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摄政大明 虫豸

第1250章.各方决断(三).

    ……

    ……

    何宇被绑架之后,西门盛的反应极为迅速,不仅是第一时间就压下了消息,也当即就控制了胡家庄全境,甚至还派出军队封锁了辽东镇与山海关之间的几处路口,就是担心这个消息曝光之后,会有外部势力趁机干涉辽东镇的事情。

    然而,山海关吴家多年以来一直都在设法渗透辽东镇,尤其是紧邻山海关的辽东镇西路防区,更是重点渗透目标。

    所以,吴世霖见到辽东镇的种种异动之后,就知道辽东镇必然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也就迅速利用各种渠道、设法打探消息。

    最终,虽然还是迟了几天,但吴世霖依然打探出了真相,得知了何宇被绑架、生死未卜的事情。

    发现了这般真相之后,吴世霖自然是深感不可思议,但很快就派人赶去山海关,向祖父吴叁桂、父亲吴应熊通报消息。

    虽然西门盛此时已经派出军队封锁了辽东镇与山海关之间的全部路口,但吴家军队对于辽东镇西路防区的情况也很熟悉,轻易就寻到一条小路、绕开了辽东镇的封堵,把消息传到了山海关。

    收到了消息之后,吴家可谓是大喜过望!

    自吴叁桂之父吴襄开始,吴家已是连续叁代人担任蓟辽总督之位,名义上掌管着蓟镇与辽东镇两大防区,可谓是显赫无比。

    但实际上,蓟镇防区临近京城中枢,军中将士也大多都是禁军编制,乃是德庆皇帝的禁脔,根本容不得蓟辽总督插手,而辽东镇则是拥兵自重、尾大不掉,同样不会听从蓟辽总督的命令,所以吴家看似是世袭了蓟辽总督之位,但实际上地位极为尴尬,真正说话算数的地方只有山海关附近。

    与此同时,吴家无论如何也不敢去插手蓟镇军权,生怕是触犯了德庆皇帝的忌讳,所以就只能是一门心思的觊觎辽东大权。

    而辽东镇这段时间所发生的种种变故,正是吴家眼里的大好机会!

    所以,收到消息之后,看似不问世事的吴叁桂,很快就亲自拍板做出决定,让吴应熊以蓟辽总督的身份,亲自率兵叁千增援吴世霖,趁机全面控制辽东镇。

    吴应熊毕竟是蓟辽总督,名义上有权插手干涉辽东镇的事情,在何宇生死未卜的时候,辽东镇也就更没理由拒绝吴应熊的插手干涉了。

    与此同时,为了尽量减少辽东镇的防范与阻挠、也为了尽量打辽东镇一个措手不及,所以山海关吴家的援军并没有利用陆路方式直驱进入辽东境内,而是设法征集了一批海船、通过海路海运的方式,逐批进入了辽东境内。

    时至今日,吴应熊已经率着先头部队,赶到了胡家庄以南五百余里外的一处浅滩,叁千援军很快就会到齐。

    正是因为山海关吴家出乎意料的出兵方式,再加上一部分内应的配合,辽东镇至今也没有发现山海关吴家的援兵出现。

    所以,吴世霖才会是这般信心十足,自认为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

    此时,听到吴世霖的询问之后,吴应麟思索片刻之后,道:“辽东镇封锁消息很紧,咱们目前也就掌握了一些大致情况,只知道何宇现在依然没有脱困,辽东镇高层的几位参将则是内斗不断,还有就是辽东铁骑援军收编了各路援军之后,已经拥有了压倒性的实力优势……

    除此之外,咱们并不知道更多消息,也不清楚更多细节,而且咱们这次临时征集的海船数量不多,叁千援军全部赶至还需要几天时间……

    这般情况下,最好还是暂时隐藏实力,不要让辽东镇提前发现兄长与山海关援军已经进入辽东境内的事情为妙!

    依我来看,赵俊臣这次要求咱们尽快行动起来,吸引辽东铁骑援军的注意力,正好是一次机会,让咱们可以趁机试探辽东镇虚实,也顺势是趟进辽东镇的这潭浑水之中,进而是掌握更多消息情报!

    再等到咱们已经完全了解了辽东镇的具体情况之后,叁千援军也是尽数赶至,才是兄长他率着援军现身登场、接掌全局的最佳时机!”

    吴世霖思索片刻后,问道:“但若是在父亲大人他现身登场之前,何宇就已是顺利脱困了,咱们又该怎么办?一旦是何宇顺利脱困,父亲他就再无理由插手辽东镇的事情了,咱们的这般做法岂不是错失良机?”

    吴应麟则是冷笑道:“何宇从前是辽东境内的土皇帝,任何人都不敢招惹他,那是因为辽东镇一向是实力为尊,何宇的实力最强,所以就可以说一不二、唯我独尊!

