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70章 :残桥夜话

    第05章:凶宅夜话

    “你敢帮这个老家伙,我就现在杀了你!”黄长卿的声音变的异常凶狠空洞,听着让人很不舒服。

    安老爷惊得魂不附体,而他的好兄弟长卿此时正操着白眼儿趔趄的向他走来。

    就在黄长卿与安老爷近在咫尺,看似随时动手都能收拾安老爷的时候,一条泛着无色火花的弧线落在了安老爷手里,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警告:“孽畜不得无礼,若敢伤害他老人家,小爷今日保证灭了你!”

    话音刚落,安然早已站在了安老爷的跟前,将父亲和几个惊破了胆的伙计护在了身后。

    黄长卿泛着凶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安然,安老爷本就吓得三魂丢了两魂儿,再仔细一审视这位故交差点惊得连最后一魂儿都没保住,不单单是安老爷,望着那双翻成了全白的眼球,就连安然都不禁蹙起眉头。

    “小子,识相的快点滚开,我只取那个老家伙的性命!”黄长卿的声音透露着贪婪之色,望着安老爷简直都夸把口水流出来了。

    “你脑子进水了吧,小爷面前还轮不到你撒野!”安然怒火中烧,他不反感本事强悍的厉鬼,但却鄙视本事低下只会吹牛喊口号的小角色。

    事实证明,这位“小角色”似乎也不是什么吃素的,安然只是回敬了他一句,这位仁兄便二话不说动起手来,两只泛着荧荧绿光的鬼爪犹如镰刀般朝着安然直插过来,大有不将安然粉身碎骨誓不罢休之势。

    “雕虫小技爷敢拿出来卖弄!”安然冷笑一声,与鬼魂异类斗了几百年的他自然没把眼前这个家伙的所谓杀招放在眼里,鬼爪近在咫尺,安然却仍在门口若无其事的立着。、

    鬼爪如疾风,安然的速度却比闪电还快,只见这位十几岁的小屁孩儿兀地一摇右手,那两只鬼爪的指头齐刷刷的被一道宛如白刃的光影直接了当的切了开来,坠地后腾着蓝色烟气消失了。

    一般附身在活体上,如果有什么不测也是附身的宿主倒霉,起初这位附身在黄长卿身上的那位朋友并未在意,直到几秒钟前,一阵别样的剧痛触动了这位非仁兄,它财惊讶的发现,原来被切断的并不是倒霉鬼黄老爷子的手,而是自己的魂破。

    看着惶恐与痛苦溢于言表的黄老爷子,安然面色阴冷的道:“我警告你,小子这个词不是你这孽畜随便乱叫的,再敢叫一句,本道爷非亲手灭了你!”

    都到了这个时候,只要不缺心眼儿自然不会有人跟这位长着小孩儿脸却比大人还手黑的主缠斗下去,手都没了,若是此时在不开溜,估计就只能等着再死一次了。

    面对这种情况,安然充分发扬了自己的专业精神,反正有阴阳眼,不管怎么样都能看的见你,那索性就穷追到底:“你尽管跑,我豁出命去追,不收了你也累死你!”

    ……

    月黑风高,平地望去,城区之外的整片旷野都一片诡异,地上的草坪沙沙作响,氤氲中夹杂着一丝诡异。

    穿过了城区,转眼便来到了城郊的一处散户住宅群间,安然虽然很自信,但还是跟丢了,因为刚刚过一处人工桥,他便停住了脚步。

    河水辛臭,暗夜之下泛着幽幽的光芒,水底影绰可见娇小透明,眼神空洞的孩童灵魂,这里便是早些年没有严加管控时附近居民处理畸形或是早夭儿女的地方。

    水上小桥残缺,摇摇欲坠,看那架势估计踏上去便会坠到那晶莹剔透的水底,活像个死亡境地。

    安然这一次并没有离魂,所以还没胆子肥到敢拿自己的小命去冒险。

    最要命的还不在此,像印岭村那样的阴森之地安然见得多了,但直到今天,他可以负责的说,自己又发现了一处堪比鬼市那个位置的极阴之地。

    “这个怪世界怎么竟是这种鬼地方!”安然叫苦不迭,他打算放弃,不想在往前追了,至少今夜不想。

    可就在他打算转身离开之时,却被身后一阵细微的响动吸引了,安然二话不说,噌的一声窜到了一旁的草丛里。

    不多时,只见两个飘忽不定的身影行色匆匆的感到了这里,一高一矮的组合,看上去搭配十分不合理。

    “哪去了?刚刚明明还在这附近的!”矮个的家伙挠着后脑勺,手慌脚忙的四下观望,这货不是别人,正是吵嚷着要拜安然为师的那位龙韬散人。

    另一个高个子的鬼怪,正是青头鬼齐文正,此时这位仁兄正抱怨着曾经差点将自己抓去泡酒的游方散人。

    一看到这两位仁兄安然便笑了,这二位愣头青还真是比自己都执著,刚刚追逐那道阴魂的时候自己拼尽了全力,腿都快软了,还是跟丢了,再反观这两位,真是耐力型选手。

    “都怪你,我早说过咱们还得快点儿,你非得前怕狼后怕虎,这下好了,人跟丢了,我看你怎么拜师!”齐文正愤愤不平的斥责着。

    身边的散人先生也毫不示弱:“你厉害,洒家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飘得这么慢的鬼魂,就你那速度简直就是鬼界蜗牛,魂魄里的嘉多利!”

    “嗯?嘉多利是个什么东西?”齐文正疑惑了。

    龙韬散人翻了个白眼儿道:“不知道,凑数押韵不行吗!”

    看着这二位老兄在那儿叽叽喳喳的叫嚷,安然真心想冲上去给他们一人一巴掌,但他没有动手,因为马上他就看到了另一个身影。

    或许是这两位仁兄的谈话太吵人,就连那位隐遁起来的厉鬼都受不了了,所以那位鬼兄竟然自己主动现身,而且就在这两位比脑残好不到哪儿去的仁兄附近。

    安然真是想冲出去人手一锤子帮他们好好开开眼,亏他们还是散人和鬼魂,危险都快走到后脖根了居然一点不知道。

    这一次,安然看清对手,那是一张轮廓模糊的脸,五官都显得那么朦胧,性别无法确定,鬼龄无法判断,唯一能确定的是,这货獠牙丛生,满嘴都是,还有一头稀疏的白发,两手被斩断处不时殷着绿色的汁液,从安然眼中看来,这真的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厉鬼。

    但安然并没有出手,他在等,等带这只厉鬼下手,然后找到那处鬼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