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43章 16:雨破(下)

    面对安然的木讷举动,荀阳子惊得六神无主,灵渠子更是膛目结舌,但有一位仁兄很开心,那就是在安然背后随时准备下黑手的尸精。

    看见了就要行动,行动的理论依据是饥饿和诱惑,这是冷血动物觅食的基本原则!三点都达到了,尸精瞅准时机终于下手了!

    安然只觉背后掠过一丝寒意,紧接着便是一阵刺痛,荀阳子眼睁睁的看着尸精的修长的指甲再次插入了安然的后背,荀阳子急了,猛地跳起身却又忽的落了地,那动作幅度堪比火云邪神的蛤蟆功的基本招式。

    其实他也不想这样,只是当他跃起的那一刻,这位爱徒心切的老道士看到了这样离奇的一幕:宝贝徒弟安然似乎并没有多痛苦,反而十分淡定的转过身,与尸精对视后,将一样东西顺着尸精吸血的气流悠悠的塞进了它老人家的嘴里。

    接下来的场面很醒目,一阵缩水般的细微响动之后,尸精那张原本饱满的脸瞬间瘪了下来。

    “尸见愁……”荀阳子笑了,他没想到这种打击下等僵尸的东西对尸精也有用,仔细想来,他发现自己之前似乎忽略了一些事情,那就是尸精的本体也是僵尸。

    安然算是彻底报了仇,第一回合就此拿到了小胜,可是接下来他不淡定了,后退几步随便扫了一眼,他竟然“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师父和师叔正在一旁风骚的打着酱油!

    “师父,你们还不出手,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卖单儿!”安然惊呆了,他手中空无一物,唯一能做的只有撒腿就跑!

    ……

    林间大雨滂沱、闪电横飞,使得原本便阴气逼人的将军墓变得更加诡异可怖!

    “小子,你撑住了,我和你师叔这就来支援你!”荀阳子一声断喝,仗着桃木剑猛的再次跃起,这一次相当精准,几乎是连串动作一气呵成,宛如一道灵光般直接落在了尸精的肩膀之上。

    为了防止尸精吸收精血,荀阳子使用的是在半空中最难掌控的姿势跪窝。说时迟那时快,那柄木剑已然奔着尸精的肩颈处狠命刺了下去。名贯大疆道界的荀阳子道长果真名不虚传,他和他的那把剑简直堪称绝配,任你尸精身体何等坚硬,小老儿手中木剑必刺破之!

    一阵沉闷的刺破声响起,木剑起处,尸精的后脖根登时如漏气皮球般发出一阵白雾状气体。

    “师父快走!”累的上气儿而不接下气的安然一见荀阳子神仙危局,登时便折身而返,毫不避讳的抓起一把“尸见愁”犹如连招般的掷向了尸精。

    此时的尸精处境着实不太乐观,背后漏气,胸前着火。但安然十分清楚,虽然看似手忙脚乱,但这点伤害对尸精来说只是拔了根毛那么轻微。

    就在荀阳子师徒与尸精斡旋之时,守在五雷天刑阵旁的灵渠子正在焦急的望着天空,雨下的很大,但雨夜里却只有闪电,丝毫不见惊雷的影子。

    荀阳子的奋力一击简直收效甚微,因为在他全身而退之后他发现了一个很严重问题,那就是和这只尸精有着和安然一样的特殊技能极强的自愈能力!

    换句话说,荀阳子的这次攻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没有意义的,或者说是徒劳的,当然,安然的“尸见愁”也是一样,打了半天就跟没打一样,师徒二人憋屈不已。

    打尸精打的自己耗神费心,而被攻击者却毫发无损,安然很愤怒,心中更充满了不安!

    “看这架势雷是一时半会儿等不来了,咱们只能尝试第二套方案!”荀阳子情急之下匆匆留了一句便对安然使了个颜色。

    安然知道那是改变战略的暗号,是以听完之后猛地将身子向后一退,望着面后那口排满黑狗血废弃矿坑里,尸精倒也安全,荀阳子和安然兵分两路多元化的向着两侧靠拢,他们

    饶是如此,尸精却依然坚持的自己的原则,风雨无阻的往死里盯着安然!

    “你个孽障总看老子干嘛,我脸上又没长花!”安然被盯得发毛,却没有时间寻问“你因何如此关注我!”这样的问题,因为尸精的动作总是很快的,快到让人没时间发问。

    安然为了保持在拿到黑狗血之前不备吸力吸引那是相当的绞尽脑汁,上蹿下跳、后空翻儿、鲤鱼打挺等一系列动作全部上阵,费了好大的功夫终于来到了黑狗血的身边。

    说来让人很难相信,黑狗血并没有装在坛子里,也没有桶瓢盆一类的大型容器,真正承载它的,是鸭蛋、气球和自制抽拉式水枪,如此无厘头的方法真是无人能比,无人可及。

    接下来,尸精万万没想到等待自己的将是一场“枪林弹雨”般的黑狗血雨,而且形式各有不同,感受的方式也各有千秋。

    在短短的时间里,尸精经受了“砸鸡蛋”、“爆气球”和“远程攻击”等多种待遇,安然这面捣鼓完了,便纵身一跃跨过尸精与师父汇合。

    在这个近乎自杀的跨越过程中,安然惊喜万分,他发现尸精身上的阴气已经没有那么重了,尸精的动作也变得缓慢起来,安然落地后翻滚着来到了荀阳子的身边,尸精也缓缓向这里飘了过来。

    荀阳子师徒卯足了力气,尽量以正面面对尸精,然后随时做好动手之后就跑的准备,在他们遮掩之间,一只奇大琉璃桶泛着幽光安静的等待着尸精。

    “等一下泼完了我们就尽量往天雷阵附近跑,被黑狗血泼完了他一定会做最痛苦的挣扎!”

    “嗯,谨遵师命!”师徒两个低声细语的交谈完毕。

    其实尸精多少也是有智商的,至少眼前这只就掌握着一项技能,那就是“诈”,约摸着还有十几步就能触碰到眼前这两个活人,尸精先生忽地原形毕露!骇人听闻的动作似乎又一次占据了上风。

    但它没想到,有人比它还快,早有防备的荀阳子见状陡然大喝一声:“泼!”

    尸精到死也不知道这个“泼”究竟是何方神圣,能确定的只有一听到这个字,自己便莫名其妙沾染了一身难闻难受的污血,随即像漏电一般劈啪作响,唯一不变的是愤怒和杀人的欲望。

    “嗷!”一声咆哮响彻林间,荀阳子的担心是很有必要的,这个家伙的狂暴简直达到了巅峰,做好准备全身而退的安然已经开溜,局势瞬间倒转,安然快,尸精比他还快!

    “奶奶的,你净挑软柿子捏呀!”安然愤怒之极,在手上预先攥紧紧了一颗“尸见愁”,就在被尸精拉住的当口猛地回身和这位“爱慕者”来了一个亲密的相拥。

    “我去你大爷的!”

    “嗷!”一阵更加凄惨的声音响起,尸精先生的一只眼睛就此报废,安然得以解脱,恰在此时,一道闪瞎人眼的光亮之后,久违的沉闷雷声终于归来。

    “安然,它最恨你,快把它往五雷阵里边引!”

    听到师父示下,安然点了点头,回首望着狂暴的尸精,二话没说照着它的两腿之间便是销魂的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