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高魔地球 比那茗居团子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这才是专业的

    剧烈的刺痛就像针扎一样,扎着托比的脑袋,扎着他的全身……这让他从浑浑噩噩之中难得的清醒过来。

    然后随着他睁开眼睛,看到南茜一脚踏在自己身上的姿势,这种痛苦就变得更加强烈和真实了。

    但同样,他也算是彻底清醒了过来。

    强忍着下面传来的疼痛,看着还在用力碾着的南茜,托比再次哀求道。

    “南茜,南茜我知道错了……”

    “你明白的,我只是,我只是太喜欢你了。”

    这句话似乎格外激怒了南茜,她用力碾着脚下那坨烂肉,单腿呈现弓形,身体微微前驱的来到托比脸前,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这个人渣不配……”

    但还没等南茜说完,下个瞬间,原本还一脸痛苦的托比就突然脸色一变,满脸的痛苦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混合着扭曲与狰狞的恶毒笑容。

    然后他用仿佛诅咒一般的声音咆哮着低吼道。

    “你这个小**!成为我的性……”

    “轰!”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一股巨大的力量就再次传来,然后紧随而至的,便是之前的那种熟悉感。

    “轰轰轰!”

    巨大的冲击力瞬间将托比从地面掀起来,但这一次的冲击与之前不同,它并不仅仅只是一次单纯的冲击,更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将托比整个人从地面上捏起,然后狠狠的甩到右侧那一排大木箱子上。

    而还没等他从这一连串的打击中反应过来,这只无形的手就再次拽着他,带着轰然的力量将其甩到了左侧的那一排塑料箱子上。

    “哗-”

    “啊!!”

    几乎在眨眼间,周围就像是被风暴肆虐过了一样,原本整整齐齐摆放在仓库内的箱子们也因为这一连串的打击而被托比撞得七零八落,如同地震般崩塌下来,散落一地。

    而混杂在其中的尖叫不是托比的,是那两个女人的。

    因为南茜将托比当做布娃娃一样到处乱甩的时候可没有避着她们,散落下来的箱子就如洪流般倾斜到她们身边……轰然而下。

    多亏了两人反应比较快,并且也没有倒霉到直接被从高处滚落的箱子砸个正着,这才避免了被头破血流或者当场重伤的结局。

    但即便如此,她们也是狼狈不堪到处乱窜……尖叫声不断。

    “咳!咳咳!”

    托比不断咳出鲜血。

    最初的那一波冲击还没有什么,不仅托比没有反应过来,恐怕他的身体都没有冲这么强烈的冲击中做出反应。

    但下个瞬间,随着初次的冲击结束,他还被人拎着,仿佛破布娃娃一样到处乱甩将四周撞得七零八落……来自五脏六腑的伤势便立刻让他再次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然后鲜血就像是止不住了一样,开始大口大口的被他喷出。

    毕竟利托在很短的时间内连续受创两次,脆弱的内脏甚至还没有恢复过来,就再次遭到了致命的撞击……还是接连不断的。

    这让托比整个人都变得奄奄一息,就像是下一刻就会随时都会死亡一样。

    即便魔法生物的生命力都很顽强,也很难有什么生物能够承受这种攻击,更何况狐火也并不是以这方面而见长的……它本身就没强到哪去。

    “咳!”

    托比早已经没有了哀求的力气,他甚至连痛苦的呻吟都挤不出来了,只能吃力的咳出大口鲜血……的确让人很担心他会不会下一刻就死掉。

    好在这个时候南茜似乎也玩够了,她将被抓在半空中的托比重新扔到地上,然后发出一声冷笑。

    “很奇怪,还是很疑惑。”

    “你可能忘记了。”

    “我说过,我拥有一定的读心能力。”

    “……是的,是我的错,凭借你的智商,根本不可能记得我说过什么对吧。”

    南茜毫不留情的嘲讽道,丝毫没有因为托比那快要死去的模样而感到心软。

    “赫-”

    “赫——”

