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高魔地球 比那茗居团子

第一千九百六十二章 反派的基本操作

    “都这么久了……你还在玩魔镜魔镜告诉我这套把戏?”

    看着易嚣将水晶球仍在一个紫色的软垫子上,雅典娜靠住门,神情懒散。

    “力量不需要拘泥与形式。”

    易嚣将水晶球扶正,头也不抬的回道。

    现在的他已经掌握了无数的魔法,尤其是银舌,这种能力近乎给他带来了无限的可能。

    如果非要细致划分的话,仍然可以分为三大类,那就是易嚣作为新手阶段接触到了的哈利波特咒语体系,以及中期的能量魔法,还有现在使用的银舌。

    理论上来说,银舌可以做到一切,涵盖前两者,但银舌的使用毕竟很麻烦,即便易嚣利用银舌制造出了很多便捷的能力分支,比如快速炼金术,银舌专用魔文发音,银舌咒语故事大全等等……却也还是很繁琐。

    很多事情使用一些其他手段也能够办到,就没必要非拘泥与银舌,灵活选择才是争取的确定……非要争出力量的高低是没有意义的。

    就比如在生活上,易嚣更偏爱哈利波特一脉的魔法,它们战斗力不算很强,但在生活上却有着天生的便利,那个世界的路本来走的就有些偏,生活魔法与战斗魔法各占据半壁江山。

    而现在……易嚣就需要使用银舌与另外两者结合的复合魔法。

    一种定位术。

    结合了哈利波特世界的黑魔标记,真名诅咒,还有奥兹国预言魔法的一种魔法。

    顾名思义,它的作用就是用来定位的,但是与念出黑魔王的名字才会被黑魔王所感应到不同……这种魔法只需要与易嚣有接触,任何意义上的接触,无论是目光上的还是真正实质的,就会瞬息被易嚣所觉察。

    是一种正向定位,而非反向定位。

    当然,改良类似的魔法并不容易,虽然易嚣可以做到,但恐怕也需要几周甚至大半个月的时间,就像科学研究一样。

    将时间浪费在类似这样的辅助魔法上……显然并不合适。

    但银舌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不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不需要漫长的研究和实验,只要一个完美的故事,一切就完成了。

    所以它是银舌与另外两种魔法的三者结合。

    这个魔法可以帮助易嚣定位到那两个女巫,定位成功,无论她们逃到哪里,哪怕离开这个世界都会被易嚣感应到,当然前提是让她们与易嚣有所接触,任何形式上的接触。

    所以接下来易嚣要做的……就是达成这个条件。

    水晶球的内部开始出现气体,淡紫色的气体,犹如蒸汽一般缓缓升腾着,它们徘徊在球体的内部,五彩斑斓又如林间的迷雾,从外界看去,有着一种迷幻般的色彩。

    迷雾很快开始飞快的旋转起来,它的中间形成一个小漩涡,无数的黑影在漩涡中一闪即逝,它仿佛走马灯一般筛选着什么一样……最终很快停了下来。

    两个模糊的黑影出现在水晶球的内部,就像是镜头被拉近,它们在水晶球中变得越来越大,但还是非常模糊,不过与此同时,那些旋转着的紫色迷雾也像是找到了宣泄口的池水一般,瞬间向着两道黑影扑了过去。

    它们仿佛化作有型的绸缎,旋转着的钻进黑影当中,片刻时间,整个水晶球内部就重新变得一干二净……别说紫色的迷雾,就算是那两个黑影也不见了。

    “成了。”

    易嚣说道。

    “那我应该说声恭喜?”

    瞪了一眼越来越皮的雅典娜,易嚣沉声说道。

    “今晚行动,你跟我一起走……其他人留在这里。”

    “遵命!”

    雅典娜行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礼,然后潇洒的一转身离开了这里……大概是去通知剩下的人了。

    易嚣只剩下自己留在房间中,他敲了敲已经重新变成普通水晶球的透明晶体,陷入了沉思。

    最初来到变种人世界,主要是为了潜移默化的同化掉洛基……她在易嚣未来的计划中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

    而且这个洛基还是一位女性,虽然女性要比男性更加善变,喜怒无常,但易嚣又不是要和她谈恋爱,这些问题不足为虑,并且无论如何,女性都要比男性更加感性,也要比其他的邪神洛基……更好对付一些。

    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他似乎疏忽了有关洛基的问题……因为变种人果然果然不愧是变种人,一出手就是大事件!

