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51章 24:蒙面vs没脸

    安然心里很郁闷,大下午的被师父赶出了玄天观,还被告知观察不出什么情况不许回来。安然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学馆,却发现这里一片祥和,根本看不出一丁点的危机感,这还不算什么,最郁闷的在于,所有门子都放学回家了,而他连个毛线都没等来,只能继续蹲守。

    安然就仿佛一尊雕像般在学馆门房旁的亭子里坐定,这座亭子底座极高,坐在这里不但引起不了任何注意,还能俯瞰整座学馆,老学究没挂掉之前经常在这里监视学馆里的门子和学官。

    转瞬之间便已入夜,就在安然认为自己很可能被师父坑了之时,学馆里那家小铺门口传来了异动,送眼望去,小铺旁边正有几个身影鬼鬼祟祟的向这里靠近。

    虽然已经入夜,但安然特殊的眼睛却仍然看的真切,这几个家伙他认识,在众多小朋友眼中,这几位绝对不是什么善类,在学馆里称得上是恶霸级别的所在。

    在安然没有恢复法力之前,也曾受过这几位小恶棍的欺负,几只孬鸟凑在一起准没什么好事儿,这是安然的第一反应,他并没有轻举妄动,甚至不打算去看看这几位到底要干什么,直到那位懦弱胆小的李家小公子狼哭鬼嚎的跑出来时,安然才预感到事情的不妙。

    安然二话没说,立刻跳下了亭子,朝着小铺摸索而去,可还没等到他拦住李威问个究竟,又有一位聂姓学痞七吵八嚷的跑了出来。

    “肯定出事了!”安然心头一颤,可就在他打算出手时,师父荀阳子的话席上了他的心头。

    蓝衣六字诀不能乱用,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如果自己冒失的冲出去,说不定自己的光辉形象明天就会在学馆里传开,到那时很可能会惹上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万一真的有鬼怪怎么办,身为道士不能不管,可万一违背了师父的告诫,惹上了麻烦,岂不是又要让师父他老人家费心费神?”

    这个矛盾问题萦绕在安然的心头,让他心神烦乱,就在他犹豫不定,摇头叹息之是,忽地在不远处的地上看到了一样东西,夜色之下,那东西泛着幽暗的红色,安然捡起看了一眼,只见那块红布上边清晰的印着几个鲜亮的大字“岭村学馆”。

    安然笑了,这不就是学官们用来罩头的公子巾吗?

    “就你了,降妖伏魔刻不容缓,贫道把脸蒙上不就得了嘛!”安然简单的掸了掸灰尘,二话不说便将红布四四方方罩在了脸上。

    李威和后跑出来的聂波正惊魂未定,忽然感觉身子一定,竟然一齐被身后来路诡异的大手拉住,二位仁兄根本不敢回头看,只是发出了惊天触地的鬼叫:“妈呀,救命啊,有鬼呀!”

    “鬼叫什么!”一个朦胧的声音传进耳朵,聂波最先淡定下来,回头望去,只见一个身材相对高大的蒙面男子站在自己身后。

    李威还在惨绝人寰的哀嚎,却被聂波一把掩住了口鼻。

    蒙面男子也不废话,言简意赅的问:“里边发生了什么?”

    “有鬼!有鬼!”聂波的声音颤抖,分明是受了过度的惊吓。

    这个蒙面男子便是安然,看着这个平日里欺负小门子时威风凛冽的学痞此时惊成了这副鸟样,他真是哭笑不得。

    “还有谁在里边?”

    “刘佳、王烨他们都在……”

    安然松开了二人,挥手道:“好了,你们回家睡觉去吧,今晚的事对谁都不要提起,否则无需那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我们什么也不知道!”两个学痞跌跌撞撞的扬长而去,安然则转过身,镇定了一下,快步向小铺走去。

    小铺里已经乱成一团,眼疾手快的刘佳趁着间隙想要夺路而逃,不料房门就在眼前,却被一块黑布拦住了去路,只见黑布之中隐隐透出一个孩童的身影,声音尖利的道:“想跑!”

    刘佳先生吓破了胆,大叫一声便直挺挺的昏厥到底,剩下那二位就更不用说了,一看逃跑没希望了,二人双腿一软,摆出了一副相濡以沫的架势便瘫倒在了墙角。

    恰在这时,一团白雾起处,一个苍老的身影来到了二人面前,看了一眼已经翻起了白眼儿的王烨,那身影鄙夷的摇了摇头,俯下身子凑到另一个叫做管清的学痞面前,声音沧桑感十足的问:“好玩吗?”

    “不、不好玩!”管清正要昏厥,却猛地被一箱“沃卡卡”矿泉水砸醒,他目光惊愕的注视着那个身影,对自己刚刚没能昏过去简直后悔透顶。

    那是一张没有任何五官点缀的脸,麻学上称之为白板。

    白板老人面无表情(想必他也不想这样)的嘲讽道:“我还没问完呢就想晕,没门儿!”

    唯一清醒的学痞管清已经惊破了胆,六神飞走了五神,但白板鬼却丝毫不打算收手。

    恰在此时,身后黑布里那个孩童也飘了出来,这小鬼看了看小铺里这几位东倒西歪的家伙,轻蔑的哼了一声,来到白板鬼身边问道:“无面婆婆,这几个家伙怎么处理!”

    “本来老娘做生意做的好好的,没想到这群小滑头竟敢如此猖狂,若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让我以后怎么在妖界混!”白板婆婆扭了扭脖子,对小鬼道:“小婵啊,你不是一直想投胎吗,在他们里面选一个替身,其余的都变成白痴,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如此猖狂!”

    被叫做小婵的青面鬼闻言不好意思的道:“这样不好吧,小婵还想多陪陪婆婆呢,要不就给他们点儿教训让他们滚蛋好了!”

    白板婆婆的声音有些愤怒,没好气儿的道:“那可不行,他们越了界,就该得到惩罚!”

    青面鬼不知所措,正要规劝,却听到门口传来了另一个声音:“老妖怪,做事不要太过分!”

    白板婆婆被这句话说得义愤填膺,老娘办事何须别人指手画脚,就在他转身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自己送上门来的多管闲事者时,她笑了,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门口位置,一个只留了一双眼睛在外面的红布遮脸的家伙正怒目凶凶的注视着自己。

    “呦呵,老娘没脸是整容整的,你小子居然还敢挖苦我,都不是省油的灯,你在这儿跟老娘玩什么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