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66章 :青头怨鬼

    光阴荏苒,时光转瞬即逝,一转眼荀阳子道长已经羽化飞升已经四年,而安然,也已经十六岁了。

    俗话说人生在世,有利必然有弊,十六岁的安然虽然个头没长,还是一米七四的“大个儿”,但已经颇有些知名度了,不为别的,因为他那张张嘴就来钱的独门道术,更因那一张俊俏且风情的万种的脸。

    自从荀阳子飞升后,安然便主动留在了玄天观陪伴伤心欲绝的诊魂医,为师父守了三年的孝。守孝期满后,安然便被家里接回了城区,而承载着美好回忆的玄天观,则由丧子而伤心过度,势要终日守护在儿子灵前的诊魂医看护,出于对初雪夫妇的考虑,安然将另一位玩伴,纸人格格留在了那里,照看着这些人的生活。

    其实安然也不想走,但没有办法,父母之命难违,安老夫人坚持认为修道只是业余爱好,要想功成名就,还得接着读书。

    正因如此,在守灵期间,安然从未回过安家,同时也创造了一个三年没照过镜子的记录,被两个哥哥接回去的时候,安然蓬头垢面,头发凌乱,看上去活像个野人一般。

    但是不久之后,情况发生了变话,阔别了诡异的印岭村学馆,安然被安老夫人送进了城区数一数二的高级学馆,安家老两口的心愿是美好的,小儿子从小天赋异禀,将来终将会成为一代英才!

    而安然也不负众望,一路披荆斩棘,智力也超常发挥,基本雷打不动的保证了同年有多少人他就排多少位的稳定成绩,并为一些刻苦学习却成绩始终不理想的孩子提供了保底服务,为很多蠢材找到了自尊。

    其实安然并不笨,学东背西也是相当之快,再加上上一世的积累,估计拿个前几名没什么大问题,但他在意的并不是这些,作为一个上一世十二岁考秀才,十八岁中举,二十岁皈依道门的天才来说,这些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再也不能那样活!再也不能那样过!”安老爷哭笑不得,安夫人更是气的火冒三丈,但只有安然自己知道,那不是逆反,而是活的超脱自然。

    安然的三年高级学馆是这样度过的,人家在读书,他在研究玄字书,偶尔还画几张符,人家在吃饭,他在睡觉,人家好不容易开始睡觉了,他又开始独自坐在楼顶数星星,偶尔还真人演练一把天外飞仙,不是因为他恢复了飞行能力,而是鹤王成了他的朋友。

    虽然面上只有十二三岁,但实际上这位仁兄已经活了几百年,碰巧现在自己只是个家修道士,这个先决条件给安然带来了许多便利,其实他一直对师父那句信誓旦旦的承诺之语很感兴趣,于是他开始四下潵摸可能是自己“艳遇”的目标。

    三年下来,安然等得连话都快谢了,也没能等来那个所谓的“艳遇”,除了中间一次在饭厅打饭回头时一不小心扎进了局势科目学官的怀里,在那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注视下整个人都不好了,灰溜溜的的跑掉之外,所谓“艳遇”,仅此而已!

    ……

    在大疆,历来有着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男子十六岁时必须经历一个比成人礼还要重要的考核,只有考核通过,才能正式脱离童生这一称呼,而这一规定,并不局限于年龄,这也造成了许多贫民直到七老八十在民册中的身份还是童生。

    为了摆脱这一称呼,安家老两口可谓是煞费苦心,这一年,安然终于坚持到了会考,会考地点在距离安家附近不远的一处高级学馆,在这里聚集了整座城区的高级官员,安然吃过早饭便步行走进了考场,一天的考期结束了,安然走出考场如释重负的长舒了一口气。

    天还是那么蓝,风还是那么清,只不过在学馆前的一处墙角,安然发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儿的身影。

    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一身黑短衣,面色铁青,一点血色都没有,这位仁兄周身散发的气息引起了安然的注意,站立六神无主,行走脚不沾地,种种迹象表明,这根本不是个人。

    安然之后,数以千计的人离开了这里,而他却在翘首期盼,仿佛在物色美女一般,安然明白了他的企图,这位仁兄是一只孤魂野鬼,关于他的历史整个城区都略有耳闻,

    他叫齐文正,本是一名商家子弟,家里还算殷实,但到了他这里,却家道中落,老爹玩关扑将家底输了个一干二净,老娘离他而去,妻子带着几岁的儿子不知去向,而他也因会考未过而失魂落魄,最终在学馆门前的河桥下跳河身亡。

    这是一个十足的愤青加倒霉蛋,安然十分清楚,横死之人是不能投胎的,由于这位大哥的身份特殊,即便找到了替身,也不能转世,因为他浑身掺杂着怨气,就算复了仇,也要等上个几百年才有机会转生。

    安然视若不见的离开了,并在学馆附近一面墙旁停住了脚步,然后开始了回望。

    “这个家伙跑到这儿来干什么?”安然纳闷儿不已,但马上,他就知道了答案。

    在众多考生之中,走出了一群三三两两结伴的队伍,为首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彪形大汉,一身花纹,坦胸露背,一打眼便知道是个什么货色。

    安然认得这人,此人真可谓奇葩一枚,年少轻狂且放荡不羁,是城区远近驰名的地痞无赖,若不是上头规定不过童生不需经商开店,估计他老人家早就自己组织团队收岁利钱了(类似于保护费)。

    此人名叫贾七,他的出现让齐文正眼前一亮,那只无人看得见的游魂就此悄悄跟了上去,安然的心悬了起来,他很清楚这位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大哥要干什么。

    贾七一路骂骂咧咧的带着几个跟班沿着前方的翠云街行走着,而在拐弯儿的位置,一辆油罐车正急速挺近,看到了这么一幕,齐文正的游魂不慌不忙的飘了过去,用一只手挡住了油罐车司机的眼睛。

    但齐文正不知道,就在此时,安然早已经一路尾随跟了上去。于公于私都要管这闲事,抛却卫道不说,按照既定路线,卡车如果撞完人爆炸的位置跟安府只有几米之遥,万一真出什么事儿,那就真是殃及池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