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48章 21:诫授

    灵渠子不知去向,安然在外搜寻一番后便回到了玄天观。

    正午,阳光毒辣,当安然跨入玄天观大门时,发现师父荀阳子正背对着自己坐在一张大藤椅上。

    似乎是师弟的背叛让他伤透了心,这位瞬间苍老下来的老道士一言不发的佝偻在那里,看着着实让人心痛。

    安然走上前去,正要宽慰一下他,却不料荀阳子道长早已先开了口:“别再找你师叔寻仇了!”

    “他不是!”安然拉过一张小椅,面无表情的坐到了荀阳子身边,荀阳子目光复杂的审视了安然一遍,轻咳两声道:“他命不久矣!”

    安然丝毫没有怜悯之意,冷冷的道:“死了最好,省的日后见到他脏了我的刀!”

    荀阳子闻言发出一阵苦笑,看来这个嫉恶如仇的小徒弟是真的生气了,但此时不是安慰他的时候,沉吟良久,荀阳子终于说出了实情:“他这么做倒是救了为师!”

    “什么?”安然诧异的看着师父,狐疑的看着他。

    荀阳子长叹一声:“这都是天意啊,我刚刚掐算过,有一只百年道行的老怪本想今夜前来盗我的镇元石,此怪极为凶残,所经之处基本无生灵可免!恰巧你师叔拿着镇元石离开了,老怪也不用费心半夜偷盗,我估计此时灵渠子已经在劫难逃了!”

    安然的嘴已经惊异的缩成了O型,他难以置信的盯着师父看,惊叹的问:“师父,你怎么知道这些?”

    安然的疑问其实很有必要,因为大多数风水先生和阴阳术士都会选择将看破的东西九分以上埋在心里,只有一分掺杂着一些模棱两可的道理对外人诉说,但此时的荀阳子似乎已经不管那些,只有老道长自己清楚,冒着犯天条的危险说这些只是为了让徒弟平息怒火,以免走火入魔。

    “我不仅知道这些,我还知道你那一顿暴走发飙已经废了你师叔的下半身!”荀阳子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小子,你一定要记住,日后百事隐忍为先,要知道一山更比一山高,大千世界与为师旗鼓相当着多如牛毛,比为师有过之而无不及者如漫天骤雨,成大器者更是堪比夜空星耀!这些话只能现在说,若是为师百年之后,你惹的一身麻烦,那就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荀阳子的一番话说的安然心中伤感不已,恭敬的等师父说完了,只见他第一次正儿八经的鞠了一躬,给出了最真诚的答复:“徒儿谨遵师父教诲!”

    荀阳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便叫安然将他扶起,安然这才发现,原来师父那干枯的老手里紧攥着三本蓝皮白档黑文书。

    “师父,这是何物?”

    荀阳子宛如对待挚爱一般轻轻抚了抚那山本蓝皮书,庄重肃穆的对安然提出了三个问题:“可沐浴否?”

    安然被问的一怔,见师父问得真切,赶忙道:“已浴!”

    “可斋戒否!”

    “已斋!”

    “可放下前仇否?”

    安然沉思片刻,无奈的道:“已放!”

    “好,跪下!”荀阳子的语气坚决,安然纳罕良久,这才缓缓的跪了下去。

    荀阳子来到安然的面前,语气十分严厉的道:“安然吾徒,为师的日子恐怕是不多了,灵渠子又心术不正,此番遭遇大难不死也必堕鬼道无疑!今日是良辰吉日,虽然你年岁未成,但体内魂魄却资深力重!为师决定,今日开始正式将玄清蓝门天书传授给你,只要做到学以致用,知行合一,则必能成为蓝衣道未来传人!”

    安然有些发懵,刚刚荀阳子说的那个什么玄清天书自己闻所未闻,这都是其次,但刚刚耳朵如果没有听错的话,自己被告知钦点为蓝衣道传人,这真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

    安然没有推辞,也没有应答,荀阳子似乎没想多问,就这样,在一片云里雾里中之后,安然便开始了《玄清天书》的学习。

    时间紧,任务重,不管那么多了,先学吧!安然牙关一咬,接过了那三本书。

    所谓玄清天书,其实是三本不同功能的卷文拼凑到一起的总和,此书分为三卷,功能也各不相同。玄字书乃心学底蕴之术,乃我蓝衣道入门基础,其中道理奥妙,日后自行吸收便是;云诀书则为手动作业书籍,其中包含了七十二般变阵、三十六道蓝衣道秘术以及茅山常用口诀杀阵。相比这两个,孤辰书就显得有那么点儿高达上了。

    当荀阳子提及这本书的时候,安然的心弦不由得为之一动,所谓孤辰,天上繁星也,此书虽然价值观有点悲伤,认为天空是被从宇宙间分离出的一块,这个奇葩理论原本并无人问津,但此书有着一个着实诱人的优势。

    为了让悟此书之人心服口服,书中明确表示只要有人愿意与作者(并不存在)一辨,大可以将书中一门秘术修成后登天一望,当然,大多数人修此书都为了这段秘术,根本没人在意星辰是不是孤立出来的。

    而关于这门秘术,真是人人见之爱不释手。因为在秘术之前的导言里,有这么一句“集广成三壬于日月,驱万千青云冲孤辰。”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只要认真修为,是完全可以掌握飞行技巧的。

    安然被这本书吸引了,他立即决定先学这本,但事与愿违,荀阳子道长告知他按照顺序这是最后学的一本,第一本应该是玄字书。

    这对安然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折磨,自己已经失去飞行能力很多年,眼看着重新起飞的机会就在眼前,却被告知还要等上两三年。

    那一池苦水在安然的脸上体现一览无余,然而就在他最惆怅的时候,荀阳子平和的提醒了一句:“别抱太大希望,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万一是标题党呢!”

    安然恍然大悟,看样子这本书已经有些年头了,师父也一定早已参透,如果会飞的话,他老人家也不用每次外出都蹭客商的车了。

    “小子,你先将这玄字书的前缀参透,为师先去鬼市一遭,明天起咱们正是开始参悟玄字书!”

    “噢!嗯?”安然漫不经心的回答一句,转瞬间便目瞪口呆,他清楚的看见荀阳子离开了正堂,然后纵身一跃化成一只飞鸟朝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