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53章 26:消除记忆

    “你,你放开!”

    “不要,你要杀婆婆,我偏不放!”

    安然郁闷了,现在这个体位实在是有够难受,刚刚那道火舌扑面而来着实将他吓得,但接下来安然便发现这道火舌只是个形象工程,抛却那华丽炫酷的火舌包装,内在的东西实在让人哭笑不得。

    一个小孩儿幻化成火舌扑向自己,结果雷大雨点儿小,真正接触后便放弃了章法,直接给安然来了威力极小却很难挣脱的锁喉扣。

    安然无计可施了,这个小家伙虽然脸上淤青,是个十足的青面鬼,满打满算也闹不出什么屁大的动静,除掉它有点不地道,放任不管自己又无法脱身去惩治獾精。

    经过深思熟虑,安然终于决定使用一个它好我也好的方法。

    “我要讲和!”安然扯破喉咙喊了一句,这句话让青面鬼为之一怔,更让獾精摸不着头脑。

    安然趁着青面小鬼走神儿的档口拨弄开了这块狗皮膏药,站起身扭动了一下麻木的脖子,开诚布公的道:“我们不打了,这个小屁孩儿太嫩,我下不了手!讲和吧!”

    獾精的面上看不出一丝表情,但能够肯定的是这位大婶儿此时一定重新审视了一遍眼前这个红布掩面的年轻人。

    “怎么讲和?”獾精重新站定了身子,疑惑得问。

    安然平静的道:“还是那句话,你放这几个孩童走,我对此事不予追究,以后你赚你的钱,我抓我的鬼,咱们两不耽误!”

    “你算哪儿根葱!平白无故就想让老娘放了他们?没门儿!”

    安然白了白板婆婆一眼,不耐烦的道:“我说你这个白板婆子怎么听三不听四的!我话还没说完呢你瞎表什么态!”

    獾精被安然突如其来的苛责弄的整个人一阵迷糊,安然根本不给他回过味儿来的机会,继续阐述着自己的见解:“一个问题能和你重复两次就肯定有不同的含义,你不是害怕这几个家伙出去乱讲会坏了你的名声吗?贫道,啊不!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他们缄口不言!”

    獾精将信将疑用一张白板瞟了安然一番,警觉的问:“什么办法!”

    安然得意的呵笑了一声,洋洋得意的道:“把这几个家伙关于这里的记忆删掉不就得了!”

    獾精闻言不以为然,轻蔑的嘲讽道:“呵,说得轻巧,你以为你是鬼差吗!还会消除记忆!”

    安然也不动怒,只是佯作摆出了一副重新战斗的架势,挑起眉心道:“那就没办法喽,既然你不信我,那咱们就在打一架吧!”

    獾精被这个态度一时三变的活宝儿实在弄的没辙了,再打下去估计得等到明天早上才能休战,本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根本没必要打来打去的另谁都不得安宁!

    “好吧,老娘信你了,不过你只有一分钟!”獾精拉过青面小鬼,自觉的转过身去,一面等待着安然的成果,一面思考着万一等下这小子没能做到,自己这块白板该如何跟他翻脸。

    安然在心中不动声色的在心中默念着忘忧诀,然后用右手小拇指长长的指甲轻而易举的划破了食指,转瞬间便将三滴血甩洒到了三个昏迷不醒的学痞身上,口中也念念有词的道:“今夜之事一瞬消,暂睡将歇待明朝!小铺夜来房门锁,困倦不堪睡石槽……”

    安然正待喧声,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在后面加了一句比较通俗易懂的话:“今夜开始,其余二人只要提及此事,尔等三人便是一顿暴打,收到风声亦打,远隔千里通讯传音也要派人打!直到二人彻底闭嘴为止,额,差不多了,急急如律令!”

    听到安然的这段补充,青面小鬼被逗得“扑哧”一笑,就连视安然如大敌的獾精都有些忍俊不禁。

    安然收了势,心满意足的看着獾精,和声道:“现在问题解决了,你们可以把小铺门关上了,我待会儿离开的时候就会把这三位弄到石阶上去!”

    “叔叔,我帮你!”青面鬼破天荒的眉开眼笑,在得到獾精首肯后与安然一道将三个门子抬到了小铺外的石阶上。

    刚刚将昏迷的王烨搬到了石阶下,安然不经意的望了一眼青面小鬼,好奇地问:“这位小朋友,您今年贵庚了?”

    一听这话,青面鬼原本笑逐颜开的青脸不禁黯淡下来:“唉,不小了,都一百多岁了!”

    安然自觉失言,赶忙赔礼,青面小鬼却不以为然,反而兴趣浓厚的道:“叔叔,你愿意听我的故事吗?”

    当一个一百多岁的假小孩儿叫自己叔叔的时候,安然并不感觉古怪,毕竟自己的岁数加一起也至少四五百岁了,叫就叫吧!

    安然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说起这只青面鬼,可谓是身世极苦,由于是女孩儿,刚出生不久便被亲生父母在一个风雪夜里扔在了荒郊野地里,与其他幸运儿相比这个小家伙简直是悲催到了极点。

    孤身一人在雪地里过夜,连个襁褓都没有,刚一入夜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就被活活冻死了。由于出生时间太短,生魂和本体还没全部融合,所以灵魂出窍时仍保留着上一世去世时的模样,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形象。

    孤魂漂流在白皑皑的风雪之中,虽然感觉不到刺骨之寒,却也是心中凄苦,孤独无助,就在它的心灵陷入崩溃,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身影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什么也没说拉着自己的灵魂便走进了宛如漫天飞烟的风雪中。

    而雪地里它的那具尸身也被一只獾子拖曳着带走了。

    青面小鬼是个可怜的家伙,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就草草被抛弃。

    安然被这个故事所触动,左思又想之后,就见他从腰带间摸出了一颗药丸儿,缓缓递给了青面小鬼,柔声安慰道:“小小年纪的别想太多了,你身上的怨气太重,这样是投不了胎的,这颗药丸你拿回去,月圆之夜当空吞服下去,以月光精华做水而饮,七日之内,青面怨气必消!”

    青面鬼感激的看着安然,安然正要回话,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喧闹声,安然赶忙起身道:“你赶快进去,记得把小铺门关上,咱们后会有期!”安然正要离开,却猛地回过头,从怀中将一张花花绿绿的纸递给了青面鬼,急匆匆的吩咐道:“把这张笑谱图交给白板婆娘,告诉他这上面的五官图是送他!还有,叫她以后别乱花钱整容了!”

    安然说完借着幽暗的月色而去,恰在这时,不远处的喧闹声也传进了他们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