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49章 22:蓝衣六字诀

    玄字书,书如其名,字里行间尽显次数奥妙,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任你如何苦读,就是只言片语都看不懂,也看不下去。

    出乎安然的意料,这本书里记载的东西都是些看似玄乎奇妙,毫无联系,实则只言片语漏掉都无法通读的东西,寻常人看了几乎除了打瞌睡之外什么收获都没有,但安然不同,因为在他看的同时,还有荀阳子道长为他讲解。

    没了镇元石的庇护,老道长的衰老迹象十分明显,声音也变得极其沙哑。

    荀阳子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年轻时才有的痛风的老毛病也显现出来,只见他一边捶打着自己的肩膀,一边告诫安然道:“小子,为师计算过,这三本书够你参悟三年,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支撑六年,索性赶往上清宫报道之前再教你些别的东西,虽然你暂时不会飞,但只要勤奋谙习为师传授的道术,包你比会费还过瘾!”

    安然听到这话心中不禁生出一股莫名的不安,师父不经间透露的一个数字直接将相聚的期限打上了圆圈,六年之后的自己理论上才刚刚十八岁,日后之事安然简直不敢提及,正因如此,在他心中对灵渠子师叔的憎恨也越发的增加。

    相比之下,荀阳子却平静不少,看着小徒那副闷闷不乐的模样,这个老顽童甚至还开起了玩笑:“小子,别胡思乱想了,我可告诉你,等到百年之后你小子回到上清宫任职,论资排辈可就要尊称我一声祖师爷了!哈哈!”

    安然着实想不通自己这位师父哪来的那么大的心,都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也真是达到了一定境界。

    “行了,小子,过来吧,今天叫你点儿干货!”安然的思绪被荀阳子打断,疑惑的看向了神神秘秘的师父。

    荀阳子左右看了看,示意安然关好门窗,最好再上一道锁,安然如丈二金刚一般,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师父会不会趁着四下无人对自己做点什么。

    安然迟疑的关好门窗,转身来到了荀阳子身边,这个老道一屁股坐在了藤椅上,捻捏着山羊胡,怡然自得的道:“小子,离个魂儿看看!”

    “什么!”安然怔住了,他被师父的怪异举动彻底弄懵了。

    荀阳子拍了拍鼻子,解开了安然的疑惑:“今天为师要教你一些世人闻所未闻的蓝衣秘术,如果单单说的话根本无法让你通透,所以只能让你的魂魄出来一边学习一边感受一下!”

    “额,师父,这样不好吧!”安然面露羞涩的盯着荀阳子,荀阳子看到徒弟那副扭捏的样子,狠狠的白了他一眼,美好气儿的道:“这里就你我两个人,不用你的难不成还用我的?”

    能够学更多更厉害的道术安然又怎么会拒绝呢,只不过他在思考一些问题,是以一见师父动怒,这才讪讪的道:“徒儿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那可是师父的家底儿秘术,我要是学了,不是抢了您的饭碗吗!”

    “你想的还真周全哈!”

    “救命!师父虐待徒儿啦!”

    还没等安然回过神来,荀阳子早已跳了起来,不知从何处抄起一只鞋底子朝着安然的头顶便是一顿暴抽,便抽还便斥责道:“你小子想的还真周全哈,老道我充其量也就能活那么几年儿,不趁现在找个人把手艺传下去还有啥机会,你想让我把看家本事带进棺材是吧!”

    本来嬉皮笑脸的安然听到了这么一句顿时再次伤感了下来,荀阳子也忽地停住了手,安然没有再说什么,站定身子便打算尝试离魂。

    “小子,一定要心无杂念,这秘术贫道只能教你一遍,所以一定要认真学认真记!”荀阳子说完来到闭目凝神的安然身后,朝着徒弟背上虚画了一道符箓之后,就见他轻轻在安然背上一拍,安然的灵魂便悠悠的飘了出去。

    见安然离了魂,荀阳子重整容颜,换上了一副严肃的嘴脸,正色地对徒弟道:“我蓝衣道宗乃茅山分支,虽说与黄、红等道有所渊源,但却各有千秋!你刚刚所看玄清天书三卷乃大疆道宗之总纲,虽然短小,皆为经典!如果非要说出个缺点来,那就是太常见,别无新意!”

    荀阳子顿了顿,眉飞色舞的道:“但为师今日要教授与你的却比它稀有经典的多!早在收你入门之前,为师便为你算过命格,你小子上一世虽为上清宫点道官执(每个世界的叫法都不同),但命格不顺,再加上现今连身体都是极凶之物所化,如果不掌握几招看家本事,以后难保会出现什么岔子!”

    安然聚精会神的听,荀阳子终于说明了他那神秘看家本领:大疆蓝衣道,融汇茅山上清两派精华应运而生,除玄清天书,还有一套在大疆只有寥寥之人才会的秘术蓝衣六字诀。

    虽说六字,却有两种解释,字面意思是由“闪、吼、焚、杀、奔、灭”六字构成。深层含义则是相对应的六道道术口诀“风雷、雳慑、天火、五诛、神驰、道羽六诀”。

    这六道口诀相辅相成,学习是必须一气呵成,若是卡在哪一道关口或是中途间断,轻者从头开始,重者引祸上身,集齐三次失败还可以奖励灰飞烟灭一次,真是惊险刺激,无与伦比。

    荀阳子清楚自己的徒弟是个什么资质,他相信只要安然肯学,自己再加以辅导定会尽快学成,失败的后果固然可怕,但是一旦成功,必将终身受用,且效果无穷。

    让荀阳子去上清宫报道倒没什么,天道无常,人命不定这种事像荀阳子这样的老道早已看破,眼下唯一让他老人家担心的是自己的这个命运多舛的收官徒弟。

    看着安然那聚精会神的样子,荀阳子配合着口诀反复演示了三遍,忽地停下身来,双眼定定的注视着安然,眼波一转,狡黠的道:“小子呀,理论为师也跟你讲了好多遍了,下面就由师父出招,你的魂魄亲身感受一下就好了!”

    看着师父那一副“我要占你便宜了”的热切表情,荀阳子迈开了步子,故意装作一脸猥琐的笑道:“小子,这几招都很猛,你可千万得挺住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