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83章 :兽巢惊魂

    来到了这个小时候经常眺望遐想的死火山口,安然真是惊呆了,大疆这个国度还真无奇不有,鬼怪横行,民生安乐这两个不兼容的现象兼容了,而现在摆在面前的,是一群飞来飞去,却极少有人注意的大家伙。

    说这些东西是鸟着实有些牵强,因为鸟没有长牙的,而在这里,长着翅膀会喷火焰,外加个头奇大的物种基本上满天飞。

    “选好哪种了吗?”安宁压低声音问安然,而安然已经头晕目眩了。

    “都太漂亮了!”安然发出了由衷的感叹,安宁却打断了他:“再有几个时辰就天亮了,那时候这些东西都会消失隐遁的,所以你最好还是快点!”

    安然点了点头,仔细观察了一阵,在自己斜上方的位置发现了一枚十分特别,颜色也着实艳丽的蛋。

    “就它了!”安然兴奋不已,安宁却皱了皱眉头,片刻之后,这位姐姐无奈的摇摇头,叹息道:“走吧,可能是缘分吧!”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安然一副求科普的嘴脸疑惑的望着安宁,安宁则十分淡定的回答了一句“没有”。

    满心欢喜的安然跟着姐姐躲过了漫天大鸟的视线,悄悄跑到了那枚巨卵的旁边,时间刚刚好,巨型蛋已经有了反应,估计马上就可以破卵而出了。

    “这不挺好的!”安然在心里暗暗窃喜着,安宁却不这么想,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果不其然,大蛋还是破壳了,安然倏地凑上前去,准备在里边的小家伙对世界第一瞥的时候最先看到自己,结果……结果蛋壳破裂后,安然还没来得及高兴,便再一次沮丧了。

    为什么呢?因为在这层蛋壳的里边,还有另一只小蛋……

    “这什么情况!”安然震惊了,安宁无奈的解释道:“你选的,我也没办法!”

    安然绝望了:“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这种色彩斑斓的蛋叫做灵咀,是双生蛋,刚才这层是精元层,下一层才是真身!”安宁刚说完,安然便真怒了,“那怎么办!如果再等又得过一晚上!不行,绝对不行!”

    看着近乎抓狂的安然,安宁又为他上了一记猛药:“你想不带走它都不行了!”

    “为、为什么!”安然大惑不解。

    安宁再一次发表了观点:“你是面对它的第一个人,它的精元已经记住你了,等到真身破壳而出,就会来找你!”

    安然释然了:“那正好,省的我再来一次了!”

    安宁差点骂出声来:“你个倒霉蛋儿!他的精元认得你,但本体不认识,万一给你定位成个敌人,那咱们家非被它毁了不可!”

    “……”安然想问问姐姐这该如何是好,还没等她发问,安宁便一个健步跑上去,用极快的速度抱起那枚蛋跳了回来,这一套动作一气呵成,可谓是圆满,但似乎有点太满了,以至于唯一的一位目睹着做出了回应。

    就在她抢蛋的时候,这枚蛋的母亲,一头十几米高的赤焰灵咀盯上了安宁,其实它没有针对任何人,只是定位了那颗蛋。

    安然眼睁睁看着姐姐安宁精神抖擞的回来了,然后极速将蛋放到了弟弟怀里,之后便一路狂飙,跑出了老远才回头提醒道:“我偷蛋的时候被它妈发现了,还不赶紧跑!”

    “那你还给我!”

    “它妈只认蛋,不认人!”

    安宁一路小跑带冒烟儿的去了,这下可苦了安然,手里好不容易得到的蛋不能扔,身后这只大鸟又追的紧,是不是还喷喷火,放点烟雾渲染一下气氛,安然就在这烟雾弥漫的环境下被折腾的灰头土脸,真是苦不堪言。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涯和海角,更不是我我在你跟前而你玩手机,最遥远的距离是望着山梁就是过不去,望着姐姐前进的身影就是赶不及。

    安然慌了,虽然有着与无数鬼怪战斗的经验,但斗这么大的鸟还真是头一遭,怀里抱着个金黄灿灿的蛋更是躲在哪儿都不是。

    安宁一路跑到了火山口,回头充满歉意的看了安然一眼,做了一个“姐姐我先去了”的手势便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望着姐姐义无反顾的轻生式举动,安然没有大喊“别冲动”之类的劝话,事实上他没时间喊,因为自己马上也要冲动了。

    躲路而走这样的美好想象是不可能了,安然聚气凝神,也打算来一把自杀式逃脱,他相信姐姐如果没有摔死,自己估计也没事。

    火山口就在眼前,安然不再犹豫,双腿一蹬,整个人笔直的跳了下去,就在他起步的刹那,一团火焰直抵脚下,再回头时,一团巨大的火球在脚下的位置绽放开来。

    幸亏自己动作快,要不然非得变成椒盐人排不可!这是安然的心理动态,但马上,他就又一次陷入惊恐,自己不会飞,整个人在空中自由落体一般下落,此情此景,昨天才刚刚经历过,这下完了,姐姐生死不明,自己又马上就砸在地上。

    虽然没有变成椒盐人排,估计离肉饼也不远了。

    安然一直只顾着逃跑,但却忘了怀中的蛋,他没有注意到,就在自己纵身跳下时,那只蛋做出了一个与常人无异的反应。

    人在受到惊吓或者动怒时会出现诸如面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反应,这只蛋竟然也会,而在安然下落时,这只蛋的惊恐反应达到了极致蛋中活物提前出生。

    “尼玛,这货竟然早产了!”安然大惊失色,但马上又大喜过望,不管怎么样,这只小家伙第一眼看到的仍是自己,而且还很依赖自己,在它破壳之后,马上变翻转身形,将安然驼到了身上。

    安然着实擦了一把冷汗,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得救了,但他同时也郁闷地发现,自己千辛万苦差点挂掉捡来的巨鸟存在很多问题,长得太丑,个头和狗熊差不多,却长的酷似鸵鸟,还是个绿鸵鸟。

    这是在逗谁呀!光是看着脊背上那两只比鼠标大不了多少的翅膀就可以断言这货不会飞,事实也正是这样,这只嘻哈风格的灵咀真的不会飞,小翅膀扑腾了向下,只够保持平衡的,接下来,就是一只鸵鸟驮着主人子在地上横冲直撞,连滚带爬的场面。

    而在不远处,安宁则乘坐着自己的飞天骑宠在哪儿来回盘旋,辛辛苦苦忙活了一晚上,就等于多弄了一匹马,不仅不中看,还不怎么中用!

    刚刚喘上一口气的安然回头望去,混差点儿没丢了,就在他得到了这个哭笑不得的宝物之时,孩儿它妈,那只巨型灵咀仍然没有放松脚步,正如影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