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76章 :道对道,鬼掠人

    宁氏乃大疆望族,祖辈经营玉矿生意,在大疆可谓是风生水起,自祖上便守着矿山,子孙自然奢靡。

    但是到了曾孙这辈,简直就有些无法无天了,而格格和初雪遇到的这位,便是宁家老祖宗的嫡系曾孙,这位长相还凑合的仁兄有着一个很合产业的名字宁石玉。

    这位宁公子没有宁采臣那样的高尚情怀和渊博学识,通俗来讲就是穷的只剩下钱了,这位兄弟不仅爱好古玩、田地,还与众多君子有一个爱好,那就是美人。

    宁公子真可谓是伪装深厚,前些年在外人眼中这位仁兄从来都以穷人家的小子身份招摇过市,还增加了诸如扎实肯干、值得托付终身等后天技能,在这个有志青年的背后,不为人知的一面便是这位辛勤的青年已经是九个女子的丈夫,十二个孩子的父亲,儿女多得他都认不全,但对于娘子倒是认得真切,没办法,每个月都要像演员一样排档期,长此以往自然而然就每个都熟了。

    按照这个罪行,就算将他逮进去判个无期都不解恨,但却一直没人去揭发他,因为这位仁兄的家室和背景,实在没人敢惹。

    于是乎,在迎娶了一位位漂亮的娘子之后,他开始玩起了老把戏,自己被抓,或者另结新欢,然后将还没达到糟糠的娘子们一脚踢开,自此置之不理。

    据路边社统计,这位宁公子光假田产就有十几处,最后还都是租来的。

    而今天,这位宁公子在一次看到了一个满足自己择偶条件的女性,那就是初雪,本来另一个也很满意,但身边的术士告诉他,这个不能碰,那是只妖。

    这下好了,自己腰缠万贯,不用在伪装了,“这个妹子我要定了!”宁公子踌躇满志,开始准备伸出魔掌。

    原本跟在格格和初雪身后的两个伙计见状也没敢往前凑合,估计现在上去第一个搭上的就是自己,于是乎,这二位仁兄决定,一个负责原地跟踪观察情况,另一位回去通风报信。

    “小娘子,我那不开眼的下人让你受惊了!我代他给你赔个不是!”宁石玉的笑容依旧那么爽朗,但面上却透露出了难以隐藏的猥琐。

    干瘦男子见状也结结实实的卖了一把乖,以一副地痞流氓特有的姿态附和道:“是是是,小的不开眼,公子啊,要不咱们请这位姑娘去府上喝喝茶吧!”

    一听这话,两个丫头立刻明白了,这是遇上无赖了,初雪只想尽快脱身,是以行色匆匆的丢了一句“不劳公子费心了!”便打算带着格格离开。

    谁知宁公子不但不肯罢休,反而更加猖獗,就在初雪转头要走之际,竟然一把截住了她,还有理有据的道:“这位姑娘,事情还没算完呢,就这么走了不太好吧!”

    初雪的小脸儿被说得滕然生气一团酡红,左冲右突想要离开却只是徒劳。

    “你让开!”一旁的格格见状不禁怒从心头起,可她一定想不到,在这群地痞无赖之中还有着另一位仁兄就是奔着她来的!

    格格声色俱厉,粉嫩的面颊因愤怒而变得涨红不已,声音也变得异常阴冷:“再不让开开,别怪本姑娘对你不客气!”

    “哈哈……”一阵烦人透顶的笑容过后,自宁石玉身后闪出了一个术士扮相的男子,与他一同到来的,还有一道微弱的紫光。

    格格措手不及,被那术士不费吹灰之力便定格在了那里。

    “格格!”初雪正欲大喊,却被宁石玉挥手制止,这位有为青年双唇轻启的威胁:“这位姑娘,你可不要乱来哦,如果你跟我走的话,说不定葛大士还能放了你朋友一马!”

    初雪自然猜得到这段话的真实性,但现在不服从的话很可能格格现在就会有危险,左思右想之后,冰雪聪明的初雪答应了,而且还附加了一句话:“这位公子,小女子初到贵宝地,是是安家的客人,不知公子怎么称呼!”

    “这不重要,到了地方给您赔罪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的!”

    初雪倒是并没有挣扎,她明白,想离开时是不太可能了,桥上桥下的商贩就没有敢惹这位宁大爷的,更何况一旦自己拒绝,还可能会连累了格格。

    无奈之下,两个妮子只能跟着宁石玉走了。

    宁石玉如春风得意,但他绝对想不到,在不远处的地方,一位满目哀怨的美人正怒不可遏的注视着他,在他得意之时,这位美人的嘴角却扬起了一丝诡谲的笑意。

    “我看你还能笑多久!今夜,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

    两个慌不择路的伙计一路狂奔着赶回了安家,撞到了无数行人和正在忙活的伙计,但他们没时间表达歉意,救人要紧。

    这两位仁兄最终还是在一处月亮角门旁停住了脚步,因为三公子安然拦住了他们。

    “慌里慌张的成何体统,发生什么事儿了?”安然疑惑的望着这两个伙计,再往他们身后一看,这才发现少了两个人。

    其中一位伙计上气儿不接下气儿的回道:“三少爷,初雪姑娘和格格小姐被掠走了!”

    “什么!”安然呐喊了,若是初雪自己一个人出去被掠很正常,但有格格在,这就不正常看了,更何况现在光天化日的,谁这么大胆子!

    当两个伙计说出了那位仁兄的名号,安然就不惊讶了。

    “呵,宁石玉!”安然对这位兄台有些印象,虽然与他没什么过节,但这二年这位富家子弟的名号的恶名可谓是响彻城区南北,连扫大街的谈及此人都要停下来骂上两句。

    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霸,却没人敢把他怎么样,不是家世问题,而是因为在他身边有着一位据说道行很高的术士。

    “打主意打到我安家来了!”安然血气上涌,片刻之后,他发出了一个命令:“马上去大哥和二哥那里抽调二十个伙计来!还有你们两个,跟我走!”

    “是!”两个伙计忙不迭的去了,安然也迈开大步离开了安家。

    臭名昭著的宁公子,呵呵,笑话,别人不敢动你,老子敢!

    江湖第一术士?我不管你道行有多深,敢为伤天害理之事,贫道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