    除了同化掉洛基之外,易嚣的第二个目的就是寻找足够的变种人帮手,也就是创神计划的实验素材,魔形女,万磁王,甚至是x教授等等……最终易嚣都不会放过。

    实验命运卡牌和收集数据才是次要的,不过目前来看,他不仅有些颠倒主次,变种人的反弹和对抗似乎也要比预期的还要大。

    前者是易嚣的失误,没有露西在旁边提醒和协助,他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容易被分散精力,而后者……后者易嚣也没办法,谁能想到变种人一声不吭就准备重启时间线逆转未来啊!

    而且还涉及到了女巫,巫师和神秘侧……

    见鬼的,这里不是新人类的主场么,为什么会有其他巫师出现,易嚣偏向于是某种巫师得到了类似自己的自由穿梭世界的能力,也希望如此。

    毕竟如果是其他的可能,事情或许会更麻烦。

    但如论如何,现在都要把事情搞明白再说。

    “叮!”

    命运卡牌的记录库中突然传来一声提示,将易嚣从沉思中惊醒过来,他拿起那本由银舌创造,用以记录一切信息的纽约之书,翻到了命运卡牌公司的那一页。

    “终于有金色卡牌出现了么。”

    易嚣看着记录库中金色卡牌的数量从0变成1,叹了口气,这么久没有动静,他都要以为这个世界普通人类太多,无法诞生金色卡牌了呢。

    还好……

    易嚣重新将书收了起来,卡牌并不重要,毕竟都是他创造的,虽然金色卡牌拥有很多神奇甚至堪比规则层面的逆天力量,但他的银舌同样能够做到。

    就像是第一张金色卡牌,在天启时代诞生的那一张卡牌,那是一本书,一本只要问了问题就可以得到回答的书。

    且不说它似乎和黑暗神书有些类似,易嚣的银舌本身就可以做到这一点,无论是利用银舌来得到问题的答案,或者利用银舌直接创造出一本同样的书。

    只不过用银舌会很麻烦,还需要重新编写一套故事,而命运卡牌……它就相当于已经有了完整故事的银舌,会省下很多时间。

    要知道,就算有露西帮助,创造合格的银舌故事来利用银舌具象各种力量分支,也相当的耗时间。

    露西有大半的时间都浪费在这上面。

    这也是命运卡牌的主要作用之一……但缺点也有,那就是不可控,易嚣也无法确定会诞生出什么命运卡牌,所以他并不在意那些金色卡牌,它们只是储备。

    现在,还是关心一下那两位无名女巫比较好……

    拉妮娜从睡梦中醒来。

    昨天晚上她睡得并不好,或者说,自从天启到来之后,她和山美惠子就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的精力来提防天启。

    和查尔斯与埃里克这两个其实是有些天真……尤其是埃里克的老好人不同,天启可是真真正正的变种人主战派,还是行动力极强,直接动手的那种。

    她们不得不提防。

    作为拥有贝努鸟的血脉后裔,拉妮娜的身体素质要比一般的人类强一些,虽然没有强的离谱,但也足以支撑她熬上几晚,更何况,她也不是没有休息。

    即便如此,她也有些提不起劲,不是精神上的疲惫,只是有些心累。

    推开房门,查尔斯等人都没有起来,只有罗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着闷酒,作为一个不死者,他也同样精力旺盛。

    “早。”

    拉妮娜打了一个招呼。

    罗根对着拉妮娜举了一下啤酒瓶,算是做了回应。

    从冰箱中取出半盒没吃完的披萨,拉妮娜刚准备放进微波炉里,贝努鸟的血脉力量就开始向她一阵阵的传递危险的信号。

    下个瞬间,拉妮娜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被从混沌中抽离,就像是被人从抽水洗衣机里拔了出来似的,整个人从未有过的清醒。

    她顿了一下,看着手中的披萨,然后问道。

    “史崔克呢。”

    “谁是史崔克?”

