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80章 :月半鬼潮

    “人都被你杀了,该收手了吧!”

    “死道士,不关你的事,最好滚远点儿!”鬼娘子一把将宁石玉的魂魄拖到了自己身边,大有你敢过来我就撕票的架势。

    安然真是叹服了,这一幕上一辈子自己经历过,只不过那位尸煞小姐比这位鬼娘子厉害得多,一个人翻来覆去杀了四十九次,那是个什么样的

    比例,小巫见大巫啊!

    “我今日不想生事……”

    “那就滚!”鬼娘子言辞犀利,简直回答的精妙绝伦。

    “……”安然没面子了,不就是想强调一下自己吗?至于跟贫道这样?安然被以为这位姑娘会就坡下驴,没想到坡有了,这位鬼娘子竟然还不

    满足,直接抄起锹镐就要刨地。

    安然无奈,只得做好战斗准备,可就在他即将出手时,却被安宁一把拉住。

    安然诧异不已,吃惊的望着姐姐,惊疑的问道:“安宁,你干什么?”

    “他、他罪有应得!”安宁的面色涨红,宛如受了什么奇耻大辱一般,也可以说成是同仇敌忾。

    安然仔细审视了姐姐一边,本是想看看她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但却不经意的在安宁的身上看到了一股极其熟悉的气质。

    “不可能!”安然及时打断了自己的念头,并很快向姐姐妥协了:“好吧,我不追究她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听到这句话,安宁眼中的愤怒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感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澄澈的盯着自己的弟弟,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额,姐姐,我还有话没问完呢!”安然小心翼翼的提醒了一句,安宁这才回过味儿来,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安然身后。

    安然心情复杂的看了看鬼娘子,平和的问:“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倒霉鬼?”

    “我要他再死一次!”鬼娘子的态度虽然缓和了,但语气仍旧严厉。

    安然算是明白了,每个女人发起狠来都几乎一个样,师父说出的太对了,女人不能惹,轻则股骨头坏死,重则下半身粉碎性骨折,晚期就是……真是太可怕了!

    安然苦笑着叹息道:“人都已经死了,还责怪他有意义吗?再说你财刚刚头七,貌似根本就没有那个技能吧?”

    “我是没有,但今天是七月半!你别忘了,有一种东西比你们这帮牛鼻子道士可还会吞噬魂魄!”鬼娘子洋洋自得说着,随即讲出了更狠的话:“把他除掉,唯有指望鬼潮!我也就可以自生自灭了!”

    安然心中陡然一惊,她着实没想到这位鬼娘子如此阴毒!

    所谓鬼潮,就是指七月半子时,鬼门关大开之时,万鬼自****涌出时的景象,正所谓七月半,夜极寒,阳气弱者必牵连,那股鬼潮不但阴气极大,而且极具破坏力,效果基本上等同于阴兵借道,生者沾染着失魂痴傻,鬼怪沾之则必魂飞魄散无疑。

    算算时间,此时已经亥时三刻,再过一会儿鬼潮就要现世,不得不佩服鬼娘子的算盘打得着实不错!

    安然几经辗转到了这里,先是费劲千辛万苦救出了格格,随后才找到了这里,之间耗费的时间简直不可言喻,为了不伤及无辜,安然叫姐姐和格格将初雪扶了出去,和那个倒霉的葛大士一同在此地阳气最重地方等候,而自己则与鬼娘子共处一室。

    “你的想法很新潮嘛!”安然退身坐到了门前的石段上,略带玩味儿的注视着鬼娘子,调侃的问道:“你还放不下他?”

    “我没有!”鬼娘子被问的一怔,随即赶忙解释道。

    安然撇了撇嘴:“你说假话!女人如果被自己在乎的人被判,就会陷入病态,而且还会变得很阴毒,刚好这两点您全中,也就是说,现在你根本放不下他,只是你不愿意接受而已!”

    “滚!”鬼娘子面色阴冷,一字一顿的道:“别在我这里说教,有多远滚多远!”

    “我为什么要滚,你有那个权力支配我吗?”

    鬼娘子被问愣了,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没那个权力,“那你就在那坐着,别对着本姑娘说教就行!”

    “唉,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姑娘了!”安然说着浑似无赖一般倚身在门框上,还十分应景的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只苹果,嘎嘣流铥脆(北方话,偏东北)的咬了一口,也不管鬼娘子厌烦与否,张嘴便问:“话说把它处理掉之后你真的要自寻死路吗?也是,鬼潮基本上是有多少吸收多少,你估计是跑不掉!”

    鬼娘子揪着宁石玉的魂魄,没说什么。

    “那你敢保证这个负心汉真的会被鬼潮稀释?鬼潮一向只收孽障、恶鬼,他好像哪个都够不上吧?”

    鬼娘子只觉气血冲头,随手抓起一块脏布怒气汹汹的塞进了宁石玉的嘴里,宁石玉惊得直窜,却没有一丝办法。

    安然也被自己给烦了个够呛,这会儿看到姑娘子马上就要真怒了,看看时间也马上就要子时了,赶忙下了最后一记猛药:“如果当初你们两个有孩子的话,还会变得像现在这样吗?”

    “够了!”此一言足以触怒一个怨妇的逆鳞,更何况是一只厉鬼。

    有没有孩子,自己的结局都是不会变得,因为在宁石玉那里自己不过是个玩物,玩腻了就扔掉,仅此而已!

    安然的话触动了鬼娘子,同时也让她的心境发生了变化:“我为什么要杀了他?我也把他当做玩物!”

    “我决定不杀他了!”鬼娘子眼波一转,恶狠狠的说出了一句让宁石玉的魂魄顿觉暗无天日的话:“我要每天折磨他!直到他魂飞魄散!”

    安然不禁汗颜,这娘们儿,真是狠到家了,好在不用陪着他们一起死了,赶紧离开这里才是正道!

    “刚好还有一小段时间!”安然窃喜,正打算带着鬼娘子离开,却不料刚站起身便被一阵地动山摇般的感觉直接掀翻在地。

    “不好!鬼潮!”安然惊呆了,千算万算还是漏了一点,那就是这里的时差,鬼潮不是闹钟,但却比闹钟还要准时,曾起何时,这点儿偏差害死了一代又一代想重获新生的人。

    “赶快离开!”安然起身大步向前,一把拉住鬼娘子,向着门口冲去,但还没跑上两步,二人便觉脚下一沉,下一刻早已失去平衡,向下望去,原本平坦的地上不知何时竟然塌陷下去,黑洞洞的空间里,已经能够听到错综复杂的鬼叫和那股巨大的阴气了。

    “本末倒置,阴阳错移,我日,老子失算了!”悠长的黑洞里,传来了安然幽怨的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