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帝国玩具(帝国重器) 周硕

第八百七十二章 HT-7

    过年之前,胡文海总算抓紧时间去了一次大港。

    这次去大港可不是为了玩的,虽然他也顺路去香炉礁码头上“瞅”了两眼,不过那真的不是这次行程的主要目的。

    从1991年苏东坡以来苏联解体的影响是如此之深远,以至于时间过去了足足三年多,很多事情才刚刚开始崭露头角。

    就比如说HT-7。

    苏联库尔恰托夫研究所向中国赠送的T-7装置,经过三年多的增建和调试,终于实现了第一次的两秒放电。当这个消息传来,根本不仅是胡文海,可以说整个聚变研究的学术圈子,都大为震动。

    苏联建造的T-7托卡马克装置是七十年代的旧货,二十年来实现的最好成绩也仅仅只是一秒的放电时间。究其根本原因,其实大概就是没钱闹的。

    大港的电浆体研发中心可不仅仅只是库尔恰托夫研究所这一支人马,卡托姆采夫带着T-7的原班人班诚然是主力军,但这些苏联最顶级的核聚变专家们也从来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T-7装置并不是追求稳态聚变目的的实验设备,而是为稳态聚变进行技术积累的前期技术研发装置,关注的重点在于高能粒子约束、电浆体加热和第一壁问题的处理方面。

    也就是说T-7装置只要能把聚变材料加热到电浆体,然后能在第一壁烧坏之前把电放出来,这就算是成功了。至于说如何稳定的重複实现这一过程,T-7装置暂时不予考虑。

    而这个放电过程,在库尔恰托夫研究所时代,最好的成绩就是一秒。

    而当卡托姆采夫带着库尔恰托夫研究所的原班人马和T-7装置抵达大港,HT-7的改、增、扩建项目就立刻启动了。而且并不是以重複T-7参数为目的,而是直接奔着下一代T-7性能去的。

    万元熙院士从一开始,在时间表里就已经準备好了HT-7装置的各项技术达标节点。

    HT-7装置的近期任务,就是在建成同时实现三秒放电。五年时间,实现高参数的十秒放电。在21世纪之前,完成下一代HT-7U装置的建造,实现三十秒放电的目标。

    远期任务就不说了,单说HT-7装置的改造,需要涉及的技术领域就已经不是库尔恰托夫研究所能解决的了。

    想要让T-7装置实现超过一秒时间的放电,就必须对整个电源系统进行重新构建。

    T-7装置的高压大电流设备因为研发时间过早,所以竟然没有成熟系统可供使用,而全部都是由当时的科学家们手工製作。如果说要比匠人精神,那这些科学家可真是超硬核匠人了。

    但这也就是说,这些设备基本没有办法换购、没有办法升级,也没有办法改造。

    想要突破这套系统的限制,只有全部重新开发。

    而这套电源系统想要升级,放眼全世界有这个能力的国家都凤毛麟角。HT-7装置需要120MW的可控电源系统,只有超临界发电机组才会配置。而中国第一套超临界机组原本是1992年引进,而当下这个情况,却是在海湾战争后中国的“消气之旅”中,花着石油金融赚来的钱,直接将美国的超临界机组引进了四套。

    在1991年以后,是中铁建投拨款专门从美国又引进了一套,用于给HT-7装置做配套。

    只这一套电源系统,就已经比T-7装置的身价贵的不知哪里去了。

    除此之外,HT-7的电源系统还必须升级它的变压器、电浆体击穿开关;交流和直流保护开关,偏磁电源和水平场电源的强度,电源和超导系统的水冷散热设备,以及对整个电源系统的控制系统进行重写。

    这里每一个项目,都在电浆体研发中心电源所设置了一个实验室。

    而在电源所之外,还有RF天线所、LHCD天线所,这是研究加热系统的。离子分布所,这是研究离子约束理论的。材料所,这是研究超导和第一壁材料的。计算所,这是数据採集和处理的……

    研究超导的实验室,据说还有一对双胞胎姐妹研究员,不知道能不能带来一些好运气。

    可惜人家早就已经名花有主,真是能气死啥也不敢干、啥也不敢想的胡文海了。

    围绕着HT-7装置,电浆体研发中心在七贤岭附近形成了一个研发集群。

    从电源、天线、发射机、反馈系统和水冷限制器各种诊断测量设备和资料库以及计算集群,HT-7装置对T-7装置从上到下换了个遍。

    单是用90年代技术对T-7装置进行升级,就足够将它的放电时间大大增强了。

    也就在1994年的末尾,当国际上金融风暴愈演愈烈的背景下,HT-7装置迎来了它建成后的首次放电实验。

    也就是在这一次实验当中,HT-7装置实现了自己两秒放电时间的突破。

    在1991年,欧洲联合环JET就实现了历史上第一次氘氚可控聚变。受控聚变持续了两秒,实现了输入能量和输出能量0.12的比值,也就是输入了140MW输出了17MW的能量。

