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75章 :七月半

    断桥之上,秋风瑟瑟,一道倩影怀抱琵琶,孤身一人坐在桥栏之上。

    是夜,天空氤氲无比,再过几个时辰便是七月十五了,城区的街道上人影稀疏,连车辆和走兽都少的可怜。

    女子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垂顺的搭在香肩之上,一袭紫衣,内罩白纨衣,让人感到纳罕的是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上看不到一丝生气和欢颜。

    七月半,无数鬼魂都提前享受到了祭祀,只有她例外,她没有亲人,原本唯一能让她感到温暖的夫君竟然为了赌债将她卖到了乡下,从此之后,她变成了一只名副其实的流莺。

    与其他同伴不同,她生前揽客分毫不取,也不为享乐,这么做只是想让他的夫君后悔,虽然他看不见,但只要自己的名气大到了一定程度,那个负心汉一定会知道的,到那时,他一定后悔,至少她是这样认为的。

    这就是一只孤魂野鬼,有些一厢情愿,就在她做好了丈夫满怀愧疚或是盛怒之下赶来斥责自己的准备时,她却发现自己错了,在那个深夜,同样是这座断桥下,她等来了结果,但来人却不是丈夫,而是前夫哥请来的刺客。

    “她让我感到恶心!”前夫哥将一柄断刃递给了刺客,面色阴晴不定的丢了一句:“明天我要在晨谍上看见她的死讯!”

    直到临死前,她才明白自己中了圈套,与卫子辰遇到的那只尸煞遭遇如出一辙,她的夫君欺骗了他,那位玩够了就想闪人的前夫哥在城区物色

    了一个高官家的女儿,有权有势,虽然妻子并未糟糠,但金钱和权利的诱惑却也不小。

    这位鬼娘子临死前挣扎过,绝望过,甚至爱求过,但却没能得到秦香莲那般奇迹待遇,于是乎,她含恨而亡了,先被玷污,后被杀害。

    “这件事你怨不得我!要怪就怪你那个见异思迁的男人,我只是奉命行事!”这是行凶者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在惊恐中倒下,必然变得异常阴狠,这就是鬼娘子生前死后的变故。

    “他在哪儿?”女子停止了啜泣,哽咽着问。

    刺客没有回答,而是将条翡翠链子挂在了她的粉颈上,女子注意到那条翡翠链上隽秀的刻着几个小子“舜丰银庄”。

    “明白了!”一道寒光起处,血溅三尺,鬼娘子倒在血泊之中,死不瞑目,刺客将断刃扔进桥下水中,借着夜色离开了。

    这是六天前的事情,明天便是头七,鬼娘子准备重新出现在了身故的地点,感受着死亡的痛苦,明天夜里,她要让这一切的制造者血债血偿!

    ……

    七月半,白日的天空仍然看不见一丝阳光,小雨婆娑,阵阵冷风拂过,街上寥寥的行人不禁抱起了膀。

    这一天整个安家都特别忙碌,天蒙蒙亮,安府上下便开动了,由于棺材店和殡仪馆的生意都很忙,连药铺里的伙计都点过去了,是以大哥安庆

    和二哥安谧根本无暇顾及祭祖拜家神的事宜。

    安宁是女孩子,终归是个外姓,除了协助安老夫人一同为伙计们做做饭之外基本没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安老爷只得带着十来岁的安然和六七名伙计忙活这一切,龙韬忙着为未来师父酿酒破天荒的没有赶来,齐文正又不好隐身干活,万一哪位时运

    低的伙计冷不丁看着有什么东西悬在空中向前推进那就麻烦了。

    一上午下来,安然便觉得疲惫不堪,就在他杵在门口准备喘口气的时候,一只熟悉的动物却让他为止一喜。

    “鹤王?”安然欣喜若狂,负责印岭村和外界运输的鹤王竟然又与自己见面了。

    事情远不止如此,鹤王扑打着翅膀着陆后,格格和初雪小两口便从鸟背上跳了下来。

    “格格!”安然差异的叫道。

    “然哥哥!”又听到了那个久违的甜美声音,安然简直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由于格格不是人类,所以没有普通女孩儿那么多思想拘束,也不懂什么情啊爱呀的,至少在她心里,思念安然是肯定的,而最能表达自己思念之情的方式就是扑到安然怀里,反正大家都是小孩儿,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毛病。

    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其中玄妙感觉只有安然知道,格格欢天喜地的抱住了自己,自己也很顺理成章的回应了过去,但是心里那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咳咳,我们的关系很纯洁!不能想那么多没用的!贫道……”安然的心里荡漾了,只能用这些鼓励着自己,这就是表里不一的典范,十三岁的外表,几百岁的心灵,想不邪恶都不行。

    “诊魂医”知道安家今天可能会很忙,便叫了鹤王带上玄天观内其他三个人来这里帮忙,自己则罢市一天负责看守玄天观。

    人到齐了,初雪的那位男朋友被安然和伙计们簇拥着干体力活去了,格格则带着初雪去菜市场购置午饭的食材,一群普通人招摇过市都没什么问题,可谁也没想到偏偏在格格、初雪这里出了问题。

    ……

    两个丫头挽着手来到了菜市,不多时便按照安然给出的清单罗列了很多食材,最后只剩下了藕荷还没买,两人便满市场转悠寻找这东西,并最终在一处小桥上看到了一位卖藕荷的老大爷。

    就在二人快步赶往藕荷摊位的过程中,冷不防路中心横空杀出了一群人,初雪躲闪不及,直接和开头的一名男子来了个大碰撞,也怪那位先生身体太过干瘦,竟然被个弱女子给撞了个趔趄。

    送目望去,被差点撞倒的那个干瘦汉子不禁身材尖钻,长相也够猥琐,尖嘴猴腮的脸上长满了痦子,说话时还一口的大蒜味儿,看那布衣打扮就知道这货充其量只是个狐假虎威的奴才,没跑儿!

    “你个不长眼的死丫头,爷我今天……”干瘦汉子还没说完,便被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叫住了。

    “黄三儿啊,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就别得理不饶人了!”声音落处,一个衣着鲜亮,长相也还算俊朗的三十多岁男子迈着方步儒雅非常的走了出来,而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位紫袍披发,面带晦气的男子,在这二位置后,还有七八名五大三粗的汉子。

    初雪还以为自己遇到了好人,正打算施礼言谢,却被格格一把拉住,很快的,初雪便发现了这位声音儒雅,衣着大气的人眼神中竟然掺杂着一丝恶念,而在他身后的那个术士打扮的家伙也正操着古怪的眼神盯着格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