    托比喘着粗气,喉咙里发出赫赫的声音,就像是一架老旧和被磨损严重的风箱。

    他的喉咙里都是鲜血,甚至两个眼睛的下方也缓缓流出鲜血……他的眼睛似乎已经睁不开了,配合着浑身的瘫软,看上去的确非常凄惨。

    但南茜心理却没有任何同情。

    因为他虽然看着凄惨,只是他之前想要做的那些事情,可就一点让人同情不起来了。

    狐火具有魅惑的能力,尤其是针对女性,除此之外,它实在是算不上什么特殊的魔法生物。

    作为一种在日本民间被称作妖怪的东西,狐火的本体就像是一只大号的狐狸,看上去并不怎么漂亮,也不狰狞,尖锐的獠牙有些可怕,是一个实打实的野兽。

    狐火身上有些腐烂的味道,除了尾巴尖和前肢肩膀处有三簇火苗外,就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特异的地方。

    所以它释放魔法的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眼睛。

    此前在南茜靠近托比的瞬间,他突然撕下哀求的伪装,露出疯狂的神情,用仿佛诅咒般的语气去呵斥南茜……那可不仅仅只是一段咒骂而已,而是一种真正类似诅咒的存在。

    他在用最后一点属于狐火的力量凝聚在双眼中,试图通过双眼的传递,去扭曲南茜的意志。

    有些像是一种深度的,快速的催眠。

    而他准备将南茜的意志扭曲成什么样子,那自然就更不用说了。

    还好,南茜的小妖精血脉具有一定的读心能力,虽然时灵时不灵,并且还只是读取短暂的浅层心灵,但在刚才那种极致危险的情况下,她还是毋庸置疑的提前察觉到了托比想要做什么。

    所以她才如此愤怒。

    虽然她有大脑封闭术在保护自己,并且本身小妖精就是一种十分具有所谓灵光的魔法生物,很难会被这样扭曲意志的心灵魔法所影响……但想必没有一个女人在碰到这样的事情时不会生气。

    “赫-赫-”

    托比的声音愈加的虚弱。

    他无力的哼哼着。

    “请……放过我……”

    硬气,硬气有什么用。

    作为一个识时务的小混混,托比从来不乱放狠话,对于他来说,服软能够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很可惜,这一套对于南茜来说并没有用。

    “瞧,我早就说过了。”

    南茜再次来到托比的面前,低下头,盯着他那双流淌着鲜血,已经睁不开的眼睛。

    “你会去的。”

    “而且是必须去。”

    伴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南茜根本就不管托比的痛呼和哀求,充耳不闻的伸出她的透明魔杖,然后死死的顶在托比的肩膀上。

    那里有一块黑色的图案……正是起源会议的标志。

    这个图案并非是人为的手动加上去的,而是自动载入的,是的,自动载入。

    当起源会议的绝大部分成员同意并接纳新人入会,并且在眠龙等几个主要成员也点头同意之后,那个人便会被正式接纳入起源会议。

    而在这个时候,属于起源会议的标记,便会自动从那个人的身上浮现出来。

    就像某学校中某个教师职位从来没有人能够连续任职两年一样,只要被成功接纳加入起源会议,属于会议的标志便会被这种如同无害的小诅咒般的魔法,自动生成在目标身上。

    很一种有趣的小魔法,不是么。

    但此时看来却好像并没有那么方便,就像现在,要把托比作为炮灰的话,起码要将这个独特的标记个毁掉,这样才能不引起怀疑,或者真的暴露身份什么的。

    “啊!!”

    托比再次发出惨叫。

    南茜的魔杖前端爆发出灼热的温度,就像是一块烧红的烙铁似的,它死死的顶在托比的肩膀上……很快就爆发出滋滋声和白色的熏烟,甚至还伴随着一股烤肉被烧焦的味道。

    自然,黑色的图案也变得模糊一片,犹如一块焦黑的印记。

    但南茜却仍然还是不满意。

    “还不够彻底。”她自顾自的叹息着。

    仅仅只是烧焦可没有用,不仅魔法能够复原,科技也有很多手段能够做到,所以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彻底拔除。

    “啊!!”

