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帝国玩具(帝国重器) 周硕

第二百九十章 策略

    李普成的神色匆匆,绝大多数时候他仍然保持谦和有礼的举止,虽然心头焦急,但对这间日本酒店里哪怕是清洁工都表现出足够的尊敬。

    然而当他进入会议室的那一片刻,脸上的任何恭敬突然都消失一空。

    “阿西吧!”

    李普成将手上的皮箱干脆的甩给立在门口的李俊仁,将这个工作还没有一个月的年轻人,差点没有砸个跟头。

    他伸手松了松衬衫领口的领带,然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焦急的敲着桌子喊道。

    “阿西吧!你们这群混蛋,没看到老子都快累死了吗?茶呢?快给我上茶,你们就是这么尊重前辈的?”

    会议室里,几个原本在繁忙的翻找资料的工作人员闻言,纷纷停下手上的工作,手忙脚乱的给他倒茶扇风,将李普成伺候的舒舒服服。

    “各组汇报进度,快点,资料整理的怎么样了?”

    一个带着眼镜,看起来大概五十多岁的老头连忙低头哈腰的赶过来,将手上的资料摆在李普成的面前,恭敬的说道。

    “是的组长,关于这次订货会的情报整理工作,目前所有的资料都在这里了。”

    “林米佑你先说说,报告我等会儿再看。”李普成满脸不耐。

    “是。”

    今年已经五十多岁的林米佑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人了,教育程度显然没有朴正熙时代的年轻人高。虽然是现代重工建厂伊始的老人,可职位却始终升不上去,在工作上基本没有什么地位可言。

    可他在工作中认真负责。对业务方面驾轻就熟。从来任劳任怨、不会过多抱怨。组里真正需要落到实处的工作往往都是他着手的。

    “这次东京船舶订货会我们目前拿到的资料显示,意向性订单总量在四百五十万吨以上、五百万吨以下。按照去年我国在世界造船业的份额预估,韩国船企的订单份额应该在八十到一百万吨之间,具体到我现代重工的份额,应该在三十到四十万吨之间是比较合理的。”

    “那就以四十万吨的份额为目标好了,接下来要与大宇、三星、韩进和汉拿四家谈判,有什么策略吗?”

    “准备好了,通过与政府融资部门的联系。金主任会支持我们的这个份额划分……”

    林米佑正说着话,突然会议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有些急促的敲响了。门口新入职的大学生李俊仁连忙把门打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连忙跑了进来。

    来人见到李普成立刻深深鞠了一躬,头还没抬起了就说起了话:“组长,刚刚拿到消息,我们在成田机场的人又发现了一支队伍,很可能也是来参加订货会的。他们有两百多人,专门乘坐了一架包机……”

    “包机?”李普成皱起眉头,两百多人的队伍并且还专门包了一架飞机,这是哪家企业这么财大气粗?

    “调查清楚是哪家企业了吗?是订货方还是建造商?”

    “是。我们已经打听清楚了。来的是中国大港船重公司和新科重工的人,他们应该是建造商。”

    “中国人!”李普成松了口气。笑了起来:“中国人就不用担心了,还是要盯紧了日本人和欧洲人吧。”

    “可是他们来的人不少,还专门包了一架飞机……”

    李普成不耐烦的训斥道:“阿西吧!中国人在国际造船业根本没有存在感,他们对我们韩国造船业没有威胁,这点常识你都不清楚吗?还不赶快给我去机场盯着,看看有没有新的订货方到来!”

    “是,我知道了!”

    报信的人慌慌张张的又鞠了一躬,然后转身就跑出了会议室。

    这人跑出去没有多久,会议室的大门就又打开了。一个穿着得体黑西装,扎着红色领带、带着金丝圆框眼镜的年轻人从外面不经敲门就推开了大门,然后恭敬的做出请的手势。

    一名四十多岁,梳着大背头的富态男人从容的走进了会议室。见到他的到来,不论是李普成还是会议室里其他正在工作的人,连忙纷纷起立,齐齐一鞠躬到底,动作有力到位的齐声喊道:“经理好!”

    李在勇连眼神都没有向着人群里斜上一眼,当仁不让的坐在了主位上,双手扶桌,鼻孔出气的“嗯”了一声。

    众人如蒙大赦,这才直起腰来,大气不敢出的恭然谨立在原地。

    “李普成!”

