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42章 15:雨破(上)

    辰时刚过,浩浩荡荡的献血活动拉开了序幕,格格和初雪夫妻没辙了,只好准备硬着头皮干活儿,而另一端拍着队领着自家黑狗前来换取礼物的人们早已按捺不住,可就在双方要打算互惠“互利”的时候,安然的一声断喝打破了买卖双方的这种默契:“各位乡亲父老,为了保证狗身的清洁和玄天观周遭的环境(多么冠冕堂皇),献血之前,请各位先将自家爱犬带到这里消毒处理一下!”

    闻听此言,现场一片哗然,有少数聪明者率先看破门道,纷纷以等不起为借口带狗离去,但大多数人还是选择留了下来。

    留下的假黑狗主人是心存侥幸的,但他们绝对想不到,安然用了一种大疆科学最新发明却还未公开,只在寺庙道观试点儿使用的清洁消毒液体次氯酸钠(俗称84消毒液)。

    看着一只只纯正黑狗过关了,让很多造假者有了些许信心,那条献血队伍虽然已经缩短了不少,但还是长得有些恼人,于是乎,接下来的一幕极富喜感:前方真正的黑狗懒洋洋的通过了,下一只比它还要乌黑的狗顷刻便被清洁消毒液泼回了原形,主人措手不及丢了大人,情急之下只能上去拉开自家小狗便是一顿打骂,“哎呀,不是黑狗你过来凑什么热闹,连老娘都敢骗,回去不让你吃饭!”

    接连几只躲闪不及的所谓黑狗现了原形,后面还没轮到的主人们便趁着纷乱带着自家狗悄然离开了,而在现场,除了哄堂大笑,还充斥着打狗、骂狗的声音,真是比菜市场还要热闹。

    经过了一天紧罗密布的采血活动后,夜晚来临了,一切准备就绪,累了一天极其疲惫的安然也打算好好睡上一觉。

    这一夜,他做了一个很真实的梦,那场景正是那天被尸精攻击的场景,只不过他没有惊醒,更没有恐惧,有的只是恨意和嫉恶如仇的态度!上一次的接触让安然吃了大亏,也成了他人生中的一次难忘经历,俗话说“风萧萧兮易水寒,欠了债兮你要还!”

    安然在睡梦中不断告诫着自己:“了结就在明晚!”

    ……

    所谓五雷天刑阵,就是人们口中常念叨的五雷轰顶!此阵与这个形象的形容词也有着莫大的联系。

    组成这个阵的器具也相当大众,说白了就是铁链、破锅、刀剑、风筝以及大号钢针等一切导体,之所以称之为法阵,实在是因为用它的多为驱魔除怪的道士。:

    黄昏时分,荀阳子带着徒儿和师弟踏上了赶往将军冢的路程,为了稳妥起见,荀阳子三人出发前便沿着墙体内外布了两道法阵来保护老家玄天观的安全。为了防止意外发生,荀阳子甚至连他那位一直意见不合的老母亲都从鬼市拉了回来,硬生生塞进道观与格格和初雪夫妇作伴。

    后方基本保障了,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那场暴雨和随时都有可能破阵的尸精。

    三人片刻不敢怠慢的赶到了封住尸精的那片区域,所幸一切如常,封住大墓的那道法阵也再没有人破坏过。

    看了看天色,这一夜月明星稀,幽暗蔚蓝的天空根本看不出任何下雨的征兆,饶是如此,荀阳子却不敢大义,正所谓天道无常,谁也拿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彤云密布然后落下一阵大雨来。

    按照原本的计划,荀阳子和师弟负责布五雷天刑阵,而安然的首要任务则是趁着还没下雨铲除墓坑里的所有尸奴。

    安然来到了墓坑口,月光的辉映使得他沉寂似水的面颊闪闪泛着亮光,安然默默的站在墓坑口,小手微微的背在身后,在他的手中是一种特制的道家“炸药”,与真正的炸弹相比它显得很文明,很温柔!因为这种小东西不会制造出四周俱为焦土或是火舌如龙的震撼场面。

    相反的,它能够在很平静的状态下令接触者灰飞烟灭,还是连锁传导反应,单反前面的朋友中招,身边的“朋友”们都会享受相同的待遇。而且这个东西很有局限性,它的杀伤力只针对僵尸和活尸。

    这个东西的名字叫做“尸见愁”,为了保持行业秘密的新鲜性,其成分就暂不透漏了。大家只要知道这个东西的威力:普通僵尸一经接触顷刻间就会化为枯骨。

    安然这一招可谓爽快至极,估计那位尸精先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想当初自己为了东山再起时布下的部曲、奴隶军团就这样成了安然练手用的靶子!

    夤夜,亥时刚过,原本晴朗的夜空顷刻间蓄满了黑云,正在草丛间养精蓄锐的荀阳子和灵渠子几乎是同一时间跳起身来,他们明白,等待已久的时刻到了!

    天底下最难理解也最难解释的莫过于晴天霹雳和突降骤雨,当年诸葛孔明和与此平行的朱棣都曾领教过它的威力。

    狂风拂过,一声惊雷响处,骤雨滂沱而至!

    荀阳子师兄弟瞬间便被浇成了落汤鸡,而安然却仍然忘我的投掷着“尸见愁”,墓坑里更是惨叫声一片。

    突如其来的大雨将荀阳子等人辛苦布下的法阵顷刻间冲的一干二净,就在这时,尸精所在的山谷里传来了莫名的躁动。

    荀阳子身先士卒,拿着桃木剑和灵符站到了山谷的入口,灵渠子则负责五雷天刑阵的守备工作,荀阳子压低身子窝在一块岩石后方,透过雨水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尸精的活动方向。

    整整一刻钟过去了,除了随风而动的树影,他老人家什么也没看到,就在他纳罕之际,却猛地发现,安然背后的位置缓缓落下了一道飘忽阴冷的身影。

    “小子,快跑!尸精在你后面!”荀阳子惊呆了,他万没想到这只尸精竟然对自己的徒弟如此情有独钟。

    对于师父的告诫,安然恍若未闻,只是直挺挺的站定身子,一动不动。

    尸精空洞的眼睛疑惑的注视着眼前这个如同老僧入定般的年轻人,这个身影是那么熟悉,这个身影周身散发的气息对他的诱惑不亚于唐僧同志的骨肉。

    “垂涎三尺了吧!我等你!”安然其实一早就知道这只尸精出山后的首选猎物还是自己,但他并不害怕,上次将自己还得那么惨,这一刻可以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了。

    你来吧!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