    而在此之后,日本又进行了多次氘氚实验,将这个比值提高到了1以上。

    不才HT-07,Q值(能量输入和输出的比值)是1.12。

    也就是说,在HT-7装置上,中国已经是欧洲和日本并驾齐驱的种子选手了。

    这么大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不引起学界震动,又怎么可能不让胡文海惊喜若狂?

    HT-7这个进度,比历史上至少提前了三年。未来随着这个优势不断扩大,EAST的进度更不知道会提前到什么程度。

    作为电浆体研发中心的资方,胡文海带着一飞机的大红包,降落在了周水子机场。

    “真的是建成就实现了两秒的成绩?你们没搞错吧?!”

    虽然对万元熙院士的人品有着足够的信心,胡文海仍然有些好像做梦一般。

    虽然距离实现核聚变还需要五十年,但不管怎么说,中国的超托卡马克技术总算是迈出了成功的一步。

    “是两秒,而且我们的设备还有很大的潜力。”

    万元熙当面拍着胸脯打了包票,胡文海的心也就放到了肚子里。这么大、这么複杂的项目,只要不是总负责人出了问题,下面是出不了“小保方晴子”的。

    何况在核试验上搞学术造假图什么?觉得屁股下面的炸弹不够大吗?

    “卡托姆采夫院士和他的团队贡献很大,很多改造的思路和方案都是他们之前已经做好的。”

    听到万元熙的话语,卡托姆采夫竟然操着还不熟练的汉语谦虚了起来。

    “如果没有中国的同志,这些设想也只是空中楼阁。”

    胡文海对卡托姆采夫竟然连成语都会说一点也不惊讶,真的,一位院士想学个什么外语,根本不是什么难事。毕竟有的人七十五岁了,用七八个周末就学会了西班牙语,还跟卡斯特罗谈笑风生,这可上哪说理去呢?

    “总之大家都辛苦了,HT-7接下来的实验还希望你们能够再接再厉。”

    胡文海自问还算个好老闆,不能只谈情怀不谈钱。大手一挥,一份份红包就送了上来。

    “万院士,我在这里提前给您拜年了!一点心意,希望你们未来能够捷报频传。”

    “哎,胡总客气,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万元熙不至于有钱不拿,再说他不拿下面的人业就没法拿了,这笔钱他是非拿不可。

    薄薄的信封里包着一张小小的卡片,让他心里都有些期待了起来。谁规定科学家就一定得安于清贫了?正相反,他们才是真正当之无愧应该先富起来的人。

    “卡托姆采夫院士,这是一栋罗马尼亚海边疗养院的别墅钥匙,欢迎您去度假。”

    罗马尼亚的房子已经跌的比砖头还便宜了,但对于从苏联时代过来的卡托姆采夫来说这份礼物却实在是太骚到了他的痒处。

    至于安全问题倒也不用担心,乌克兰KGB大姐姐早就继承了齐奥塞斯库家族在罗马尼亚的内务部实力,妥妥的暗影女王。

    胡文海亲手为聚变项目的主要首席科学家颁了奖金,下面的小牛和科研狗们也不会落下。

    拿到手的奖金,至少能让这些人过一个肥年。

    不是春节这七天肥,而是接下来一年都肥。

    胡文海在大港忙了两天,具体的问题他不懂也不会处理,纯粹就是来鼓舞人心的。但人心就是这么奇妙,随着他的到来,本来因为阶段性目标达成而有所懈怠的研发团队们,又迅速的振奋了起来。

    人的名、树的影,不能不说,有时候领导视察真的管用。当然,绝大多数人光刷脸是没用的,刷脸的同时请顺便把卡也刷一下才行。

    电浆体研发中心散出去这一圈慷慨的奖金,对于胡文海来说却是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实在是相当划算的事情。

    不过就在当完了散财童子,胡文海登上返回绣城的飞机之后,他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半导体仪器仪錶这一块,与其费尽心思去从德仪、摩托罗拉手里扣出一点来,何不如像聚变项目一样组建研发团队,自力更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