    “经理,这是我亲自做出的情报汇总和谈判策略。”

    李普成拿起手边的汇报文件,双手送到李在勇的面前。

    李在勇接过来随意的翻看了两眼,扔到旁边,点头道:“船融处的金主任会支持我们的策略吗?”

    “是的,我亲自确认过了,金主任会同意我们的配额划分,限制我们韩国船企内部的竞争力度。”

    “那就按照这份策略来做吧。”李在勇满意的点了点头。

    “另外还有一件事要向李经理汇报,我们的人在成田机场发现了中国造船企业的队伍,怀疑这次订货会会有中国人参与……”

    “中国船企?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这种事情不需要担心。主要还是盯住订货方,我们的敌人主要是日本人。”

    “是,我知道了。”

    “不过,嗯”李在勇沉吟一番,想了想补充道:“你们的工作态度很好,只是要注意工作方法。中国人,找人查查他们的动向,看他们有什么行动。”

    “是,经理果然高瞻远瞩,我这就下去安排。”

    “那个李俊仁,对,就是你!”李普成抬头。正看到站在大门口负责开门的大学生李俊仁。点头指向他说道:“你现在就去。调查一下中国人的动向!”

    “我?”李俊仁有些惊讶的指着自己,兴奋的连忙立正道:“是,我这就去!”

    ……

    “我们这次的主要对手是韩国人,日本人在造船业的好日子已经过去了,尤其这次日元升值,更会对日本造船企业形成巨大的冲击。”

    “所以我们的策略,应该是联合日本人,共同打造‘韩国威胁论’来压制韩国人在国际造船业的崛起。”

    胡文海将手上的策划书。一式两份交给自己身边坐着的人。

    足足十二辆丰田加长考斯特排成蔚为壮观的车队,飞驰在成田机场通往东京的高速公路上。好在日本高速路建设的质量相当不错,丰田考斯特也是相当优秀的公务车,坐在车里竟然几乎感觉不到什么摇晃,看书写字都不成问题。

    首辆考斯特最后的通排座位上,胡文海安静的等待着身边的人看完了他手上的策划书,然后接着说道:“这次我们日本之行,将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东京行动,主要以船舶集中订货会为主,争取拿到一部分国际造船订单。另一部分则以长崎为主。我已经联系了三菱重工,他们会安排我们的技术人员。参观三菱在长崎的造船厂。”

    “三菱会这么好说话?”孙厂长一脸惊愕,有些难以置信。

    大港造船厂是较早参与国际造船业的企业,早在1980年就承建了中国第一艘出口的万吨散货轮,是中国第一艘完全按照劳氏船级社标准建造的出口货轮。

    应该说大港造船厂在国内造船企业当中,还是比较有活力和心气的,否则孙厂长也不会这么主动求变,主动走出国门。

    要知道就算大港造船厂面临经营问题,也完全是可以把问题推给上级、推给政府的。向上面要业务、要政策,向政府要贷款、甩包袱,反正一个大港船重上万名职工,根本没人敢承担让它显然不良经营的责任,肯定会有国家兜底。

    作为这样一家企业的负责人,孙厂长明明可以躺着把问题给拖下去,却偏偏拉下脸皮来求着胡文海取经,更想到要开拓国际市场,这一点确实让人敬佩。

    而作为一名有开拓精神的企业负责人,孙厂长当然会对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造船企业三菱重工有所接触。

    然而可惜的是,三菱重工对大港船重此前递出的橄榄枝根本不屑一顾。想也知道,大港造船厂在中国国内或许算一号,可放到国际上,谁又知道你是哪个小透明?中国造船业在国际上,根本没有什么存在感好么。

    也正是如此,孙厂长对胡文海如何能勾搭上三菱重工,实在是有些好奇。

    “嗯,孙厂长别看日本造船业如今好像天下第一,他们的日子其实也不太好过的。”

    胡文海呵呵冷笑:“日本造船厂1973年产量1750万吨,可到1980年连500万吨都没有,整个产业损失了70%以上。你想,这70%的产能淘汰之后,会产生多么大的资本折旧压力?”

    孙厂长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摇头道:“1250万吨以上的闲置产能?天啊!”