    但何宇被人绑架之后,无法直接掌控辽东大权,也不再是实力最强之人,那就是蛟龙失水、虎落平阳……这般情况下,你认为他还有机会脱困被救吗?

    他若是有办法脱困,那早就已经脱困了,既然他至今也是无法脱困,那就意味着他的脱困机会只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得愈发渺茫!

    因为随着何宇被绑架的时间越来越长,也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忍不住滋生异心,想要溷水摸鱼、趁机瓜分好处!

    时至今日,这样的野心家已是数不胜数,所以哪怕是那群绑匪原本并不打算撕票,野心家们也一定会设法逼着绑匪们撕票,哪怕是辽东镇发现了营救何宇的机会,这个机会也一定会被野心家们暗中使绊子彻底破坏!”

    吴世霖若有所思,问道:“族叔您是说……何宇恐怕已是再也无法脱困了?”

    见吴应麟点头之后,吴世霖表情间浮现出了一丝幸灾乐祸之意,摇头感慨道:“何宇也算是一代枭雄了,结局竟是这般滑稽,当真是……活该!”

    顿了顿后,吴世霖又问道:“那族叔你认为,咱们接下来具体应该如何行动?”

    吴应麟思索片刻后,答道:“这次行动,名义上是为了配合赵俊臣的计划,所以咱们不妨是听一听昨天那两位客人的意见。”

    听到吴应麟的这般说法,吴世霖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恍然道:“正是如此,咱们确实应该听取一下那两位客人的建议!”

    说完,吴世霖就转头吩咐道:“来人,去把李、牛两位先生请来这里!”

    就这样,又过了一盏茶时间之后,一名老者与一名中年男子来到了吴世霖的面前,这两人皆是读书人装扮,也皆是沉稳老练、眼神精明,各有不凡气度。

    见到吴世霖之后,两名男子同时行礼,先后说道:“学生李传文,见过吴总兵!”

    “学生牛辅德,拜见吴总兵!”

    原来,这两人就是赵俊臣的心腹幕僚李传文与牛辅德。

    赵俊臣当初被迫离开京城、巡视辽东,原本只是想要走过场,所以就没有带着任何一位幕僚同行,等到赵俊臣临时改变主意、决定要大干一场之后,身边也就缺少合格帮手,所以就紧急向京城传信,想要召来几位幕僚赶至辽东境内协助自己做事,还专门点了李传文与牛辅德二人的名字。

    收到赵俊臣的传唤之后,李传文与牛辅德二人自然是不敢怠慢,也就连夜收拾行装、全速奔赴辽东。

    谁曾想,在半路上因为意外状况耽误了行程,最终还是慢了一步,当他们好不容易赶到山海关与辽东镇的交界处,西门盛已经派兵封锁了所有道路,哪怕是李、牛二人表明了身份,却依然受到了辽东镇边军的阻挠与驱赶,无法顺利进入辽东境内。

    无奈之下,李传文与牛辅德二人只好是原路返回山海关、向吴家寻求帮助,而吴家决定要派出援军前往辽东地区之后,就顺带捎上了李传文与牛辅德。

    再等到昨晚下午时分,山海关吴家的援军乘着海船抵达了辽东境内,吴应熊就派人向吴世霖传信通报消息,李传文与牛辅德二人则是主动要求同行,所以也就来到了山海关吴家的营地。

    此时,见到李传文与牛辅德二人之后,吴世霖的态度很客气,向他们详细解释了辽东镇的近期变故,然后又告知了赵俊臣刚刚所传来的要求与消息。

    最后,吴世霖问道:“目前局势就是这般情况,所以晚辈想要向两位先生请教,咱们接下来究竟应该如何做,才能顺利完成赵阁臣的交代?”

    听到吴世霖的请教之后,李传文与牛辅德相互对视一眼,表情皆是极为严肃。

    他们二人作为赵俊臣的心腹幕僚,也颇为熟悉赵俊臣的手段风格,所以他们皆是隐隐觉得,下一步的局势变化必然是会关系到赵俊臣的计划成败,必须要慎之又慎。

    最终,牛辅德在李传文的示意之下,出声建议道:“据学生所知,因为辽东总兵何宇目前被那群来历不明的绑匪们囚禁在一处密林之中,辽东镇派出了大批兵力包围了那处密林,辽东镇高层的五位参将也皆是在那里……而且,辽东铁骑援军若是会有下一步动作的话,也必然会前往那里……既然如此,吴总兵何不也去那边凑一下热闹?

    若是一切顺利的话,不仅能实现我家阁臣的交代、成功牵制辽东铁骑援军,还可以把我家阁臣从辽东镇的控制之下解救出来,到了那个时候,我家阁臣必然会全力报答总兵大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