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69章 :不速之客

    光天化日,郎朗清风之下,龙韬散人瘦小的身材随风摇曳,面色也是铁青不已。

    既然答应放了他,安然自然也没打算将他怎么样,是以一见到龙套散人这幅摸样,不免有些讶然,注视着这位仁兄的眼神也开始变得深邃复杂。

    良久,安然疑惑的问:“那你还想怎么样?”

    只见龙韬散人面色由青转红,声音充斥着一股前所未有的悲愤色彩,一句酝酿已久的口号脱口而出:“我要做你的徒弟!你必须收下我!”

    安然被这句话逗乐了,他还道这位仁兄是临走前跟自己开玩笑,但仔细揣摩过后,他发现这位散人似乎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你必须收下洒家!”

    好一个堪比忠贞烈女的死心眼儿,安然长叹了一口气,他真是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位小散人,老子自己还没出徒呢,你让我收你?这事要是传到师父那里去估计得把他老人家气活了!

    “边儿去,就此别过!”安然说罢便迈起了步子准备闪人,态度真诚的龙韬散人自然不会纵容这嘴边的鸭子飞掉,就在安然经过自己身边时,龙韬看准了时机,大手一挥,准备拉住未来师父的衣襟,但马上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天真,信手一会竟然扑了个空,手掌在安然身上划过,人家继续往前走,而他的手里却毛都没有!

    “对不起,爷是魂儿!浪费你感情了!”安然也不回头,悠悠的说完,便朝着自己的身体走去。

    “洒家不管,以你的功力必然可以助我飞升!这次洒家就迁就一下,称你为师……”龙韬散人说的唾沫星子横飞,但却被安然的一句话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样做对贫道有什么好处?”安然十分镇定,姿态从荣的回头瞥了龙韬散人一眼。

    “额……”这算是把龙韬难住了,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在替人家做最窝心的决定,但却连点儿憋屈的回报都没有。

    安然无奈的摇了摇头,呵笑了一声,留下了一句“等你想明白这些再来找我吧!”之后便甩开步子离去了,安然并没有那么高深,更不会像诸葛武侯一般的凡是略懂,之所这么问,是因为就连他也想不出个道理。

    安然的心境: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又怎么说服别人?

    龙韬的疑惑:自己都不知为什么要去坚持,那还坚持个毛用?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谁都解决不了问题,那就只有下个礼拜再见了。

    ……

    这天下午,安老爷家来了以为不太常登门的客人,那是一位年纪在五六十岁之间的老者,一头斑驳的白发稀疏而枯燥,身形单薄,身子爷躬成了虾形,整个人看上去极其沧桑无力,与同龄的安老爷形成尤为强烈的反差。

    两位故人相见,安老爷不禁诧异不已,深怕这位仁兄被风吹倒在自家正堂里,是以赶忙迎了上去,诚惶诚恐的搀扶道:“这,你是长卿吗?”

    “庆夏,是我呀!”老者不光身单影支,就连声音都沙哑不已,安老爷真的吃了一惊,自己虽然和这位老兄弟一直没什么联系,但半年前在他儿子的婚宴上,这个长卿还精神抖擞,再看看现在,活生生一副被狐媚子给吸干了精元的模样。

    仅仅六个月,这位老兄便成功从壮汉转型成了老头,都说岁月是把杀猪刀,这句话在老朋友的脸上简直体现的淋漓尽致!

    老者叫做黄奂,别名长卿,这一别名并非浪得虚名,而是因为他身材高大,面相俊朗,在众多朋友中基本上可以称为鹤立鸡群,但谁又能想到,当初意气风发的长卿此时已经变成了名符其实的短折。

    “来来来,正堂叙话!”安老爷不敢怠慢,一边搀扶着黄长卿走进了正堂,一面嘘寒问暖起来。

    见到了安老爷,黄长卿的紧张态度松弛了一下,整个人看上去安定了不少,两人刚一落座,安老爷便关切的问道:“长卿啊,这半年不见,你怎么憔悴到了这般田地?真是让人哥哥我有些不敢相认啊!”

    “唉,安老弟呀,哥哥我惨呐,这一切都一言难尽啊!”见安老爷不兜圈子,黄长卿爷也玩起了开门见山,一脸苦水外带着苦大仇深,中间还夹杂着一股子苍白,真是惨出了新高度:“庆夏呀,老哥我这次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此次来是想请老弟帮个忙!”

    “没关系,老哥,用多少银钱你说吧!”安老爷答应的异常爽快,出乎意料的是,对面的黄长卿的面上却看不见一丝喜悦。

    “唉,实不相瞒,钱财老哥我有的是,但是马上就要没命花了!”

    安老爷闻言诧异不已,讶然道:“长卿所言是什么意思?”

    经安老爷这么一问,黄长卿情绪太过激动,一时间没控制住,竟然老泪纵横起来,整个身子蜷缩在椅子上,一边抹眼泪儿一边苦涩的道:“去年犬子置办婚礼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嗯,记得,怎么了?”

    “那幢房子有问题!”黄长卿冷不丁的一嗓子将一旁伺候的伙计吓得浑身一哆嗦,这一惊一咋着实也让安老爷直觉背后阴风阵阵。

    “自从他们小两口住进去之后,这日子就没消停过,刚刚住了几天,两个孩子就时常大半夜听到庭院里有人唱戏,起初也没在意,谁知道后来越来越甚,家里的女工和伙计大半夜竟然被不知什么东西拖到地上,又一天清晨起来后发现一整家子人竟然都一丝不挂的躺在大门前,真是丢尽了人!”

    就在黄长卿侃侃倾诉着自己的不幸时,安然恰巧走到了门边,一听到父亲和朋友在闲谈,便打算在门前等会儿再进去,但安老爷那位友人说的话却深深的吸引了他。

    “我那刚刚娶回家没多久的儿媳妇就这么吓得神经失常了,刚开始我和夫人还不信,斥责了犬子一顿后便将儿子安顿在了老宅,然后带着亲眷住了进去,前几天还算好,没什么大毛病,可就从第五天开始,怪事就发生了,那天晚上我那老婆子夜里内急去如厕,可谁知不多时就被吓昏了过去,后来听说是在窗外看到了两团鬼火,还有东西在门外站着,从此之后我那老伴儿便一病不起,没多久就撒手人寰了!”

    黄长卿说道凄苦处再一次嚎啕大哭起来,安老爷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不停地催促伙计帮忙递手绢。

    就在安老爷左右为难之际,一只干枯的老手拉住了他的手腕,一直在哭泣的黄长卿竟然陡然变色,目光凶狠的望着安老爷威吓道:“老东西,休要多管闲事,否则连你家一起祸害!”

    安老爷被这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但当他想要挣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在场的伙计们见状本想将两位老人分开,却发现那个瘦老头枯燥的手竟然钳子还要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