    刚刚开眼看世界的中国人,对国际市场缺乏了解的程度非常严重。当然,这不是说他们不想了解世界,而是纯粹没有这个能力,或者是没有这个渠道。

    像这种行业宏观资料,也不是说你随便就能拿到的。或者要在政府相关部门有关系,要么就是花钱请商业调查公司,最差也要精通外文并且严密关注国外行业期刊。

    孙厂长在国内算是业内专家了,可对国际造船业市场仍然是两眼一抹黑。唯一接触过的“外商”,还是自己找上门来的香江船业巨头包氏兄弟。和真正的“外国人”打交道,根本就毫无概念,可以说是连门朝哪开都不知道。

    听闻日本竟然有1250万吨造船产能闲置,这怎么能让他不惊讶?单是闲置造船产能,都已经比这个年代国内整个造船业产能多出五倍以上了国内甚至刚刚具备建造远洋万吨散货轮的水平啊!

    “没错。”胡文海肯定的点头,从容道:“这些产能一部分是国际海运市场萎缩减少的,另一部分就是由于韩国造船业崛起抢走了日本订单。”

    “日本造船业占有国际市场份额最高的时候。是1976年达到了国际市场份额的56%。而韩国造船产业的国际份额。去年是17.4%。今年以来。日本造船业订单更是面临断崖式损失,很可能在国际市场上退守40%以下。”

    胡文海摊手,呵呵笑道:“由此可见,韩国造船业基本是踩着日本人起来的。而随着早前广场协定的签署,目前市场上日币已经增值超过了5%,由此带动了国际上大量的热钱进入日本。未来、不,应该说目前的日本已经一脚踩进通货膨胀和金融繁荣的门槛里了。这对日本经济活力是利好,可对造船这种人力和资本密集型产业却是严重的利空。”

    “哎。这消息好是好!”孙厂长看着手上的资料,急的直挠头:“可就算日本有这么多的闲置产能,我们想引进都还是没有钱啊!”

    “呵呵,三菱重工可不是咱们国内企业,阶级兄弟可以无偿给你转让技术的。”胡文海点头:“三菱嘛,无利不起早,没钱能让你们去参观造船厂?”

    孙厂长愕然,看向胡文海:“这么说,胡总……”

    “嗯,我已经准备好了三亿美元的资金。准备就是用于在日本引进他们目前闲置的造船设备和技术。这次请孙厂长帮我召集渤海省的造船业专家,就是希望能够吃透日本人的整个造船体系。完整的在中国复制、引进他们的全套先进技术,争取引进之后就达到不再依靠日本人,能够自我增殖的目的。”

    “如果孙厂长愿意与新科重工进行全面合作,我可以将一部分设备和技术租借给大港船重。”

    胡文海说的信誓旦旦。

    孙厂长则目瞪口呆。

    那可是三亿美元,哪怕只是一部分,也已经让人垂涎欲滴。

    “不知道胡总所说的全面合作,是指的什么意思?”他小心翼翼的询问。

    “我们两家合作,在这次的船舶集中订货会上联合竞标。拿下的标的,由大港船重和新科重工共同建造完成。具体来说,大港船重负责建造一部分分段,而新科重工负责建造总段和总段对接。大港造船厂,必须进行全面改造,进而符合新科重工的技术体系。当然,改造的技术和人员,可以由新科重工提供。”

    孙厂长低头沉思,这所谓的改造技术和人员,应该就是胡文海所说的能够租借给大港造船厂的设备和技术了。这样看来,不答应他的要求,大港船重就无法获得新科重工的支持。

    总段造船法的技术他当然也有所耳闻,不论是新科重工的郑磊,还是大港海运学院的刘教授,都把这项技术夸到了天上。

    而从已经交货的那艘船来看,总段造船法对造船工期的缩短效果相当显著,然而对船厂的管理和生产都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

    大港造船厂能否实现这些要求,在孙厂长看来,真是有些困难重重。起码一点,新科重工是私企,不论是惩罚还是奖励都是管理者一言而决。但大港造船厂要是提出这么高的要求,底下的工人能不能毫无怨言的完成?

    “胡总的意思我明白了,不过这件事关系重大,能不能请你给我一些时间,我需要思考一下,也要和厂里其他管理层进行沟通。”

    胡文海无所谓的点头答应:“没问题,我们这次要在日本停留至少两个月的时间,孙厂长大可想个清楚。”

    ……

    “快,跟上他们!”李俊仁,拍着司机的座椅,焦急的指着刚从高速路上下来的一支丰田考斯特车队。

    出租车司机闻言连忙挂上档,然后一脚油门,不紧不慢的吊在了车队的尾部。

    然而刚一进入市区,这支车队没走多远,突然就分开驶向了两个方向。李俊仁想了想,认为这应该是中国人为了节省经费,将住宿地安排在了两个地方,决定跟上前面那个比较小的车队。

