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65章 38:空钱绝后

    “二位鬼差大哥,贫道有最后几句话想吩咐小徒,不知二位能否行个方便?”

    黑白无常倒也识趣,一听荀阳子这话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二位阴神也不多话,霎时间便不见了踪影。

    没了外人,安然终于暴露了脆弱的一面,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哽咽着问:“师父真的要走了?”

    荀阳子撩拨着颔下的白须,怡然自得道:“嗯,为师功德已满,此行是要去上清宫掌道!想我荀阳子一生一百余载,虽没能名满师门,但百年之后能够得到这么份儿美差,也算是幸甚至极了!”

    安然默然不语,片刻之后,荀阳子敛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味道:“为师是看不到你弱冠出师的时候了,想想就着实可惜呀!”

    “师父放心,徒儿一定好好谙习师父所授道术,并将师父毕生心血发扬光大!”

    面对安然信誓旦旦的决心表达,荀阳子心中温暖,但面上却报之最后一次的幽默:“行了吧,小子,说的这么坚决是怕贫道赖在这儿不肯走是吧?”

    支走了二位鬼差大哥,荀阳子长话短说,直接道明了主题,看着自己这个宝贝徒弟,荀阳子怜爱的道:“小子,今天为师必须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不想你蒙在鼓里,否则日后你必然会记恨为师!”

    安然还在那儿抒发着自己小情怀,闻声连连应道:“不会的,师父恩慈安然牢记于心……”

    还没等安然说完,荀阳子便打断道:“你会的!”

    安然正纳罕不已,荀阳子便为他揭晓了答案:“我蓝衣道乃大疆名门正道,在道界也早已声名远扬!但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安然左思右想也没有想明白,疑惑的问了一句。

    “为师虽然道法高深,但这辈子却一直很穷!”荀阳子说到了点子上,安然这才醒悟。

    “师父的意思是?”安然的心中已然明了了几分。

    荀阳子摇头叹道:“蓝衣道者,虽然名满天下,但此生终究逃不过两个宿命!空钱绝后!”

    安然的心情平稳了,不就是“空前绝后”吗,扬名立万谁不喜欢,师父你老人家就安心去吧,这个重任就交给我了!

    “这不是挺好的吗!”安然显然没有理解这四个字的真实含义,甚至还在心里盘算着美事儿。

    “你错了,为师说的是空钱~绝后!”荀阳子队自己的说法做出了详细的讲解,直接将安然从理想拉回了现实。

    荀阳子说完,安然便明白是自己想多了,入蓝衣门并最终成为传人,就必须要经历“没钱”和“断后”这两种命运,而这两条不是绝对的,是可选的!

    安然还在那发懵,荀阳子早已从袖间取出两个纸团,念诵口诀后摇手一指道:“为师已经为这两个选择开了光,你选一下吧,选好了,就不能改变!”

    安然郁闷了,这两项还不是自己想选哪个就能选的,为了做到公平、公正,并且还要体现蓝衣门人扶危济困、斩妖除魔且身不由己,所以要想得到宿命,就必须盲选,选到哪个就要哪个,道界人家统称为“认命”。

    安然迟疑了,望着眼前这个坑人的小老头,唯唯诺诺的问:“额,师父啊,我可以不选吗?”

    “纸团已经开了光,如果现在推出,则必定恶疾缠身!”荀阳子的答案是不行,“时间有限,快做决定!”

    荀阳子悠悠的讲完,安然脸都快绿了,虽然师父已经命不久矣,但安然还是在心中深恶痛绝的骂了他老人家的祖宗十八代,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如此尊师重道的自己竟然就这么硬生生被那位被自己奉若神明的师父给坑了!

    安然快骂娘了,带着一脸愁容的埋怨道:“师父啊,您老眼看都快走了,你说这要是给徒儿我留点儿镇观之宝我感激您一辈子,什么都不留我也会照常供着您,可是您老却拿起铁锹亲自给我挖了个坑,这样做就太地道了吧?”

    荀阳子暗叫一声不好,若是按照这样发展下去,估计自己得在驾鹤西行前晚节不保,不行,不能这样,只见他哀叹一声,语重心长的道:“小子,这都是命,你也是过来人了,上辈子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你想一想,你可曾遇到过心仪的道侣?”

    安然摇头。

    “那你可曾留下了后人?”

    “没有!”安然回答完毕,反问了一句:“那您呢,有子嗣吗?”

    “自然是有的!”荀阳子的面色变得更加忧郁:“不过都被贫道熬死了!”

    安然听闻这话不禁黯然神伤,事到如今,想那么多已经没有用了,本来好好的欢送会,却被这个话题弄得苍白无力,安然认了,随手在荀阳子的手中取过了一个纸团,打开后,上书两个大字“绝后”。

    绝后就绝后吧,反正家里还有大哥和二哥,也不差自己这一门,饶是如此,安然末了还是问了一句:“师父,那我这辈子会有道侣吗?”

    “没有!”这一句犹如晴天霹雳,安然顿觉五雷轰顶,在它看来,这一句基本为自己的姻缘判了死刑,估计又会和上一辈子一天样,风雨无阻的光棍儿百十年了。

    “但是会有艳遇,还会有一个一生的姻缘!”荀阳子似乎总喜欢和安然开玩笑,一脚将他踢进海里,在他快淹死的时候再把他拉上来。

    “什么?”安然美不胜收,荀阳子又赠了他一个甜枣:“而且很快就有!”

    安然欣慰了,只要不单飞,怎么都成了,恰在这时,荀阳子起身作别了,身体还躺在那儿,魂魄离开了:“小子,卫道之路,任重道远,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如果出事之后有什么搞不定的麻烦……那也要相伴自己去解决!”

    “师父,你说废话我也不介意,但能不能把废话说完再走!”安然眼中的泪水终因不舍而抑制不住了,再一次扑通跪了下去。

    “不要伤心!我们还是有机会见面的!”荀阳子的魂魄悠悠的道:“待你师成之后,每逢为师祭日,都可以通过元神出窍与为师相见,只要颂功德经即可!”

    “前路漫漫,望吾徒珍重,出师之时,便是你我师徒相见之日!为师去矣!”一声悠长的告白,荀阳子的魂魄飞升而去。

    安然心弦一颤,夺门而出,望着天际的西面望去,一朵黑云之上,黑白无常搀扶着荀阳子飘然而去。

    “不好啦,死人啦!”

    安然怔忡半晌,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直到房中传来自家伙计的惊叫声,安然这才回过神儿来,荀阳子道长真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