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74章 :替身引导人

    陆家的风波算是过去了,虽然黄夫人是不能复活了,但黄长卿老先生还是无条件的搬出了古宅,陆老爷很够意思,二话不说便送了千金给黄家,两家就此相安无事,但安然头疼了。

    安家莫名其妙住进来了两个家伙,一只青头鬼,一位社会闲散人员(散人)。

    “师父!你就收了我吧!”

    “师父!你倒是表个态呀!”

    “混账,你个不学无术的家伙,拜师怎么能用你呢,是您!”

    “老子在江湖上混了这么久了,这点事情还用得着你教!”

    安然:“……”

    这根本就是两只苍蝇在耳边乱转,头疼…真是头疼…

    安然独自一人来到了城区一处娴静的河床边上,他开始怀念印岭村的时光了,那个时候有什么事都可以请教师父,但是现在,却被两个没皮没脸的东西纠缠的头晕眼花,师父不好当啊!荀阳子老先生,您受苦了!

    算算日子,今日已经是七月十四了,还有一天,便是归魂节了,与安然之前所属的时代一样,这里由于鬼多妖多,对这一类的节日尤为重视,上到祭祀焚香,下到祭祖烧纸,总之是忙的不亦乐乎。

    初秋的天气微寒,安然独自一人坐在河床边上,看着两旁一面嚎哭一面祭拜水中溺亡家人的家属,再看看底下摇首期盼等钱用的水鬼河妖,那场面真是哭笑不得。

    “咦,师父在那边?”

    “看,我说的吧,一定能找到他!”

    安然听到了这话不禁微微蹙眉,两个跟屁虫还是找到自己了。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的功夫,龙韬散人和齐文正便来到了他的面前。

    安然也不搭理他们,只是一脸黑线的自牙缝间挤出了几个字:“真是阴魂不散!”

    恰在这时,一个身影进入了安然的视线,与其他祭拜的人不同,这位朋友烧纸时既不哭也不闹,目光呆滞,且行为木讷。

    安然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门道,足足观察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了端倪,在那人身边,一个长着尾巴的绿色人形物体正眼巴巴的盯着他。

    “好家伙,既要钱又要命,真是无耻!”安然缓缓站起身,就在龙韬散人手舞足蹈的时候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果不其然,望着那人烧完了纸钱,绿色物体发出了一阵啧笑,随即便开始指引那位朋友下水,安然看不下去,就在他要出手之时,不远处一群人赶了过来,一路的呼喊加嚎哭就来到了那人身边,正在心满意足数钱的绿色怪物不开心了,河里边的那些水鬼也开始弹冠相庆。

    安然傻眼了,这是要团灭的节奏啊。

    岸上这位仁兄一刻不停的向水里走去,身后的人横拦竖挡的就是没效果,转眼之间便有好几位跟着一起下了水。

    不知哪位水鬼先生喊了一句:“差不多了,收网!”

    接下来的场面就壮观了,水下刚刚收了钱的水鬼们齐上阵,配合着岸上这位兄台一起发力,不用意念,更不用诱导,直接上手。

    这还得了!做鬼做到了这个境界也算是无耻无德了。

    安然二话不说,一个健步便窜了起来,直奔着这群为祸的家伙奔去,龙韬散人懵了,朝着师父安然大喊道:“师父,你去那干嘛?”

    “还不快帮忙!”安然生怕他不来,破天荒的回应道:“拿鬼酿酒的时候到了!”

    一听这话,龙韬散人立刻应声而走,齐文正也不含糊,一个猛子便扎到了安然身边。

    绿色物体正笑吟吟的看着这群家伙掠人,冷不防身后一记猛撞,安然奔上前去扯着这厮的尾巴向后一拽,龙韬的小瓶便借上了力,片刻的功夫,这位仁兄便被吸进了色彩斑斓的小瓶之中。

    岸上岸下都忙得不亦乐乎,水里的水鬼还没来得及将人溺死,便被安然连根拔起,扔到了龙韬的瓶子里,救人险些被鬼拘的落水者趁机跑上岸去,连呛到的水都来不及吐拔腿就跑,恨不得瞬间离开这个鬼地方。

    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刚刚还欢天喜地的水鬼们便被连根拔起,瓶子装不下了,齐文正和龙韬就用捆的,人得救了,水鬼也全部被拿下了,这片流域算是彻底清净了。

    相较于其它为祸害人的普通水鬼,安然对那只绿莹莹的家伙特别感兴趣,便叫龙韬将他放了出来。

    “你是个什么鬼东西?”安然一边拧着袍子下方的积水,一边没好气儿的问。

    绿色物体干咳了两声,声音嘶哑的回道:“老子你惹不起!赶快放人!”

    “呦呵,被抓了还这么嚣张,那我必须问个明白了!”安然坐正了身子,略带玩味儿的道:“说来听听,我为什么吧、惹不起你?”

    “哈哈,尚道圣你听过吗!我是他老人家的嫡传弟子!”绿色物体洋洋得意的说道,那话中含义便是你赶快给老子放了,如果想相安无事的话再给爷赔个礼道个歉最好。

    “怎么又是那个老东西!”安然冷笑一声,直接对龙韬道:“这祸害留着没用,赶紧把它酿成酒,给我送来!”

    一听这话,绿色物体登时就急了,生怕安然没听清,还特意强调了一声:“尚道圣,尚道圣你没听过吗?”

    “听过,收了它!”安然的回答让这位兄台差点哭了。

    “别,别呀!我怎么说也是个替身指导人,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安然笑了:“你还知道自己是个人?是个人能干出这么恶心的事儿?”

    就在龙韬要收复这位替身指导人的时候,安然忽然叫住了他,并问了一句:“你的名号报一下!”

    绿色物体喜出望外,大声回了句:“田七!”

    “够了,把它收了吧!”安然不再犹豫,先叫龙韬将它收了,然后幽幽的道:“你想多了!让你报声名号不是为了放了你,而是方便以后和你师父算总账!”

    安然心如止水,修理了这些东西后,便带着两个跟班走了,他明白,和尚道圣的仇迟早是要清算的,多点证据,就能更好的灭了那位妖道。

    不过眼前的安然还得先回家去,明日便是七月半,家里还有很多法事之类的事宜需要他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