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46章 19:一石二鸟

    大半夜出来就是为了干点儿坏事的,可是坏事还没干,就发现了背后多了一条如影随形的尾巴,那感觉实在让人不自在,这就是此时灵渠子的想法,前一天的晚饭上他刚刚用言语打动了师兄,态度也还算虔诚。

    但估计荀阳子绝对想不到,这位看似举动与常人无异的师弟此次来访其实是有着另外的目的,事情要从两年前说起,那时的灵渠子已经熬神费力的戒掉了赌瘾,并且在津州(大疆西北)御庭山搭建了一座道观准备讲经说道安度晚年。

    恰在此时,一名年轻的道姑登门拜访,灵渠子登时便一见倾心,自此二人同住一处,结为道侣,相互鼓励,相互扶持,小日子倒也十分悠哉,可是有一天灵渠子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他发现多年的酗酒、孜孜不倦的熬夜苦赌已经让他的身体彻底垮掉,与师兄荀阳子不同,这位老兄二十余年的从道生涯中除了道术和牌术之外并没有什么大成,更锻造不出能够颐养天年的镇元石。

    “贫道这么风/流倜傥,天下人需要我,锦姑(道侣)需要我,就连门前的老黄狗都需要我!上苍为何如此嫉妒英才,怎忍心让我凋零的如此之快!”灵渠子呆呆的坐在蒲团之上,日日苦思,夜夜冥想,最终也没能想出什么好办法,天下人始终不知竟有此道,锦姑看着这个沉沦的糟老头子无奈的流泪离开了,就连门口那只老黄狗都不愿意搭理他,灵渠子道长达到了人生低谷。

    对于有心人来说,濒临绝境之际回忆也是十分有用的自救工具,灵渠子就坐在摇椅上望着夕阳回首往昔,师父、山下扎着马尾巴的小姑娘、门前扫大街的大婶儿,还有对自己视如己出、生怕自己吃亏的大师兄……

    “等等!大师兄!”想到这个身影,灵渠子便按捺不住内心中的兴奋,是的,就是这位大师兄,他有着一件别人没有的神器,那就是能够延年益寿的镇元石,虽然他并没见过这东西,但却知道它的功效,在他看来,那是师兄的命根子,是师兄前半生的道学结晶。

    “既然师兄视我如己出,那借他的命根子用一下他应该不会有意见吧?至多用个二十几年活够了就送回来便是!”灵渠子的心理产生了扭曲,这也正是他忽然造访的原因。

    地点已经打探到了,就差找机会把它盗走了,灵渠子心潮澎湃,但他没有考虑过,有个人与他一样,失去这样东西万万不可,他这令人不齿的盗窃行为成了致祸根源,平静即将被打破,矛盾也就此产生。

    安然一路紧跟,对于这个身影他是那么熟悉,在他看来,十有八九就是师叔灵渠子,早就感觉这位突然造访的师叔有些猫腻,没想到这么快便露出了狐狸尾巴,安然窃喜之余脚步也从不敢停歇。

    前方被跟踪的灵渠子也很快感觉到了后方的威胁,深谙整人逃避之术的他沉思片刻便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好方法,就见他笑容狡黠的自袖筒间摸出一块不起眼儿的蜡丸,装作不经意的丢在地上,口中还极其细微的念念有词道:“灵缠五部鬼,戏谑八方仙,恶来头疼遇,小鬼见心寒,迷途尽显,急急如律令!”

    “噗!”一声干脆的响动后,那只蜡丸儿隐入了空气中,发出了一阵肉眼无法识别但却弥漫不堪的气团。

    安然追赶心切,一路小跑的试图赶上那个身影,若是师叔便当面问个明白,可就在他的步调轻快,眼见便可追上之时,安然的一只脚早已踏进了那团迷雾。

    接下来对于安然来说就是噩梦,这团迷雾犹如鬼打墙一般,其威力甚至比鬼打墙还要耐人寻味,至少鬼打墙不会导致被迷惑者撞墙碰壁。

    安然只觉自己仿佛被一道挥之不去的黑布罩住了眼睛,自己并不用担心绕着一个地方来回跑那种耗费体力的举动,因为事实证明那道气团只遮住了安然的眼睛,听起来就像是瞒天过海或者是掩耳盗铃,此招之狠绝对可以媲美打闷棍,只是片刻的功夫,安然的额头上便撞出了好几只鸡蛋般大小的包。

    从眼前一黑的那一刻安然便猜到自己貌似是被人整了,但当他试图站在原地寻求方法的那一刻,他惊讶的发现这道气团的可恶之处,一旦被它罩住竟然停不下脚步,这招着实狠呐!

    安然自然也不是吃素的,虽然法力尚未完全恢复,但想要还击一下还是游刃有余的。

    只见安然一面掐起剑指,一面左摇右晃的念诵起来:“祖师显圣,小鬼驱来;清遮除拦,扫尘化埃,一应奸邪,闻破为令,破!”

    一声断喝后,那道将安然害得不轻的障眼阵终于破了,安然吃了如此大亏,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奔着“小爷我要还回去”的宗旨,安然躬下身子就在地上草草画了一只巴掌大小的无目狗,化作完成后咬破左右手指,按住指头在狗眼处挤下了一滴血液,随后一手擎天,两指为引将月光精华倒引在狗画眼中。

    “不可贪恋,命一时尔,速去速回,还骨尘埃,急急如律令!”安然一声低吼,片刻的功夫,地上的画作便摇身一变,幻化成了一只虎头虎脑的小狗,安然用袖筒将蜡丸挑过,让这小东西闻了闻气味儿,随后嘱咐道:“专门咬他大腿根儿,我要看看明天哪个家伙走路一瘸一拐!”

    “汪汪!”小狗气势汹汹,应诺而去。安然则倚靠在墙角坐了下来,刚刚那一阵撞墙实在将他害得不轻,直到现在还头晕目眩。

    ……

    第二天清晨,安然早早便起床帮着初雪夫妇准备早餐,其实之所以如此勤快是为了看某些人出丑,按照昨天自己发出的指令,那只“虎煞”定然会对蜡丸儿的主人做好标记,但当他信心满满的上了饭桌时才发现,心中的理想目标灵渠子师叔看似没什么事儿,但师父荀阳子却架着根拐衣衫不整的被扶了出来。

    安然讶然的看着师父,心中的玩味儿登时烟消云散,讷讷的问:“师父,您这是?”

    “别提了,一言难尽啊!”荀阳子简单明了的说出了缘由:“昨晚上我半夜睡不着便坐起身子打算看会儿书,谁知道刚一坐下,就有一只比馒头还小的疯狗跑了进来,二话不说就给了为师一口,那叫个疼啊!”

    安然简直听得想要撞墙,他万没想到,这蜡丸儿是师父他老人家的,被偷了,一定是被偷了!

    而在对面一直泰然自若的吃着早餐的灵渠子也好过不到哪儿去,安然正忙着在心里跟师父忏悔,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位师叔隔三差五的眉心微蹙。

    “好小子,算你狠!那条虎煞还真是你小子放的!”灵渠子被罩在长袍下的伤口传来的奇痒无比的疼痛弄的几近抓狂,却一时半会儿也不敢发作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