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55章 28:隐居的安老爷

    问,妖孽何处寻?答,妖孽在你心中!

    问:那我为什么看不见它?答:别着急,再加把劲儿,你能行的!

    安家药铺里的伙计们最近听到了一个传闻,说是自己的大老板安庆夏(安老爷对外用名的表字)不理家政了,有爱探听事儿的伙计偷偷从南区的花圈店跑到药铺看了个究竟,然后悄悄的回了,在众多青衣伙计的注视着,这位兄台开始背手从朝天,大模大样的踱着步子,痛心疾首的陈述起了自己所见老板踪影全无,只有老板娘苦苦经营的独木难支景象。

    伙计自然对这老两口的感情问题全不在意,他们在意的只是一向管帐的安老爷这一次到了发薪日会不会照常开工资。

    而整天在自家产业里忙的不可开交的安夫人一直敬敬业业,并在发薪前一天便整理好了伙计上下的薪资,但一想起自家老头儿那副整日抱着被子的痴呆景象,这位这位彪悍女人便气不打一处来。

    安夫人的人生信条很简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所幸经过努力发迹之后日子也是过的有滋有味儿。只要安老爷肯干,哪怕每个月有那么两三天赖床或是不想干活都是可以理解的。

    但安老爷着实有些做过了头,为了更好的和梦里那位狐姑娘相会,这位仁兄仗着一个小腹坠胀的借口在床上整整赖了一个月!

    拉上一个月,再好的体格也与常人脱节了!即便真的拉得不成人形安夫人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她每次去看望这个活宝夫君的时候都能气得半死,这位号称拉了一个月仁兄不但没有拉成骨架,反而催肥一般倒长了十来斤。

    安夫人决定略施些手段警告一下这个老不要脸的装病分子,是以在发薪当日的早上,伙计们兴冲冲的来到药铺,坐在那里苦苦等候,直从正午等到了黄昏,这群小伙计终于等得不耐烦了,安夫人迟迟不发言语,连照面都不打,两个带头领薪水的儿子被伙计逼急了去内堂找母亲,结果却被告知“你爹好好的,找他去!”

    ……

    安家大宅里,靠近正东主位的一间房中,一位身材肥胖,大腹便便的老者正在床上辗转反侧,这位发髻凌乱,衣冠不整到只着一件睡袍的老者正是安家老爷安庆夏。

    此时的安老爷有些郁闷,今天不知怎么了,无论怎么睡就是睡不着!其实也难怪,此时才刚刚太阳落山,作为一个整整睡了一天的正常人哪里还睡得着。

    其实安老爷并不贪心,哪怕一天只见那位朝思暮想的狐姑娘一面,自己也不至于睡成这副怂样了,其实归根结缔,还是因为自己的目标没达到,因为安老爷惊奇的发现,无论今天自己如何睡,就是无法做梦,即便做了梦,也不见狐姑娘的踪影。

    其实沉浸在无法面伊人痛苦中的安老爷不知道,短暂的美好生活已经悄然向他接近,只不过美好生活这几个词儿是要打引号的。

    “思娘娘不来,愁绪绕满怀,老夫心欲死……”跪窝在被窝里抱着一只不倒翁公仔的安老爷怅然若失的犹自念诵着某个不入流诗人(本角色由作者南瓜倾情客串)创作的陈词滥曲儿,心里则满是说不出的碎碎念。

    “安哥哥!”萎靡不振的安老爷被一个声音唤起,那个声音太真切了,安老爷可以断定自己这一次绝对没有在做梦!

    安老爷倏地坐起身子,朝着门口的方向望去,房门没开,但一个娇小的身影却宛如影子一般从门墙中穿透进来。

    “安哥哥,你我终日在梦中相会,可还记的吗?”那是一个面容清秀的精致人儿,身材错落有致,长相极其甜美,衣着还自然也清丽迷人。

    女子二话不说便坐到了安老爷的身边,千娇百媚的诉说着离别之苦,直说的安老爷老泪纵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好不伤心。

    “安郎,奴家想煞你了!”安老爷直觉自己的心里升出一种老树发芽开的振奋感,于是这位老人家一边说着“老夫也想你”这样恶心到家的话,一边坐正了身子。

    可谁知就在安老爷忘情倾诉之时,那道紧闭的房门竟然陡然被人推了开来!

    ……

    傍晚时分,两个儿子火急火燎的回到了家,甚至不顾家人的阻拦直接冲进了安老爷的房间,但冲进来容易,接下来的一幕却让这两个宝贝儿子目瞪口呆,安老爷正风情万种的在那儿自己抱着空气,满面深情的做迷离状。

    安庆和安谧敢肯定,这是自己这辈子看到的最恶心的画面,比如厕还恶心,自己的老爹宛如花痴一般独自一人在床上动来动去,肥胖的身躯不顾一切的蠕动蠕动,宛如一条成了精的绿皮虫,然而床榻上除了他连个鬼影都没有。

    老实巴交的安庆与平日便一脸杀气的弟弟安谧对视了一番,心照不宣的离开了房间,他们决定先去洗洗眼睛,这一切都太恶心,太伤狗眼了!

    安庆愤愤不平的回身打算关上门,但当他双手将两扇门合成一条缝之前,他呆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件很离奇的事情,原来安老爷的怀中不是空无一物,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多出个毛发浓密,形状如狗的啮齿类动物!

    安庆狠命揉捏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再望过去,安老爷的怀里毛也没有,安庆的心咯噔一下提了起来,回头看了看弟弟安谧,但从安谧那紧促的眉心可以看出,这个弟弟自然也是看到了。

    两兄弟相互看了看,没有说什么,不约而同的一直扭头便走。

    两个儿子回来了,老安却并没出现,而安庆还带来了一个比较震惊的消息,安老爷可能是招惹了什么精怪,毛茸茸,个头大,像个狼!

    安夫人闻听这话并没有当庭咆哮,她挥挥手吩咐下人将事先准备好的工钱交给了两个儿子分发下去,自己则面无表情的走到了药铺后方的偏厅里,悄无声息的顺手捻起了一柄短小精悍的斧头,从后门儿离开了药铺,他的意图似乎很明显,将那个没羞没臊的老家伙当柴火给劈了!

    顺道提上一嘴,安然正在骑鹤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