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54章 27:家变

    当李家小公子带着众多大门子赶到小铺的时候,王烨、刘佳这三位资深学痞正七扭八歪的倒在小铺门前睡大觉,而那间小铺的房门也牢牢紧闭,似乎从未有人开启过一样。

    李威和聂波带着众人慌忙来到三人面前,看着不知生死的三个同伴,李威失惊之下狠命摇晃着王烨的肩膀,呼喊道:“醒醒!我们来救你了!醒醒!”

    王烨被声嘶力竭的呼喊和拼命的摇晃弄醒了,李威一见同伴醒来,赶忙关切得问:“你们没事吧?那小铺里的妖怪呢?”

    出乎李威的意料,好同伴王烨并没有说话,回应他的是一记清脆响亮的巴掌,李威被打的一怔,王烨却有些义愤填膺:“还特娘鬼怪!你小子还好意思问,我们三个在这儿等你等了多久你知道吗!”

    李威被打了一个趔蹶,却只能唯唯诺诺闪到了一边,一旁的聂波也懵了,看着好哥们儿被打,这厮便打算身边一下,可谁知刚刚说道“这道门原来是开着的!”之时,另外两个原本处在昏迷状态的仁兄竟然陡然醒了过来,站起身二话不说便将聂波围起来暴揍了一顿,十多名门子费了好大劲儿才将这些仁兄拉开。

    最奇特的是,海扁完了聂波,那两位仁兄又直挺挺的栽倒下去,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

    印岭村东南一处山谷密林之间。

    这是一处坡度微斜的山坳,其间长满了各式色彩斑斓的鲜花野草,但奇怪的是没有一只蜂蝶来这里相拥采蜜,整片花草之间不见一只活物。

    日上三竿之时,整片山坳的花草在日光照射下几近枯萎,看上去痛苦不堪,黄昏时分,而到了夜晚,这里则变成了百花争相斗艳的所在,除了花枝招展外,某些食肉性植物还会发出渗人的鸣叫。

    这个地方叫做拜月谷,由于植物特殊的习性,没有任何人和动物敢来此处赏花,而据传说,此处的底下是镂空的,就如同工人钻井一般,在这地下还有一道秘密的洞穴,里边自然而然就成了传说中怪物的避难所。

    传说就会有一定的理论依据,而在大疆这个世道上,有些传说分明就是真切的存在。就比如这个所谓的拜月谷秘洞,只不过住在里边的不是些张着獠牙的妖魔,而是一群走火入魔的邪道。

    为首者是一位流年不利的绿衣道士,在大疆这号人物被统称为术士,就是不学无术之士,而这群人始终是赤字道、黄衣门以及蓝衣道这些正统道门的大敌。

    那位头号邪道名号尚道圣,并自封了一个比较骇人听闻的道号“通天道人”,数十年间,他就在这里率领这一群心狠手辣的门徒在这片鸟都不干拉屎的地方进行着一项经久不衰的项目的研究长生不老。

    经过苦心求索,尚道圣终于总结了经验,得出了一个结论:除了飞升之外,长生不老如果靠自我修行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他老人家并不气馁,因为马上他的爪牙就探听到了一个准确的消息,在附近的玄天观里有一样可以令人长生不老的东西荀阳子道长的本命灵石。

    似乎老天对这位通天道人很眷顾,就在他倾其全部力量打算包抄玄天观之时,却在不远处的一处山坳里发现了一个少年道士正疯狂的乱丢大招,最后,手下一位资深马屁精断定,那块灵石就在这里,于是乎,通天道人的门徒们在一处数林边意外的捡到了一位身受重伤的道士,并在他身上搜到了灵石,而这位残障人士也就此过上了幸福生活,被囚禁在了这片山花烂漫的山谷下面。

    通天道士平日最大的爱好就是吸收人的精元,而那位咆哮的小道士,则成了他下一个目标。而这位小道士,正是安然。

    ……

    安然离开了学馆径直回到了玄天观,不出所料,师父荀阳子正等候在道观天井旁。

    安然走上前去和师父行个礼,疑惑得问:“师父,这么晚还不睡呀?”

    与晌午相比,荀阳子的神色不免有些怪异,一见到安然,这位老道士便眉心一挑道:“事情解决了?”

    安然点了点头,荀阳子还没待自己的徒儿详说事情经过,便起身道:“小子,我送你回家!”

    “什么?”安然有些诧异,荀阳子言简意赅的道:“你家里惹上了些麻烦你不会不知道吧?”

    安然被说的一头雾水,赶忙问道:“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荀阳子正了正衣冠,深沉的道:“你老爹惹上了桃花劫!”

    “不会吧!”安然深知自己那位老爹惧内的水平,他要敢做出格之事,真是祖坟上长窟窿!

    而荀阳子给出的答案,是安然家的祖坟真的破了个大洞,按照正常逻辑安老爷确实不应该出轨,但诱导他走上出格这条路的对象也着实不好惹,那是一只在安家祖坟附近安家的狐狸精,事情的缘由也很简单,并没有什么郎情妾意,归根结底,是在一次祭祖的过程中,安老爷忽然内急,慌乱间在祖坟附近的小树林边小解了一把,他老人家自然不知道,自己对准的那个坑洞正是这位狐狸姑娘的老窝,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洗了次热水澡,任谁也化不了这个心结。

    于是乎,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这只狐女士携家带口来到安家准备大闹一场。但到达后,他们改变了主意,与其将这户人家祸害个底朝天,不如让他们家破人亡好!

    事情就此发生转变,安老爷每夜都无精打采,承受着这位狐小姐梦中的叨扰,就此踏上了让人漫长艰辛的贪睡之路。

    自那之后,安老爷便似乎换了个人一般,拿出了一股“自此君王不上朝”的决心,家族事业全不管了,安老夫人也不伺候了,每日就窝在床上如同染上毒瘾一般一门心思睡觉。

    安然听到这里终于坐不住了,立马变打算回家整治一下,荀阳子收拾了法器,带着徒弟坐上了新来的鹤王,踏上了拯救安然他老爹的旅程。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安然就一门心思的盼着早点到家,好好会一会那位小肚鸡肠的狐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