    罗根打了一个酒嗝。

    拉妮娜再次抬起头,看了一眼周围陌生而熟悉的环境,几乎在一瞬间,大脑封闭术就将她彻底封闭。

    “惠子!”

    她高声喊道。

    整个变种人学校似乎都被她惊醒,各个房间中传来骚动,但是听在拉妮娜的耳朵里就像是恶魔的低语。

    “惠子!”

    她再次喊道。

    “怎么了。”

    山美惠子无声无息的从旁边一个房间中走出来,冷冷淡淡的问道。

    拉妮娜二话不说,一击粉身碎骨就打了过去,山美惠子眉头一蹙,咒语已经被她重新反弹回来,拉妮娜再次魔杖一划,咒语在空中还没来得及爆开,就一个转弯,再次飞向了旁边的罗根。

    “扑!”

    罗根被咒语击中,化作了一团黑雾消失不见。

    “大脑封闭术,快!”

    拉妮娜吼道。

    山美惠子反应很快,作为东瀛妖怪,她的血脉力量没有拉妮娜贝努鸟那么高级,是直属于一位神灵的血脉分支,所以最开始,她并没有察觉到异常。

    半分钟前,她的记忆里还停留在她是和拉妮娜进入x战警2的世界,试图在较早的时间点上寻找到水蛭,取得他的血液和基因回去研究,现在两人正处于史崔克小队突袭泽维尔天赋学院的时间线。

    虽然她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具体的,她却也说不上来。

    山美惠子的血脉虽然没有与拉妮娜一样,给她危险示警,甚至助她挣脱出来,但是她的战斗经验却非常的丰富。

    听到拉妮娜的示警,不,甚至在拉妮娜还没来得及示警之前,她就瞬间启动了自己的大脑封闭术。

    再下个瞬间,她已经回忆起了一切。

    “肯尼迪!”

    “第一战!”

    她和拉妮娜同时说出了两个提前订好的关键词。

    “见鬼的幻术。”

    拉妮娜嘀咕了一句,但是山美惠子却说道。

    “不,不是幻术,是梦。”

    是的,是梦。

    这个梦非常真实,也非常巧妙,甚至如果不是她和拉妮娜的血脉都有预言,心灵以及灵魂的相关能力,她们可能真的就中招了。

    这个梦境的铸造者非常高明,它悄无声息的绕过了两人的大脑封闭术,利用她们自己的思维创造出了一个梦境。

    汉克的抑制药剂,天启的潜力激发能力,水蛭变种人的基因和细胞……这些都是起源会议内部的秘密,除了他们自己人,其他人根本不知道。

    但是这个梦境的铸造者,却利用了她们自身的记忆与思维,创造出了一个梦境,达到了真正的,真假难辨的地步。

    自己是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的……这是人们推卸责任时最常说的一句话,梦境的理念也是一样。

    自己意识不到这是自己铸造的梦,是一场梦。

    而如果意识不到自己是在做梦,那么她们接下来就危险了。

    此时大脑封闭术虽然被对方绕了过去,但仍然在发挥着作用,就像一个笼子,外界可以利用某些手段钻进来,但不意味着可以带着笼子里的东西再钻出去,因为或许能够钻进笼子只是因为体型小,能够穿过缝隙。

    而笼子里面的东西……显然是不能穿过缝隙的,否则笼子也就没了意义。

    但如果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笼子很有可能就在她们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被她们自己打开,那个时候别说秘密了,她们的大脑彻底暴露,生死也只在一瞬。

    大脑封闭术的确是一层保护,但对于这次的袭击来说,显然还不够。

    多亏了她们的血脉力量。

    血脉力量提醒了拉妮娜,她全力开启大脑封闭术,就相当于在睡梦中将大脑封闭术从自主防御模式切换成了主动防御模式,封闭强度增加,她就瞬间就切断了和梦境间的联系。

    对方的手段很高明,但显然没有料到她和山美惠子会拥有这样的血脉力量……能够让她们清醒过来,并且挣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