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44章 17:师弟的来意

    深仇大恨莫过于杀父夺妻外加断根,这一点自然也不是人的专利,虽然尸精已经百毒不侵,身坚似铁,但命根儿挨了一脚自然也十分没面子。

    安然的目的达到了,单凭那一脚就足以让尸精追他到海枯石烂,安然拔腿就跑,尸精紧追不舍,两个人的目的性都很强,尸精恨不得抓到这小子千刀万剐外加吸血拔牙,而安然的目的只有一个,让它挫骨扬灰,最好连渣都不剩!

    “近了!”灵渠子聚气凝神,紧握着手中的引雷石,只要尸精跑到预定地点,哪怕有点偏差都无所谓,可是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安然忽然转变了路线,尸精追的兴起,竟然也跟着飘了过去。

    眼看着猎物渐行渐远,荀阳子急了,就见他扯着破锣一般的嗓子惊呼道:“小子,你要把他带到哪儿去!”

    “擦边儿!”安然的喊声被暴风骤雨淹没,两个老头子根本没听清这小子说的啥东西。

    安然义愤填膺,他之所以这样自然有原因,这次只不过是除掉尸精而已,但这样跑下去恐怕惊雷一起自己都得跟着玩儿完,天火和惊雷可不会考虑你的身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就是金石也给你来个灰飞烟灭,更何况是有悖天纲的极凶之物。

    “擦边!我说擦边!”安然的嗓门儿大的让人振聋发聩,这下灵渠子听清了,但他来不及赞颂安然的机智,擦边儿就擦边儿吧,反正稍微触碰一点儿,尸精也会灰飞烟灭的。

    一道闪电再次响起,灵渠子瞅准机会砰然摩擦了手中的引雷石,一道火光闪起,灵渠子丢下引雷石,连滚带爬的翻身退到了邻近的一片洼地。

    安然循着五雷天刑阵的轨迹奔跑,尸精则忘我的猛追。另一方面,被吸引的雷火沿着串联的铁链泛着火星延展下来,转瞬之间便将周边几乎所有导体都通了电。

    又绕着天刑阵跑了一圈,安然佯作向阵中奔去,却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了一个难度颇深的反身胯下躲避,尸精躲闪不及,正要折身而返,却不想已然成了五雷的重点打击目标,电打雷击的效果真不是盖的,没有复杂的过程,只是短暂的几秒钟,原本狂躁的尸精便周身散发出了一股青烟。

    大雨初晴,天空中仍然是一片晦暗,一阵令人作呕的焦臭味弥漫在雨后夹杂着淡淡腥气的空气中,仿佛万物都重生了一遍。

    一切都结束了,安然和师父师叔一起来到了尸精的身边,荀阳子看着被雷电所击焦灼不堪的石首默不作声,妄图光复自己权利的美梦结束了,留下的只是一具腐坏的尸体。

    “唉,一代枭雄,不过此而!”荀阳子哀叹一声,从口袋间捻起一张化尸符齐眉一着,待符咒燃气火苗后扔到了尸体之上,凶狠异常的尸精登时便焚成了一团灰烬。

    “阿嚏!”荀阳子打了个重重的喷嚏,吸溜了一下鼻子对安然和灵渠子说道:“我们回去喝碗姜汤吧,否则非染上风寒不可!”

    ……

    接下来的日子稍微有些平淡,玄天观上下齐乐乐融融,但安然却隐隐的感到一丝不安,那种感觉就好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一般。

    在安然的并不幼小的心灵里,一个问题一直如阴影般萦绕着,那是一个看似平常,仔细琢磨后却十分离奇的问题,这个问题便是师叔灵渠子的突然造访。

    其实师兄弟之间的友谊很正常,偶尔在师兄这里长居小住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这位并不讨厌的师叔这一住便是四个月。

    换做别的行业师兄弟间如此依靠并不稀奇,但在大疆的蓝衣道中,这一点却隐含着很多问题!修道之人虽然名头纯正,以代天狩魔伏妖为己任的口号经常受到世人敬仰,但由于长期与阴灵恶煞打交道,且大多都在夜晚或是鲜为人知之处,还没有个固定周期!可以说大多数卫道名家的一生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孤独和寂寥中度过的,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性格孤僻、不合群以及行为古怪等通病。

    久而久之,便有了这样一条定论:卫道之人,孤僻刻薄不是最佳选择,却是一种后天筑成的本性!而关于师兄弟间感情和往来之事还有着一些不成文的规定,就比如“逢不过五”、“住不过三”。

    大致意思就是师兄弟之间十年当中会面最好不要超过五次,而平日往来长居小住最好不能超过三个月,如果你超过了,那问题就大了,道长们生平以驱鬼除魔为己任,顺道再弄点平事喜钱儿,可以说鬼怪很多,但道士也不少,如果一桩生意两个人做,那原本只够养家糊口的喜钱儿就一下分成了两半,自然也就变得更加不值一提。

    安然将整件事仔细研究了一遍,虽然师父荀阳子比较宽宏,但也没可能将自己的伙食平分一半,思来想去,安然开始对这位师叔的来意产生了质疑,巧合的是,从患难时的同仇敌忾里平息下来后,荀阳子道长也对这位师弟的意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所有的疑问交织在了一起,终于在这个夜晚得到了分晓。入夜,格格和初雪夫妇将做好的饭菜端上了那张八仙桌,接下来,本应该是其乐融融的大会餐,但除了三个主厨之外,剩下的三位却毫无开动筷子大吃的意思。

    灵渠子似乎也感到了氛围的微妙变化,是以一直面无表情的等候着来自师兄的询问。

    “师弟呀,在这里住了也有几天了!”荀阳子终于打破了平静。

    灵渠子拿起了桌上盛满黄酒的酒盅,小饮了一口,平静的道:“是啊,师兄,我今晚有几句话要说!”

    “嗯?”荀阳子被说的一怔,灵渠子放下酒盅道:“师兄,再过几天我就要走了!”

    “师弟,我想你误会了,为兄的意思是……”

    还没等荀阳子辩解完毕,灵渠子早已说出了缘由:“该走了,师兄,一观不容二道,我这次也是没有办法才来找你!”

    荀阳子闻言隐隐感到一丝不安,上一次决裂就是因为这位好师弟赌博欠了一屁股债,最终逼得老祖不得已卖掉道观还债,老祖也因此害了一把大病,最终提前驾鹤西去,才闹得师兄弟大打出手,最终分道扬镳,这件事在荀阳子心里留下了很大阴影,甚至那几十年都“不再相信感情”。

    一想到这里,荀阳子诧异的问:“你又赌债输钱了?”

    “没有,师兄,您想哪去了!”灵渠子接下来说出的理由着实让自己的师兄小温暖了一把:“我这次回来就是求你原谅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