    歪打正着。他竟然跟的就是胡文海和孙厂长留下的东京竞标队伍。车队一直开进东京市内。在江东区的一家酒店门前停了下来。

    李俊仁交了出租车费。慌忙的从车上跳了下来,在不远处张头张脑的向着考斯特车队的方向张望。

    原本十多辆的考斯特车队,从半路分出去了八辆车,最后只剩下了三辆抵达了江东区潮见酒店。而其余八辆车则直接驶往上野车站,搭上南下的新干线,在与三菱重工的人接头之后,直接做新干线纵穿大半个日本国土,前往长崎的三菱造船厂。

    潮见酒店是一家经济型酒店。九层楼的高度能提供两百多个房间。胡文海为了安排这次竞标的随团人员,干脆包下了这栋酒店的其中两层,作为竞标队伍在东京的暂时落脚。

    这次的订货会场地由东京的佐野造船所提供,距离潮见地区倒是不远,走路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就能到达。实际上韩国人就住在不远处的木场酒店,两家的距离并不算太远,甚至拿个望远镜就可以互相看到对方的床上。不过韩国人的木场酒店是著名的商务酒店,环境当然比经济型的潮见酒店好上太多,这让偷偷摸摸跟在后面的李俊仁有些撇嘴。

    他抬眼看过去,只见潮间酒店里见到车队停在门口。很快就有人从里面跑了出来。只是看身材,显然这人不太像是一个日本人个子太高、身体太壮。长得太帅。

    长得颇似万梓良的方剑阁,从哪个角度看都一点也不像个日本人。这可不是在贬损,人家万梓良年轻的时候可也是帅过的!

    胡文海见到方剑阁,顿时笑了起来。这段时间看来,方剑阁应该说是完美的完成了他交给的任务。不仅从美国贷到了三亿美元的款项,而且顺利的在日本找到了合作银行,提供资金杠杆进入汇市,这一系列的操作可不是那么简单。

    “胡总辛苦了,酒店方面已经全部安排好了,请大家先行休息吧。”

    方剑阁招呼着,让刚从车上下来,还找不到北的竞标团人员回过了神来,纷纷排好队向着酒店里走了进去。

    这边胡文海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这才腾出手来,和方剑阁握手笑道:“还好有你,否则到日本不知道有多少麻烦事儿。”

    “胡总太客气了,这点事情不算什么。”方剑阁咧嘴笑了起来,显然对自己能够取得胡文海的认可非常高兴。

    他在美国、日本这么转了一圈,越发的感觉到了胡文海背后所隐藏的能量有多么的可怕。掌握ibm公司1%股份的大股东,股份抵押贷款运作出的三亿美元在“名义上”竟然是一个中国人私人所有,在方剑阁看来,说胡文海是中国隐形首富恐怕是一点不为过。

    本以为这三亿美元就已经足够让人大开眼界。可他到了日本,更是由索尼的下一任社长重点候选人出井伸之亲自出面,带他联系了三井银行,最后竟然出人意料的提供了二十倍的汇市期货杠杆,这里面牵涉到的背景那就更是让人连想都不敢深想。

    这样一张巨大的利益网络,背后的水要有多深啊!能够调动这么多的海外关系,要涉及到多么高的上层资源?

    嘛,打死方剑阁恐怕都想不到,这些关系背后其实站着的只有胡文海一个人而已。

    不过胡文海可不会主动掀开这层迷雾,最好是方剑阁做事胆战心惊。毕竟未来恐怕要有十数亿美元的巨额资金在他的运作之下,虽然有专业的银行机构监管,可难保他不会有脑筋短路的时候。为了对自己负责、对他负责,还是请他继续误会下去吧。

    “哦,对了。”方剑阁连忙挥手,在酒店大堂里招呼过来一个年轻的女人。

    “这是我在日本留学生里找的帮手,陈发。”方剑阁正色介绍道:“陈小姐,这位就是新科公司的董事长,胡文海胡总了。”

    胡文海上下打量了一番,这陈发长得倒是颇为漂亮。一头短发显得英姿飒爽,笑起来有种迷人的魅力,有点“顶配贾玲”的感觉。

    “胡总您好,欢迎来到日本。”陈发爽朗的笑着伸出了手。(未完待续。)

    ps:啊,罪孽深重啊!我争取今天再更一章,一定把欠账补上!不补我吃、吃点啥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