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85章 :怨鬼滩

    城区东南角有一片江边绿洲,方圆百里之内可谓远近驰名,每逢盛夏,这里都聚满了成群结队郊游的人。

    这里原本只是一片低洼地,上游是宽江的之流,前些年的一场大雨改变了这里的一切,洪峰在一个深夜席卷了这里,一夜之间淹没了无数的下游村落,夺走的人命畜命不计其数。

    正因这一点,即便傍晚来到这里,熟知这里历史的游客逛游一阵之后都会很明智的离开,绝不多呆一分钟,这是因为曾经有过一位流浪汉在一个风雨夜里无路可走,来到这里准备避避雨,但透过皑皑的白雾,这位倒霉的流浪者看到了如同海市蜃楼般的一幕。

    在江中的位置,一时间腾起了很多村落,彼此之间遥相呼应,还不是泛着炊烟,渐渐地,这一切距离岸边越来越近,整个水下世界都仿佛会移动一样向上靠拢。

    倒霉蛋不会理解,在这里长眠着许多位当初死在睡梦中的村落居民,场面空前绝后,真可谓是大疆灾害史上头把交易,这些亡魂虽然没有什么冤情可言,但他们个个都需要一样东西,替身。

    在当时那个盗宝盛行的年代,却没有一个人敢去打这里的主意,因为按照记载,敢于吃螃蟹的仁兄基本是来多少死多少,来一死单,来二死双,来一群就连窝都给断了,从来没有什么幸运儿或是幸存者。

    数十年来,这里的水下建筑保存良好,沿江流域大小数十座村落如琥珀般根基深厚的浸泡在水里,规模宏大,景致也算独到。

    夤夜,月影皎洁,江床边上的草丛里不时有一些东西蠕动着,速度极快,堪比过街老鼠。

    白日喧嚣的河床上已经空无一人,大桥遮住了山头上的光亮,河床两侧的密林间更是散发着一股深邃而诡异的气息。

    草丛间的响动停止了,几个人影直立起身子开始朝着江水中打探。

    这几位便是安然等人,当然,这其中也包括那位上门儿求救的高峻。

    其实安然对这件事不怎么感冒,但无奈高峻是师父的后人,而且还是家里的独苗,万一有个闪失,估计荀阳子都得从上清宫跑下来。

    事情的经过有些离奇,平日里经常来这里游玩的高峻一次酒后头脑发热不知怎么想的,竟然对三个狐朋狗友说出了这么一个奇思妙想:“咱们去冤鬼滩转悠转悠吧!”

    一听这话,立刻便有一位人醉心没醉的同伴表示头痛得厉害,想早点回家睡觉,随即默默地离去了,而在酒精唆使下竟然同意了。

    于是这三位开始了看似平静却异常凶险的河床之旅,怨鬼滩,因不计其数的人命怨死而得名,更因夜里时常呜咽哀嚎而摄魄四方怂人胆。

    “之后发生了什么?”安然站在潮湿的蒲草丛里,深表忧虑的注视着脚上那双沾满了泥泞的兔毫白履,眉心微蹙的听着高峻的讲述,漠然的问。

    想起那天夜里的经历高峻便不寒而栗,但安然发问又不好不答,是以支支吾吾的道:“大伟被拖进了水里,我看着他沉入海底,我却无能为力!”

    “另一个呢?”安然饶有兴致的问道,高峻再一次叹息道:“李恒原本已经脱了险,但是谁也没料到回家后竟然因为惊吓过度,死在了自家的浴缸里!”

    安然笔挺的站在那里,双手背在后面,摇头苦叹道:“看来师父为了你也是满品的,你不要以为那一夜是上天眷顾!”

    安然向前走了几步,边走边不咸不淡的道:“上天才没工夫搭理你,据我所知在这里惹上好兄弟的人就没有活着回去的,你是个例外,但也是个倒霉蛋。最近洗澡的时候有没有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如果有的话就对了,盯紧你那位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修理你!”

    高峻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面色也变得惨白不已。

    一旁的龙韬散人见状得意的卖弄道:“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师父会帮助你的!”

    “你师父贵姓?”还没等高峻回答,安然早已一脸懵懂的望着龙韬。

    龙韬一时语噎。

    一行人走走停停来到江边,澄清的水中,水底楼群景色透过水面清晰的展现在了安然等人的眼中,大半夜的观赏果真不同凡响,水底的一切都仿佛活了一般,有些甚至能够看到影影绰绰的灯光。

    龙韬散人带着齐文正想要看个究竟,竟然跨过了安然的身边,龙韬更是悲催,还没来得一览水底景色,便险些一沉到底,安然瞅准时机,避过众人的视线,轻柔的在龙韬的臀部补了一脚。

    “哎呀”一声哀嚎,龙韬便一头扎进了水中,这位极品散人真是到水里都不消停,都快沉底了还是不忘责备一下背了黑锅的齐文正。

    大约十几秒过后,然纵身一跃,凭借着一块圆木将龙韬救了回来。

    两位跟来的伙计将一条宽大的毛毯披到了倒霉散人身上,扶到了安然身后,这一切高峻都看得真切,此时更是以狐疑的目光望着安然。

    “高兄长,说说吧!”安然终于发问了,刚刚那一脚并非他使坏,而是为了证明一件事,这里的水鬼们到底是不是滥杀无辜,如此一试,事情果真远非如此。

    高峻错愕了:“说,说什么?”

    “你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安然很笃定,也很随意,“最好如实告诉我,否则我伤心之余是不会像师父那样保障你性命的!”

    高峻倒吸了一口冷气,见安然发现了猫腻,只得从实招来:“我们三个,在那边的大桥底下绑架了一个深夜还在这里转悠的姑娘!当时没有任何邪恶想法,只是想拿他开开心!”

    安然恨不得上去抽这位兄台一把,这么晚了还敢在江沿上来回转悠,只要不是用屁股想问题都应该明白那是个什么物种。但安然没时间,有些东西一说就会应验,所以千万不要说。

    “事情就是这样,我也能为力了!”这就是高峻的心境,束手无策这个词在这里简直就是妥当贴切。

    老天似乎也很喜欢落井下石,在有人快玩完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多“志同道合”的所谓朋友怀揣着好客感帮你完成完蛋这一高难动作。

    安然静静地等候高峻说出更加缺德的事儿,祸不及家人,自己成了这个熊样,还连累家人一起玩完,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