妇简直目瞪口呆,这世界真是太神奇了,想找它的时候它不来,这会儿又仿佛一夜之间全村的狗类都变成了黑狗。

    看着桌面上明显不够分的礼品,就连格格都不禁蹙起了眉头,再看安然,却仍是一副不知愁难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