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79章 :身死魂犹虐

    “外面有人吗,帮忙开一下门?”葛大士急的团团转,在屋内不住的拍打着门窗。

    很不巧的是,似乎所有人都睡了,叫了半天也没人答应,格格急切的将身子依附到窗边的墙壁上,眼睛借着缝隙向外一瞟,只见空旷的院内只有一道身影正飘飘然向东南一处别院“走”去。

    根据背影可以判断那是个女孩儿的身影,见此情形,格格转过头不解的问:“葛大士,这院子里除了姐姐,还有其他年轻女人吗?”

    “这个还真没有,剩下的就是一些年过半百的小老太太……”葛大士说着说着脸色陡然一变,拍掌悔喝起来:“糟了,我们中圈套了!”

    格格还在纳罕不已,葛大士已然附到了窗边,透着窗板的缝隙望去,一袭青衣魅影刚好飘进了东南小院儿,而在那里,宁石玉正望眼欲穿的等待着自己的美人儿。

    “我说,姑娘你好了没呀?”宁石玉坐在床头,背对着浴池的方向,宛如待哺的婴儿一般扭扭捏捏着,刚刚的场景实在是太销魂了,让他终身难忘。

    初雪是个聪明人,若是换成寻常女子,估计早就连挣带扎的被宁石玉给办了,但到了她这里,硬是活生生拖了三个时辰。

    这之间发生的事情给宁石玉带来了如梦似幻的感觉,就仿佛这位姑娘不是自己抢来的,而是自己的初恋一样,为了名节和格格,初雪大打擦边球,每次都让宁石玉心痒痒的,感觉自己即将占到大便宜,其实毛都没捞着。

    而此时,初雪也已经陷入了极限状态,该用的招数都用过了,三个时辰拖下来已经使劲了浑身解数,实在黔驴技穷了。

    迫于无奈,初雪只能选择仙人跳里最常用的一招美人沐浴,宿命又叫金蝉脱壳。

    可当初雪进了浴室后,整个人都绝望了,宁石玉不傻,估计之前被跳过,所以对于浴室的设计匠人们简直煞费苦心,初雪只感觉自己的擦边球被弹了回来,浴室内部看似勾勾脚脚,但却没一个可以踩踏的。

    “小甜心儿!洗好了没!”宁石玉猥琐的笑着,春心荡漾的问着,初雪在浴室里都快哭了,但却只能用最娇柔的声音回应。

    就在宁石玉的内心痒痒之时,一道黑影缓缓打开了浴室的门,初雪着实一惊,还道是宁公子按捺不住妖霸王硬上弓了,可当浴室门全开之后,初雪惊呆了,一个面色青黑,脚不沾地,浑身怨气比晦气还多的女子站在浴室前。

    初雪吓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想叫又不敢叫,只得用手掩住口鼻,估计是嫌初雪这么忍着太累,鬼娘子制作了一个动作,便让她昏死过去,初雪清楚的看到鬼娘子目光阴冷的将自己的右手拽了下来,就那么握着离了体依然还很活跃的手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秀发。

    初雪只觉眼前一黑,便晕厥过去,好了,没什么障碍了,鬼娘子狡黠的一笑,随即回过头来缓缓飘向了宁石玉。

    宁石玉听到了开门的向东,还道是初雪已经梳洗完了,便头也不回的调侃道:“怎么洗了这么久,等死哥哥我了!”

    “你是快死了!”鬼娘子心里这样想着,面上却用着初雪的声音回道:“人家洗的精细嘛!宁公子,下面就要看你喽,来,回头看看,人家不穿衣服的样子好看吗?”

    “啊呀呀!”宁石玉简直垂涎三尺了,这么柔顺的人儿怎么让人受得了,宁石玉一面说了句“那怎么好意思”一边早已迫不及待的转过头。

    但他不知道,一丝不挂的美女他是看不到了,倒有一双至少十厘米的鬼爪子在等着他。

    就在宁石玉回头的刹那,鬼娘子的爪子便结结实实的落在了他的脖子间,而看到了鬼娘子的宁石玉更是早就忽略了掐脖子这点疼,只是瞪大了眼睛震惊的看着这位之前的发妻。

    “怎么样,好看吗?”鬼娘子的声音宛如催命符般在宁石玉的耳畔回荡。

    宁公子早已没了闲情雅致,脖子被封住了也说不出什么好听的求饶话,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神回应。

    “我不会问你当初为什么欺骗我,陷害我,最后还害死我!因为那都不重要!”鬼娘子的眼中流露出了心痛的神色,两行清泪也不由得落了下来。

    “我们缘分尽了,我知道,也不怪!但是你……”就在宁石玉喘了口气,准备继续听着这位抒情派女鬼在那自怨自艾的时候,情况却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鬼娘子之前说的那句“因为那都不重要”是有理有据的,这确实不重要,就跟宁石玉的命一样,因为这只是上半句,下半句自然就是“重要的是你今天必须死!”

    并不是所有人受到生命威胁都能脱险,更不是所有凶神恶煞复仇都会一波三折,婆婆妈妈,至少鬼娘子就是雷厉风行的一位。

    只是轻轻的一转手腕,刚刚还垂死挣扎的宁石玉便不动了,鬼娘子下手之狠,简直比楚人美还要利索几分。

    世上有种人很不幸,活着的时候不幸,死了之后仍然果然点背儿,按照正常道理,宁石玉即便死了,三魂七魄被冲散,也是不会明晃晃的将魂魄展现在鬼娘子眼前的,但这一次出了意外,宁石玉是人死魂不散,整个魂魄竟然完美离体,恰巧还表露在了鬼娘子的面前。

    “还有这种事!”鬼娘子窃喜不已,本来仇也报完了,就等着去阴司排队领汤过桥等待投胎了,可没想到老天很眷顾她,给了他第二次报仇的机会。

    鬼娘子就坐在那儿看着宁石玉的魂魄向自己靠拢,然后停下。

    “文娘!”宁石玉如梦似幻的死了,本以为没事了,肯没想到死后竟然还能看到他。

    “怎么样,死亡的过程痛苦吗?”被叫做文娘的鬼娘子嘴角扬起了一丝诡谲的笑意。

    宁石玉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以为他是被吓死的,根本没怎么痛苦,但如若照实回答,估计又得挨一顿折磨,于是他惊慌的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姑奶奶再让你痛苦一点吧!”

    宁石玉叫苦不迭,但还没来得及开口求饶,早已被鬼娘子顺手逮了过来。

    “我不仅要让你死!还要让你魂飞魄散!”

    宁石玉见证了鬼娘子的蜕变,那是他这辈子见过最恐怖的画面,本以为在劫难逃,熟料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喝止了她。

    “住手!”房门被轰然撞开,安然的身影如同救世主一般出现在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