    随着南茜的念头一动,下方的托比就再次发出失声的痛呼,因为南茜的魔杖似乎重新化作了一柄利剑,正在毫不客气的将他肩膀上那块焦黑的皮肉剜下来。

    这种痛苦一点也不比之前的冲击或者其他的什么来的差,甚至更加强烈。

    而且见鬼的……既然要剜下来,那么一开始还烫什么。

    这自然是南茜故意的。

    因为南茜仅仅只是剜了一半,托比就已经疼得忍不住开始不断倒抽冷气了。

    但比来自身体上的痛苦更加令托比绝望的,则是他心中的恐惧……南茜这样做本身所蕴含的意义。

    “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活着!!”

    托比发出嘶哑的怒吼,声音中流露着绝望。

    他很清楚南茜此时在做什么。

    毁尸灭迹,或者说毁尸灭迹的前一步,抹除一切可能暴露尸体秘密的线索。

    他在监狱中见过这样的情况,经常会有倒霉蛋被抹掉身上的纹身,然后强行就被带走什么的。

    显而易见,应该是有人出了大价钱,准备救出另外一个和他身高体积都很相像的人。

    这就需要一个替死鬼。

    而那个人,就是那个倒霉蛋。

    当然,这样的人一般都是那种蹲在监狱里面一辈子都出不来的,并且也没人探望甚至监狱里人缘也不好的孤家寡人。

    否则一旦事情被暴露出去,监狱长也难逃咎责。

    托比这样小混混还不够格……毕竟他蹲监狱最久的一次,也不过是在监狱中待满了三个月而已。

    他原以为自己不会得到这样的待遇,永远也不会,但没想到……

    “你这个骗子!”

    “你们一开始就在骗我!!”

    托比有些无力而癫狂的嘶吼道。

    此时他肩膀处的那块皮肉已经被彻底剜了下来,鲜血涌现出来……即便魔法生物的生命力顽强,在经历这一系列的折腾之后,托比也变得脸色彻底的苍白起来。

    并且不知道是生死之间有大智慧还是什么的,他竟然在此刻难得的想明白了这一切的前因后果。

    是的,南茜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他,或者说,眠龙一开始找到他的时候,恐怕就彻头彻尾的将他视作了一个炮灰。

    而他竟然没有意识得到。

    直至现在南茜所做的这一切,他才醒悟过来。

    不过这个时候,南茜已经清理干净了魔杖上的血迹,然后平静的取出来了一管没有什么颜色的药剂。

    “该吃药了。”

    南茜很果断,根本没什么废话,只是冷淡的说了一句,便将药剂的针管轻轻扎进了托比的静脉中。

    “不……不!”

    托比很想挣扎出去,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只能徒劳的看着这一管药剂被注射进了自己的血液中。

    这是什么毒药么……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

    利托很想嘶吼,或者咒骂,但是在下个瞬间,还没等他说出任何恶毒的话语,他就骤然感觉到……一股股的热流从他的身体各个位置涌现出来。

    它们汇聚到一起,从四肢凝聚至心脏,又似乎从心脏反哺到四肢,就像是海水一般的在冲刷着他的身体。

    而这些热流的实质则是……力量。

    “力量。”

    托比不自觉的呢喃着,说出了一句反派常用的经典语。

    “在涌现出来。”

    “力量在涌现出来。”

    托比的脸上露出一股狂喜。

    在这一刻,他似乎想到了电影里经常出现的桥段,那就是试验品在反派注射了某种强化药剂之后因为效果太好,直接失控出逃出去……然后成为主角的剧情。

    他觉得他就是那个主角。

    但……托比似乎又本能的忘记了,电影中的确有着这样的桥段,但这种桥段除了是主角的待遇之外,也有可能是炮灰。

    就像某奥斯本工业的再生计划试验品一样,那些大蜥蜴刚刚诞生的时候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但还没到半分钟,就被大量的麻醉剂重新放倒在地。

    现在的情况……大概也会差不多。

    果然,面对托比的变化,南茜根本没有丝毫惊讶。

    她淡然的收好自己的透明魔杖,接着缓缓抬起双手……就像是被施加了某种特效,她的双手在起落之间都带有着闪闪的星光,然后在一片光芒闪闪之中,她的双手缓缓按在了托比的头顶。

    “看着,我的……眼睛。”

    南茜一字一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