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52章 25:斗法

    安然走进门来,瞟了一眼那位白板婆婆,阴阳怪气儿的道:“原来是只獾精啊,小爷还道是什么厉害角色!”

    白板婆婆越听这话越不自在,摆出了一副随时战斗的架势反驳道:“那又怎么样,别瞧不起小本儿修行哈!”

    “你修行我管不着,但在这里害人就不对了!”安然隐忍着心中的斗志,在出手之前,他总喜欢先礼后兵,劝完再打。

    白板婆婆似乎还在气头上,本着“我的地盘儿不容侵犯”的宗旨,这位獾精大妈怒火中烧的低吼道:“是他们先来这里捣乱的,不给他们点儿教训,我日后如何开门儿做生意!”

    “你完全没有必要做这些,回去啃你蚊虫鼠蚁,多吸收点氨基酸不是很好吗?”

    “你小子活腻了是吧!”白板婆婆本就不是善茬,多年的从妖经历告诉它,只有先发制人才能取得胜利。

    可是她着实没料到,安然比她老人家还要快,就在她以瞬移之势冲到安然身边打算出手时,安然的拳头早已扣在了她的胸口下方。

    “呦呵,你小子不知羞耻,连老人家你也打!看老娘不扒了你的皮!”

    “收手吧!白面婆婆!”

    “是白板婆婆!”

    “哦,别再作无谓的抵抗了,白板婆娘!”

    “要老娘跟你说几遍!是白面婆子……哦不,是白板婆婆!”

    管你是个什么东西,只要害人就是小爷的敌人!眼见着白板獾精身处险境,一直在不远处默默打着酱油的小孩儿也瞅准时机跃跃欲试,就在它打算出手帮忙时,却被獾精叫停:“二打一,胜之不武!”

    獾精发话了,小孩儿只得再次打起了酱油,安然也被这一幕吓了一跳,他没有某国学大师的情操,更没有一个打十个的实力,在对方实力未知之前,一对一都充满了悬念。

    獾精充满敌意的望着安然,明显是在等带着这小子先动手,在人妖大战里自然没有礼让对手先出招这种竞技精神可言,事实上,碰到这种事儿双方都想尽快解决战斗,大半夜的,任谁都想快点儿解决问题然后回家睡觉。

    獾精首先发起进攻,不说法力到底有多强,但看那架势就尤为唬人,白板婆婆身子向前一倾,一副老娘要扁你的姿态跃然空中,安然敢保证,活了这么多年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巨大的獾子!

    虽然是只杂食动物,但幻化出来的姿态简直堪比黑熊,一道闪电扑来,威慑力十足,安然神态自若,摆开了二字钳羊马,红布掩盖下无法看清他的面部表情变化,只见他一双大手平铺,左手三指捏牢,右手双指擎天,口中细微的念诵着完全听不清的口诀。

    獾精的本体饿虎扑食般冲来,恨不得将安然一口吞下,但就在血盆大口直抵安然头顶之际,微妙的变化发生了,安然身子向后一沉,一阵气流涌动,安然抽身而退,一张泛着金黄色的大网迎着獾精的本体而去,一来二去,竟然将獾精硬生生撞了回去。

    獾精平安落地,恶狠狠的道:“你居然会布结界!”

    “别见怪,雕虫小技而已!”安然也不谦虚,说完便展开了攻势,獾精不甘示弱,一时间小铺内鸡飞狗跳,真是连昏厥的人都能吵醒。

    双方用尽道行,你来我往,打的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打到兴处,什么猴子偷桃、闷棍相邀,甚至带着金光的王八拳都使了出来,可是这一幕堪比特效的斗法换来的并不是胜负已定,恰恰相反,双方连根毛都没少。

    安然着实没想到,这只整容整到没形象的獾精竟然如此难以对付,两个人从子时对战直打到丑时三刻,三个倒霉的学痞都已经翻来覆去惊醒昏迷了三次,这两位却仍然相持不下。

    “小子,老娘也是小本经营,你又没什么好处可捞,犯得着这么拼命吗?”挡回了一波攻击的白板婆婆上期而不接下气儿的打破了僵局。

    安然喘着粗气道:“我只有一个要求,放过这几个门子!”

    “不可能!”獾精的回答简单而决绝。

    “那就没办法了,我们继续!”短暂的休息后,安然重新摆好架势,准备使用他刚刚从师父那里学来的蓝衣六字诀。

    獾精也不是吃素的,与这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蒙面人纠缠了这么久,不累死也粘死了,必须赶快解决对手。

    “天尊在上,日月生烟,黄天光化,道法无边,蓝衣行运,大道翻天,急急如律令!”安然咬着牙喊出了口诀,手掐剑指,做愤怒状向前猛跑几步,然后一跃而起,霎时间传来山呼海啸之声。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强大气场,獾精也毫不示弱,只见这位老太夫人向后退却一步,宛如蛤蟆一般委顿身形,咬紧牙关蹲定后,憋足力气向前猛冲而去。

    上下两道强光一般的气流相对冲击,终于在半空中相互交融,发出了一阵沉闷的轰隆声。

    这一回合似乎又要以平手告终,但落地之后两人的表现却大不相同,獾精苍老的身形半跪在地上,没有五官的白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可谓是色彩斑斓,反观安然的境况却轻松了许多。

    “怎、怎么回事?”獾精错愕不惊的望着安然。

    安然无奈的摇了摇头,呵笑着道:“你难道没听过药若猛剂效果陡然吗?”

    直到此时,狼狈不堪的獾精才发现自安然的另一只手中还握着一把不知哪里弄来的铜钱剑。

    “你阴我!”獾精悲愤莫名,这也难怪,从行为逻辑上来讲,安然这一手叫做插竹杠,又叫补黑刀,反正安然这次着实下了一把黑手。獾精无话可说,虽然这小子的行经比较卑劣,但所谓决斗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

    獾精震怒的同时,也苦心钻研,发出了要命的毒咒:“好小子,老娘输了,但我不认!你给我记住,就算灰飞烟灭,我也要让你不得安宁!”

    眼见着獾精就要被安然收复,一旁的小孩儿终于看不下去了,这个小东西在惊呼一声后,竟然摇身一变,化作一道火舌冲向了安然。

    刚刚第四次醒来的王烨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只朝着安然大吼了一声“小心背后!”便再次进入了第五次深入睡眠。

    安然猝不及防,回过头来,那条火舌已经与自己近在咫尺!

    “我勒个去,怎么忘了还有这么一位!”霎时间,安然整个身体便被火舌吞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