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73章 :两只母虎

    陆府大院中西北阙一处幽静的院落里,几个小仆惊慌失措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却不敢乱吭一声。

    院落角门儿旁的墙边上,一个身材矮小的身影被滑稽的吊在一方秋千架的空隙处,而在秋千架的地上,一只青面鬼正憋屈的蜷缩在地上,在他身上,赫然缠着一条金黄大蟒,让这只倒霉鬼根本动弹不得。

    而在他们面前的小仆前端,一位身着蓝纱衣,罗绮裙子,身材匀称,皮肤白皙、五官精致,满头青丝作玉女髻,年纪也就十六七岁的少女正挥舞着鞭子在那里暴跳如雷。

    “你个色胆包天之徒,竟敢当众诋毁本姑娘,我今日定要替你爹娘好好管教你不可!”小姑娘一张玉面气的一阵红一阵白,面颊下的如膏粉颈也因忿恚而起伏不已。

    而被吊起来的矮个道人龙韬更是一脸委屈:“姑娘你何出此言啊,你刚刚露面的时候我是多看了几眼,但确实没对你做过什么过分的行径呀!”

    “还敢抵赖,你刚刚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的……一直看个不停,眼神儿色迷迷的简直就是个色狼,你!你简直无耻!”陆飞赏的娇躯被气的微微发颤,手中鞭子也应声而落。

    “啪”的一声,龙韬的后背上便多出了一道微微渗着血皮的鞭口。

    这一鞭子直抽的龙韬朵朵桃花开,灿烂的都快哭了,小院里也发出了一声惨叫:“天地良心呐!有些东西就明晃晃的摆在那里,由不得别人不去看啊!”

    这句话的回应便是第二鞭子来的更早一些,一口气三鞭下去,龙韬散人终于忍无可忍了,鼻涕已经流下好几尺了,眼泪还在犹豫什么!仅仅几秒钟,这位不修边幅的散人便发出了比杀猪还要难听的嚎啕之声,那气势甚是悲壮,真可谓是“听者难受,见者反胃,即便跟他不熟都会心生害臊之感”。

    安然等人一路小跑着来到了院落中,陆飞裳的鞭子还在意犹未尽的挥舞着,眼见着龙韬先生就要真的被抽的领盒饭去了,安然终于开口发话了:“请这位姑娘息怒,在这样打下去会出人命的!”

    “啊!师父!”龙韬听到了这个久违的声音,送眼望去简直兴奋到了极点,两片香肠嘴上下蠕动,美不胜收的喊出了敬畏喜悦的称呼。

    安然的脸被叫的火辣辣的,为了救人又不好揭穿谎言,但他绝对想不到接下来的后果有多严重。

    “你是他师父?”陆飞裳攥着鞭子,乜斜了安然一眼,安然尴尬的笑了笑,正打算施礼点头,谁知迎面而来的却是倏然一鞭子。

    “徒弟如此顽劣,师父也好不到哪儿去!”一声力喝过后,陆三小姐的鞭头早已按照既定轨道呼啸而来。

    “我勒个去!这是稍有不顺就鞭子伺候啊!”由于出鞭太过迅猛,躲是躲不过去了,安然能做的只是掩住脸面,剩下的就听天由命了。

    陆约见状也着实吓了一跳,赶忙挥手制止,甚至就要出手阻挠了,可就在他喊了半句“裳儿不得无……”,“礼”字还没喊出来之时,一幕更加让在场之人差异的情形出现了。

    安然的脸保住了,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想要看个究竟的时候,一个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娇小身影站到了自己的跟前,这便是姐姐安宁,而在她对面,陆家三小姐陆飞裳正执拗的尝试抽回鞭子,面色早已涨的通红,另一端的鞭绳正被安宁牢牢攥在手里。

    “你放开我的鞭子!”陆飞裳面色阴晴不定的瞪着安宁,恶狠狠的警告道。

    安宁的表情也异常阴冷:“谁给你胆子打我弟弟的!”

    “我让你放开!”

    “既然你这么厉害,那干脆自己挣脱好了,我又不是你的奴才,为什么要听你的!”安宁的话语间不无轻蔑的道。

    安然和陆老爷傻眼了,这二位年纪相仿且各怀绝技的仆一见面便搞得剑拔弩张,虽然都没拿什么过激的武器对决,但整个院落里还是一片腾腾杀气。

    “二位小姐不要动怒……”安然正要做个和事老,缺不料得到的却是两位美人儿异口同声的回应“一边凉快去!你才是小姐!”

    陆老爷见状也坐不住了,面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开口道:“都是大户千金,如此这般成和……”

    “没你事儿,歇着!”又是一个极具魔力的二重音回答。

    有句俗话是这样说的,除了母女和嫡系亲属关系,两个女人首次见面都是敌对关系,除非你丑我美,或是我穷你富,大家找了平衡,否则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论姿色安宁和陆约这位宝贝孙女儿都算上乘,各有千秋,又互存瑕疵,综合考虑下来,姿色基本是同样分数的。

    也正因如此,难分伯仲的两位才会越发的仇视对方,龙韬被欺负不过是个由头,安然差点被鞭子抽也只导火线而已!

    “今日老娘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

    “谁教训谁还不一定呢,走着瞧吧!”

    短暂的交流过后两个小妮子便甩开膀子开战了,在场的人看得目瞪口呆,安然和陆约更是担惊受怕,估计要是再重来一次,这二位仁兄打死也不会让她们两个相见。

    一套完美的对决正在进行,高超的鞭术、卓越的柔韧性,陆飞裳动作轻盈,安宁的轻功也不逊其次,短短几分钟的打斗里,搏击国术、玄妙功法,杂技表演,甚至是类瑜伽动作都派上了用场。

    估计在场众人不需要干别的,买好可乐和爆米花就能在吃惊中度过整个下午,但大疆没有这两样东西,在场众人更没有此等闲情雅致。

    “不能再让她们打了,如此下去非得两败俱伤不可!”安然苦思冥想,突然灵机一动,口诵心诀,气运丹田,衔破了中指,在手掌间一气呵成一道符箓,看看两位佳人没有防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断喝一声“定!”

    符箓飞起处,两位酣战的姑娘都停了下来,犹如定格一般,两家人也来不及寒暄,匆匆作别,表示日后常联系后,安然抱起姐姐,陆约背起孙女儿便分头而走,小仆实在没甚事儿干,干脆就解开了龙韬散人和冤鬼齐文正。

    两家人匆匆分道扬镳了,但一个人却没有离开,夜色中的陆府大宅角楼中,一双仇恨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离去的安然,一双没了手指的手掌在月色下显得异常突兀。

    “此仇不报,誓不为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