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62章 35:蹲梢贼

    “师父,您挺住啊!”安然端着一碗清水递给了荀阳子道长。

    老道长接过水碗抿了一口之后还没来得及顺一下气,便面色涨红的呛出好大一滩血来。

    安然见此情形赶忙上前搀扶,关切的道:“师父,再忍一会儿,我这派人去城里找最好的郎中!”

    安然说完便要转头吩咐家中伙计去办,熟料荀阳子竟然无奈的摆了摆手,气若玄虚的道:“为师已经油尽灯枯了,找再好的郎中也无济于事!”

    “师父!”

    荀阳子淡笑一声,自袖间掏出一方手帕拭去了嘴角的污血,缓缓站起身对安老爷说道:“贫道有些话要与令郎吩咐,还望安老爷行个方便!”

    安老爷会意的离开了,荀阳子勉强坐正了身子,面色也变得肃穆起来,沉声吩咐道:“徒儿,跪下!”

    安然应声直挺挺的跪了下来,荀阳子声音微颤的道:“为师已经时日不多了,恐怕朝不保夕,可是你才只有十三岁,道术未精,法力也没有全部恢复,蓝衣六字诀又未能贯通,为师实在是放心不下啊!”

    安然闻言不禁默然垂首,荀阳子继续说道:“从今往后可能就只有你一人伏魔卫道了,小子,你要记住,玄清三书一定要时常温习,六字诀也要踏实修炼!”

    此情此景,安然不禁黯然神伤,声音也有些哽咽:“谨遵师父教诲!”

    “别的为师倒是不太担心,只是眼下尚道圣觊觎你这具极凶构造的身体,难保哪天会找上门来,所以,为师今天便要留下遗策,教你应对邪道!”荀阳子话音未毕,不觉间发出一阵沉重的咳嗽,末了,直接喷出了一股鲜血。

    “师父!”

    “跪下!”荀阳子拭去了嘴角的鲜血,正要说话,却倏地感觉到窗外传来的一阵细微响动,这位鬼精的老道长立时闭了嘴,并向安然使了个眼色。

    安然见状先是一怔,随即便明白了师父的意图,不漏声色的向外瞟了一眼,只见窗外那株三层楼高的榕树树荫之间影影绰绰的隐藏着一个黑影。

    “师父早点歇息,什么吩咐直接吩咐徒儿便是!”安然说完便走到了一旁的桌旁坐了下来,将手搭在额头上做小憩状,实际上,安然已经施法移魂。

    门外榕树上这位仁兄不是别人,正是尚道圣派来监视安然师徒的李鬼吏。

    这位仁兄刚一到安府,便四下打探,最终窜上了这株大榕树,因为只有从这里,他才能真切的看到房中的一举一动。

    月上三竿,安然师徒正在里边攀谈,李鬼吏就如同只猴子一般倒悬在树上,仔细探听观察着屋中的一切。

    李鬼吏很有自信,所有的一切都被他尽收眼底,按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回去之后不但会得到师父的夸奖,估计道行上还能得到很大提点,一想到这里,李鬼吏便喜不胜收。

    “你挂在树上不累吗?”就在李鬼吏倒悬在那里想美事儿的时候,一个十分突然的声音在李鬼吏的耳畔响起,吓得这位仁兄差点手一抖跌落下去。

    被吓了一跳的李鬼吏迅速聚气凝神向上一看,刚刚还坐在窗口打瞌睡的安然竟不知何时窜到了自己的头顶。

    安然蹲在树上,祥和的望着这个长相猥琐,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赞赏的道:“想不到你定力这么强悍,不过没关系,想下去就跟我直说,我帮你!不用谢我!”

    李鬼吏眼睁睁的看着拿出一根金簪,以一副人畜无害的姿态挥舞着银针向下刺了过去,李鬼吏暗叫不好,却无计可施,只能松了双手,可就在他脱离树干之际,却听到上方一个十分懊悔的声音:“啊呀,插偏了!”

    李鬼吏险些没背过气去,不过不是气的,而是摔得,从七八米高空以自由落体的架势无承载无遮挡的跌落下来,换做常人估计早就玩完了,不过鬼吏就是鬼吏,摔下来只是吐了一大滩血而已。

    这位倒霉的绿衣门徒甚至听的到自己的骨骼落地时摔出的声响,估计脊梁骨估计是不保了,李鬼吏这一摔摔得彻底,直接断绝了起身逃跑的可能。

    事实证明,就算他没有摔断脊梁骨,也是毫无逃跑机会的,因为就在他落地的同时,安然那张总是看不出一丝杀机的脸出现在了他的头顶。

    “你,你是人是鬼?”这下轮到李鬼吏惊慌失措了。

    安然淡然一笑:“是人是鬼都不要紧,因为你马上就要变成真鬼了!”

    这句话说的李鬼吏整个人毛骨悚然,这个活了百十来年的尚道圣走狗深刻的意识到,眼前这个年纪不过十四岁,满面如水波般平静的掩饰下隐藏着难以言喻的煞气。

    倒霉虫李鬼吏自然不知道安然即将承受的痛苦,但他敢发誓如果有机会,以后再也不会招惹这位仁兄了,安然没有给他任何辩解的机会,他在惊破了胆的李鬼吏的注视下抄起了身边的一块鹅卵石,缓缓扬起,而自始至终,这个少年的脸上都看不出一丝波澜。

    “你想怎么样?”李鬼吏手足无措的惊叫着。

    “送你一程!”

    安然柔情似水的回答了一声,顺手将鹅卵石紧紧握在手中,随即望着李鬼吏的面门狠命砸了下去。

    “啊!”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传来,李鬼吏真是惊破了胆,可是鹅卵石并没有与他的脸发生亲密接触,安然的手在李鬼吏面门上方不足五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紧接着,就见这位小道士轻轻的张开了手掌,一股股面粉一般的齑粉在李鬼吏的身边缓缓飘落。

    李鬼吏吓傻了,其实有的时候真正的死亡不可怕,充其量只需要大叫一声然后Game-over就可以了,但就怕对方不杀你,而是在你眼前展示一些骇人听闻的绝技,在李鬼吏看来,刚刚那块鹅卵石就是自己最终的下场。

    “别杀我!别杀我!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李鬼吏魂不附体的告饶了,安然很高兴,而且明确告诉他不需要出卖自己的主人。

    “我不需要你告诉我什么,只想让你好好的睡上一觉!”在李鬼吏惊魂未定的注视下,安然陡然探出右手,一巴掌将这位失败的听风者打晕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