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56章 29:悍妇Vs狐小姐

    “好你个糟老头子,当初你落难那会儿老娘对你不离不弃,到头来可好,竟然跟这个狐媚子搞到了一起!人家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你居然还跟个白痴似的不管不顾,真是色迷了心窍了!”

    “你住口!老妖婆子,你平日怎么欺负老子都可以,但不许你这样侮辱媚儿!”

    安老爷义正词严,但他绝对想不到,自己的呵斥换来的不是安夫人的妥协让步或是嘤嘤啜泣,而是力道十足的一巴掌。

    安夫人这一巴掌简直力道十足,只此一下便在安老爷的左侧脸上留下了一道红得发紫的掌印,安老爷被打的面颊发麻,吃了这记重掌直让他老人家晕头转向,但千百年来的死鸭子都拥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嘴硬,脸上没占着便宜的安老爷义愤填膺,撸胳膊网袖子的来回震怒了半天,最后却只憋出一句很真实的感想:“臭婆娘!我,我告诉你!别以为我是好欺负的,要是能打得过你,老子早就跟你翻脸了!”

    安老爷说的没错,几乎没有一点掺假行为,其实这位老人家也想在家中真正一家独大,但他奈何不了自己这位彪悍的夫人,安夫人姓董,出生在一个武行人(武举人)世家,似乎是继承了这个家族的优良传统,这位董家大小姐年少时便彰显了与其他同龄少女的不同之处,就在闺蜜们在研究胭脂水粉和名牌官油美包的价格时,她却在家里研究着让董家太公都膛目结舌的东西。

    那种东西叫做金彪琉璃索,其外形和用处与扈三娘差不多,那时的安夫人刚刚情窦初开,与大多数少女一样渴望只有在书中才存在的金龟婿,与大多数人钓个这东西不同,安夫人痴迷的是用绳索回来一个如意郎君的,就在大家以为这件事不可能完成之际,正处妙龄的安夫人真的就捆了一位枯瘦如后的文士回来。

    那是一个骨瘦嶙峋,浑身连点儿五花肉都估计长得很有局限性的破衣文士,除了身材高瘦,长相还算一般之外,真的没有其它优点(其它估计也不太需要了!)。缺点倒是醒目的很,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一条穷!

    不顾家人反对,很有性格的安夫人在身怀六甲的状态下在一个夜深之时跟随着穷光蛋安老爷私奔而去,没有钱买长虫车(火车,大疆俚语)干脆就搭乘矿车,颠簸了一道终于逃出了董家的势力范围。这也直接导致大儿子自打出生起便从未坐过快速的交通工具,这一点足以说明分娩或孕前私奔的重要性。

    安夫人不是一霸,事实上在大多数的时候他都对安老爷的举动睁只眼闭只眼,但安夫人个人极为痛恨两件事欠债不还和背叛。而安老爷又很巧妙的成功包揽了这两项殊荣,本就亏欠夫人的安老爷这一次玩大了。

    如今家产万贯的安老爷似乎已经忘了那个在自己整天只能吃烂菜叶啃死面饼的岁月里,从没有发过一句牢骚的安夫人,此时的他被狐姑娘迷了心窍,已然是目空一切了。

    安夫人这一巴掌打下去,随即冷冰冰的朝着眼泪汪汪的安老爷丢了几个字:“你,净身出户!”

    为了新欢放弃一切的安老爷自然不在乎这些,走就走,大不了一毛钱不拿,但那位青春励志另怀鬼胎的狐姑娘却急了,如果事情的照此发展下去,估计对安家的影响不大,自己却多了一个花痴一般的累赘。

    “那可不行!”一直不屑与安夫人说一句话的狐姑娘不满意的开了口,但事实证明,它纵然是只妖,也逃不过和安老爷一样的命运,“噼啪!”两声清脆的巴掌在阴冷的室内发出,原本清秀不已,堪称回眸一笑百媚生的狐姑娘面颊上火辣辣的留下了两只水嫩有光泽的大掌印。

    悍妇也好,严妻也罢,安夫人一身正气,不怕任何稀奇古怪的东西。

    “你敢打我的媚儿!我跟你……”

    “轰噼啪!”掌风如闪电般迅速,声音如山雷清脆,安老爷几乎被打哭了,安夫人掌力十足,每一击都能给人以不同程度的感受。

    安老爷没声了,安夫人的愤怒却刚刚开始,她踱步上前,没有理会安老爷蓄满泪水的神色表情,而是直挺挺的紧逼着那位狐姑娘。

    “你不是想要得到他吗?我成全你,那么作为回报,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些报酬呢?”安夫人的面色异常诡异,甚至比妖怪还吓人几分。

    狐姑娘被说的浑身不自在,眼见着这位妇人话语里的煞气越来越足,狐姑娘已经隐隐的感觉到自己在这一家人的身上想得来个毁灭是何等不太可能。

    狐姑娘也不是吃素的,安夫人已经触怒了它那根脆弱的敏感神经,下一步,这只狐狸变决定对眼前这个嚣张的夫人进行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就在它蓄势待发要痛下杀手之际,却猛地感觉有什么东西牢牢抓住了自己愤怒时必现原形的尾巴,回头望去,它惊呆了,那人竟是被自己迷了心窍的安老爷,在狐姑娘的呵斥下,安老爷终于嗫喏的放开了手,这一举动让安夫人伤透了心。

    狐姑娘重新获得了自由,自然坚持着要干掉对自己大不敬的安夫人,可就在它的魔爪即将得逞时,一只大手却冷不防的再次抓住了它惹人注意的尾巴。

    这一次的力道着实让人震惊,狐姑娘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整个身子早已向后一倾,如同打回原形一般被猛地提了起来。

    狐姑娘的本体倒悬在空中,左右摇摆的不知所措,而这时一个处在变声期的声音响彻在了这只狐狸精的耳畔:“做事别太过分!否则别怪贫道对你不客气!”

    看到这个提着狐姑娘本体犹如拎着一只小鸡儿的少年身影,一向坚强的安夫人竟然不由自主的留下了眼泪。

    “然儿……”还没等到安夫人叫全少年的名字,便被一个随风飘下的老道打断:“不要在精怪面前喊名字,否则会害了令郎!”

    安夫人闻言马上禁了口,但此时已经来不及了,狐姑娘尖细的叫了两声,清楚的记下了这个名字,便倏然而动,嘶吼着鬼哭一般留了句“我会回来找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