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47章 20:安然的震怒

    “师兄,我吃过早饭就离开了!”几天后的一个清晨,正在吃早饭的荀阳子和安然被这么一句话弄的诧异不已。

    说这话的便是灵渠子道长,安然有些纳罕,反观荀阳子却有些黯然神伤。平心而论,这位师弟并不惹人烦,两位道长自小关系便十分要好,要不是灵渠子后来沾染上了赌瘾,说不定现在两人早已经各自发扬分支,闲来无事相互串串门儿斗斗嘴颐养天年了。

    荀阳子默然的放下碗筷,缓声问道:“怎么不多住几天,有什么急事吗?”

    “不是师弟我不想久住,只是人各有命,灵渠也得趁着还能动出去闯闯不是!”灵渠子的由头很别出心裁,每一句都如此动情,但只有他自己清楚,前几天之所以没走成是因为大腿根儿被不知哪里跑来的疯狗给衔了一口,如今已然痊愈,东西也到手了,是一拍两散的时候了。

    道家之人从来没有执意挽留这一说,师兄弟闲谈嘱咐了一番之后,灵渠子便带着早就打好的包袱离开了玄天观。

    望着师弟的背影消失在了林间小道中,荀阳子伤感不已,而在安然眼中,这位师叔的突然离去却似乎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送走了灵渠子,荀阳子正打算带着安然回到玄天观内,却不料整个人眼前一黑,险些一头栽倒在地,安然眼疾手快,赶忙上前一把扶住老道士。

    “师父,您没事儿吧!”

    荀阳子只觉头痛欲裂,半晌才缓解了一些,捻指掐算过后吩咐道:“小子,你去后院的石台下看看,如果有道缺口你就顺着下去瞧瞧洞底的长明灯灭没有!”

    安然关切的点了点头,不放心地问:“师父,那你呢?”

    “快去,那是为师的命根子,他没事儿为师自然也就没事儿了!”荀阳子嘱咐完毕,推开了安然,自己颤颤巍巍的朝着观内走去,他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只是差一个肯定的答案而已,而在这之前,必须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安然奉命来到了那个石台下方,原本那道结界果真被人破坏,安然探身走进了洞内,当他看到眼前的一幕他傻眼了,对于掌灯续命这个传说他很早便听过,但在过去那些岁月里,却从来没见人使用过。

    毫无疑问,自己的师父此时用的便是这一招,而那只主位上空空如也的托盘和刚刚熄灭的长明灯足以证明,荀阳子的判断成真了。

    “在这样下去师父就完蛋了!”安然心急如焚,他看了看熄灭的长明灯,心中也在不断的盘算着对策。

    “对了,还有一招!”安然欣喜若狂,他所想到的方法叫做移寿,就是将自己的阳寿通过道法转换给其他人,没了镇元石的守护和灯火的延续,荀阳子很可能马上就会油尽灯枯。

    安然不漏声色的将一切办理妥当,虽然不知道自己阳寿还有多久,但卫道之人应该活的都比较长!于是乎,安然想都没想便将五年的阳寿植入了长明灯内。

    安然出了石洞,在洞口原来那条结界的入口重新编排了一道更厉害的结界,不论如何,这次除了自己就算苍蝇都进不去了。

    就在安然得意之时,却猛地发现背后凭空出现了一道人影,回头望去,正是自己的师父荀阳子,老道长看着被安然封死的洞门,再若有深意的看了看徒弟,就见他二话不说,上前几步照着安然的脸挥手便是两巴掌。

    安然被打的错愕不惊,荀阳子也没有解释,而是义正词严的说出了一句很有分量的话:“天道清明,一切皆有定数,像你这般强求,何时能成正果!”

    “师父……”

    还没等安然说完,荀阳子已经哀叹着转头离去。

    安然气的浑身瑟瑟发抖,他并不怪师父,他也是刚刚才发现,自己对于这个老道的感情竟然远远超过了自己的父亲。

    “师父您等着,徒儿这就去将那个窃贼抓回来,不用他的皮点天灯我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

    印灵村东南一片林间的小道上,实力派演员灵渠子先生正行色匆匆的赶着路,他深知镇元石一出村口,长明灯就会失去守护瞬间熄灭,为了不被发现,他左转右转的走羊肠小道,本以为这样就可以万无一失,但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天真了!

    就在他忐忑赶路之时,不远处竟然莫名其妙的飞来了一道纸飞机,当他看到飞机身上那类似符咒的东西后,他暗叫了一声不好。

    紧接着,大快人心的一幕发生了,从纸飞机飞来的方向,一道道火光成群结队的俯冲向了这里,这股红闪闪的火球绕着灵渠子的身前身后转,趁其不备便是一阵狂轰滥炸,这堆火球是相当讲原则的,除了这个无耻的窃贼之外,根本不在乎其他任何物件。

    “不知死活的老家伙,白眼儿狼!给小爷滚出来!把我师父的镇元石还给他,小爷可以考虑给你留个全尸!”安然的声音怒不可谒,一双大眼他也放寒光,他不管不顾的奔跳在林间,所经之处俱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杀气。

    安然足足报复了一个时辰,这短时间估计也是灵渠子此生最难熬的时刻,为了逼灵渠子现身,安然先后用了火、雷、水、石、震、谩等手段。

    灵渠子却不敢冒头,真真的被打得如同孙子一般,打到最痛苦的时候,他都有种想窜出来交了镇元石领死的冲动。

    安然发泄够了,又沿着路口向前追去了,噩梦似乎结束了!看着大发雷霆的安然离开了,灵渠子终于从一道杂草间的土洞内爬了出来,老家伙刚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更让他震惊的是,可能是安然下手太狠,自己的腰部以下竟然完全失去了知觉,其中一条腿更是直接耷拉在了那里。

    灵渠子满面风尘土灰,还没来得及好好喘口气儿庆祝一下劫后余生,便只觉胸口一阵压抑的闷疼,片刻之后一口鲜血便从口中喷涌而出。

    灵渠子苦不堪言的干咳了两声,拭去了嘴角的鲜血,没好气儿的咕哝道:“没想到这小子如此厉害,要不是我承受能力强,非被他送去见阎王不可!”

    灵渠子拼命揉捏着后腰,试探的坐起身子,正在他呲牙咧嘴的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一团若隐若现的黑影正缓缓朝他靠拢。

    灵渠子的目光变得恐惧起来,他忘了印灵村这个鬼比人多的特别设定,那道黑影宛如蚁球般向狼狈不堪的老道靠拢,而灵渠子却无能为力,只能任凭黑影将自己吞没。

    “啊!”

    一阵哀嚎响彻山林,惊起一片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