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59章 32:好大一头猪

    狐姑娘的世界很简单,原本每日安逸的在洞穴里打坐修行,偶尔向欺诈自己的师父尚道圣进贡一些道行,没事儿的时候勾引几个过路的商贾,等上个几百年熬过了天劫就可以继续周而复始下去,仅此而已。

    但安老爷的那一泼排泄物激怒了狐姑娘,于是乎她打算报复,打算让安府上下不得安宁,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报那尿骚味儿十足的大仇!正如先人所说的那样,人蠢充其量被别人寻开心,但妖蠢,就只能被业界开除了。

    狐姑娘就这样被安然姐弟毫不费力的骗进了安府后院的猪栏里,在那里,狐小姐将见到对它来说这辈子最难看的怪物,由于大疆培育新物种的技术稍差,所以这里的人们所吃的猪肉大多数都是黑猪和从山上抓来饲养的还没驯化的野猪,黑猪价格很贵,安府人口又多,所以长期以来安老爷都选择个大肉香又实惠的野猪作为肉食主体。

    但他绝对想不到,今天的噩梦正是因这些便宜又实惠的家伙开始的,安然姐弟相当客气的将狐姑娘带到了其中一块的猪栏旁。

    狐姑娘疑惑的扫了一眼猪栏里那群胃口大好根本看不出一点毛病的野猪们,不禁好奇的问:“请问是哪头猪得了怪病?”

    “你这一头!”安然突如其来的这一嗓子让狐姑娘始料未及,等她回过味儿来时,自己再一次被安然抓住了命门掀了个底儿朝天,毫不留情的现出了原形。

    安然本以为姐姐看到这只棕色狐狸会吓一跳,但安宁的反应却大大的超出了安然的想象,这个平日沉静的小美人儿并没有因为看到真正的妖孽而畏畏缩缩,反而十分平静的来到了狐狸精的身边,微蹲下身子煞有介事的讯问道:“上次不是让放你一条生路了吗?怎么还敢来!”

    “我只是在门口路过,听说你们家猪病了才进来看看的!”狐姑娘的声音颤抖,能够听得出,它的情绪真真是既惊又怒。

    “不说实话!”安宁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再也不去理会这只倒霉的狐姑娘,转首对安然吩咐道:“把它精元锁住,扔进猪栏里喂猪吧!”

    狐姑娘一听这话吓得魂不附体,就连安然都有些嗔目结舌:“姐姐,你未免也太狠了些吧?”

    “叫你扔就扔!”

    安宁转身离开了,安然佯作为难的看了一眼手中的狐狸道:“家姐之命难违呀,对不起了,狐姑娘,你就乖乖进去当你的猪饲料吧,我会为你超度的!”

    狐姑娘惊呆了,一双爪子不住的扒弄着安然的裤腿,语无伦次的道:“不要!不要,你不是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吗!”

    安然表示很无奈:“那也得需要你的配合呀!”

    “我配合!我配合!”狐姑娘简直快要崩溃了,此时的它已经被举到了猪栏上空,只要安然一松手,这位狐姑娘就会成为杂食动物的盘中餐。

    安然闻言故作勉为其难的将这只狐姑娘放到了地上,由于魂魄被锁住,一刻钟之内这只棕狐是没办法行走的,可是一人一妖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就在刚刚狐姑娘被举过猪栏的时候,一包不起眼儿的物体趁势掉进了猪栏里,而在它不远处,一头刚刚会跑的小野猪便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到了这里,不分青红皂白将那东西吃了下去。

    “说吧!上次放了你为什么还回来!”

    狐姑娘满怀忏悔的解释道:“都怪奴家不明事理,上一次吃了亏之后便回去找到师傅求助,可他老人家只给了我一包蛊物,说是要让我接近你们府上……”

    还没等狐姑娘说完,安然早已按捺不住愤怒,面色阴冷的沉声问道:“在我家用蛊,分明就是想灭我安门!你师傅是谁!”

    “该说的奴家都说了!还望小公子莫要逼问”

    安然不想跟这只狐狸精废话,是以狐姑娘话音刚落,便被他再一次抓着尾巴提了起来,重新放回了猪栏里。

    “快告诉我,你师父是谁!”

    狐姑娘怒不可遏,本来已经平稳着陆,谁知现在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高度!其实这还不是高潮,如果它向下仔细瞟一眼就会发现,刚刚吃了蛊物那头小猪已经开始倒地抽搐。

    “你出尔反尔!不是说我如实回答就放了我吗!”胡姑娘又惊又气。

    安然的语气仍越发阴沉:“告诉我,就放了你,否则,你懂的!”

    “好,好,人家说了便是!”狐姑娘妥协了,相对出卖师傅,它更看重自己的生活,只要不成为野猪的食物什么都好说,虽然安然不会真的将它扔进去,不过狐姑娘的命运似乎还是没有改变!

    “人家的师父就是大名鼎鼎的尚道……”

    还没等狐姑娘说完,只听得猪栏下方传来的一阵刺耳的“嗷”叫声,接下来,可怜的狐姑娘便被两根奇大无比的长牙挑拨飞起,并最终掉进了一张血盆大口里。

    安然惊呆了,这一幕也差点把他惊得魂飞魄散,一只一人多高,浑身长满了掺杂着粘液的类蛇头物体的野猪正目光贪婪的望着他,黝黑的鼻孔间还不是传来一阵喷响,听起来就像是进攻的号角!

    一脸无辜的看着被变异野猪硬生生吞下的狐狸精,歉疚的道:“狐姑娘,我真的没想过把你喂给这头畜生啊!”

    ……

    荀阳子正和郁闷的安老爷坐在院子里聊天品茶,却不料被一群伙计扰了清闲,安老爷没好气儿的朝着门外喝问道:“明知道府上有贵客还在门外大声喧哗,成何体统?”

    安老爷威严十足,但门外却没有屁颠儿屁颠跑进来汇报情况的伙计,那轰隆隆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安老爷和荀阳子对视了一眼,两位老人家都被那动静弄的纳罕不已,声音由远及近,听起来就像是成年人的打鼾声,但还没听说过那位仁兄有边走边睡便打鼾的特殊功能,就在安老爷盯着角门外发愣时,那道半月牙型的角门儿竟然被硬生生撞了开来。

    看着前些日子刚刚镶嵌好的绿翡翠被撞得七零八落,安老爷这叫个心疼啊,但还没等他有机会抱怨,接下来的一幕便直接让他惊破了魂儿。

    安老爷惊呆了,他从没见过这么大个头的野猪,那与身体不成比例的修长獠牙已经堪比成年象牙长度,看上去锋利无比,最要命的是,看这位变异野猪兄的行进方向分明就是奔着自己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