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道士养成记 南瓜海带

第308章 :阴兵欲来

    “你姐姐身上的煞气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今夜子时将是最后一丝煞气出身!”眼见着就要守得云开见月明了,英叔的脸上却见不到一丝喜悦。

    事实也正是如此,越到这个时候,就越关键,吉凶难测。让安然感到不解的是既然已经只剩下最后一丝了,为何还要等到今夜消散。

    面对安然的疑问,英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液,饶有深意的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今夜是下元节,天寒地冻,阴气十足,之前经历的事情很可能会再循环一次!”

    英叔话音刚落,安然登时便明白了英叔所指。

    下元节,五阴日之一,三元节气中的最后一元,每年十月十五子时便是此节。与上中两节不同,下元除了给鬼过节,还有地仙游神。

    安然很清楚英叔所说的事情到底指的是什么,沉思片刻后,安然悠悠的问:“但不知我们该去何处?”

    “当然不能是我这里!”英叔带着安然等人走出院门,探手向着远处的一处山坳,道:“蝎子窟,据此十里,地势开阔,且有天然的十一穿插路口,是那些东西的必经之路!”

    英叔的意思很明确,正所谓尘归尘土归土,最后一丝煞气就应该去到属于它的地方,而这个地方的最好通路,就是那个玄学现象:“阴兵借道”。

    安然没有说什么,英叔摩挲着长长的指甲,话有深意的问:“怎么样,紧张吗?”

    安然淡然一笑:“那有什么好紧张的,经历过一次了,正好还有很多谜题没有解开!”

    “好,今夜贫道也定当倾情相助!”英叔停止了摩挲,悠悠的道:“不用谢我,我这里正好有一波厉鬼也要借机送出去。”

    安然点了点头,英叔抻了个拦腰,缓缓道:“去睡会儿吧,我吩咐死老太婆去准备着饭食,睡醒之后吃了,就要去面临那个鬼东西了!”

    ……

    这一觉几乎没有人睡得着,其中体现的最明显的二位便是安然和英叔。安然坦诚相待,英叔却隐瞒了一些内情,只不过无伤大雅,因为那是他的私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煎熬着每个人的内心,天黑了,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来到了义庄的饭堂,英叔口中的那个死老太婆倒是手脚麻利,虽然不见了踪影,却准备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肴。

    几人分开坐定,看着这些美食却有些食不甘味。

    月上枯树头,天空不免有些氤氲,玉盘在云层中挣扎着,一切都那么的熟悉。

    空旷的蝎子窟路口,只有三个身影,安然和英叔比肩而立,在他们身后的一辆小推车中,安宁正呈昏迷状躺在那里。

    阵阵晚风拂过,阴冷的气息席卷着整条路口,安然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亥时已到,英叔收拾了一下心情,缓缓的取出法器,将一团写满了符咒的麻绳在地上麻利的摆开了一道绳符。

    绳符接好后,英叔驾轻就熟的点燃一盏长明灯,捻好火苗摆放在符咒之间,又取出十几盏小铃紧罗密布在绳符边缘排列整齐。

    一切准备的差不多了,英叔取出两瓶载有红色液体的小瓶,将其中一只递给安然道:“这是黑狗血,待会儿等你姐姐的落座之后,将这些黑狗血散在法阵周围!黑狗血避煞效果很好,可以防止你姐姐四处乱跑。”

    “那我们应该做什么?”安然稍显疑惑的问,英叔长舒一口大气,自怀中再次取出两瓶小酒,淡笑道:“把这个喝了吧!”

    “安某很少饮酒!”

    安然正要拒绝,英叔叮嘱道:“这是乾安酒,喝了可以固魂,增长功力。我算过,这一次的阴兵鬼潮很猛,如果魂魄不牢很可能被倒吸进去,到那个时候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安然苦笑着饮下了符酒,此情此景,不禁感慨万千。

    “英叔,这次真是麻烦你了!”安然的话语间充满了歉意,英叔不以为然道:“这次不单单是为了帮你,我早前算过,今年流年不利,刚好有此一劫,我们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相互帮扶,这就是道友之间的友谊,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英叔的脾气秉性也是相当怪异,但不管怎么说,他身上特有的人格魅力也是相当吸引人。

    夜半,子时,一切相当寂静,让安然不禁想起了一个很后现代的形容词“暴风雨前的宁静”。

    子时一刻,远处的山口传来了阵阵风声,如怨如诉,相当诡谲。英叔与安然一起快步闪身来到了安宁所在法阵边沿。

    “道友,准备好了吗?”英叔破天荒的显露了仅有的一丝风趣,安然苦笑道:“我应该说时刻准备着吗?”

    二人相视而笑,但片刻之后,笑容戛然而止,阴兵借道来了,气势汹汹,远远便能够嗅到几丝邪气,送眼望去,山口的位置可谓是灯火辉煌,花花绿绿的旗帜,姹紫嫣红的打扮,连步调都相当独特,前阵上窜下跳,估计是仪仗队,在之后隐隐腾起一阵浓郁的鬼雾,鬼雾之中,开始恢复起整齐划一的黑色。

    黑的让人窒息,氛围相当诡谲,偶尔还能看到几只掉队的恶鬼被凶狠的鬼卒鞭挞。

    安然有些发懵,这和自己之前遇到的鬼潮有些不同,仿佛除了阴司鬼卒之外,还有其它的什么东西掺杂在队伍之中。

    “你上次遇到的应该是鬼王娶亲,而这一次,如果肖某所料不错,应该是阎王西巡!”英叔极为平静的说完,安然脚都快绿了,虽说自己和牛头打过交道,但他的顶头上司自己还真是头一遭遇到。

    安然充分体现了好奇宝宝的优良传统:“这是哪殿阎王?”

    “专管十八层地域的地藏殿真君!”英叔似乎什么都了解,安然诧异的看向他,英叔耸耸肩道:“贫道和他身边的李判官很熟!”

    安然了解了,二人继续向着那个方向观望,阴风如浪潮般刮过,阴兵队伍绵延不断,估算一下足有数里,这还不算什么,在阴兵鬼潮上方的空中,还不时盘旋着形象与翼龙相近的怪鸟,鸟身端坐的那些仁兄安然倒是相当熟悉,阎王殿里几乎都能看到的,头上凹凸不平,手持钢叉的夜叉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