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天国的水晶宫 流血的星辰a

第一千五百章 蒂朵姐,我回来了

    赛希琉看着阿克迪娜,阿克迪娜也在看着自己,乍一看就像是在虚以为蛇的两人在互相怀疑、审视和试探呢。然而,几秒钟后,一大一小两个漂亮姑娘却几乎在同一时刻“噗嗤”地笑了起来,笑得毫无机心,笑得毫无杂质,宛若百花盛开。

    依然还是那个小迪娜呢。赛希琉很开心地想。从方才伊莱夏尔遇到爆炸案、袭击、逃亡,到最后的夺船突围,一切累计下来的苦闷和不满,此时也都似乎一并不翼而飞了。

    “所以,这玩意还真的很好使的呢。”卓尔萝莉拿出了手里如同怀表那么大的东西,打开了精致的盒盖,里面的数枚各品质的七曜石在金属的圆盘上有序排列着。这原本被历代的施法者们视作是最不稳定最难以利用的魔法材料,现在却乖巧得如同宠物,狂暴的魔法力量化作了温润而舒适的微光,在圆盘上的细微金属线路中秩序井然的流淌着,宛若血液。

    最桀骜的狼一旦被文明驯化了,便是牲畜中最忠诚最好用的狗了。七曜晶石大约便也是这个道理了吧。

    赛希琉笑了笑,也拿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东西:“未来社才做出来的北极星α式战术导力器。我上个月也拿到了一个。这东西是特殊制品,用的材料都要珍贵不少呢。游击士协会那批普通毕业生,每人配发的也只是量产型呢。储存可以瞬发12种战术魔法,对我们来说没有太大意义,但同一种型号的导力器,在方圆二十公里的方位内便可以进行通话,而且还不用担心会被人监听呢。”

    看着这些以导力为原理,却总是能颠覆施法者三观的新玩意层出不穷的出现,赛希琉总觉得,或许只有十几二十年时间,这个世界就会变得连自己都完全认不出来了。

    “嗯,老师寄过来的礼物。说是庆祝我通过了勒美萨尔仪式的第一重考验。”阿克迪娜笑吟吟地道。

    “勒,勒梅萨尔仪式?这也太快了吧?”赛希琉不由得咋舌。

    “嘿嘿嘿……人家也觉得确实是快了一点。”小姑娘嬉笑着吐了吐舌头:“不过,凯尔莉安娜大人那边说问题不大,如果不试着突破一下,很难再有决定性的进步了。想想也的确是这个道理,如果仅仅只是学习图书馆和演习场里的知识,有这么几年时间也就足够了。”

    不不不,通常来说,精灵系的施法者,光是各种理论学习时间就在百年左右呢。一两年时间连学前班都算不上啊!

    “剩下的,就需要去面对各种各样的困境,面对它,解决它了。反正老师,还有奥鲁赛罗师祖都是这么教育我的。”

    所谓的勒梅萨尔仪式,指的是黑夜女神勒托,也即是现在幽暗地域和卓尔精灵的主要信仰,对选拔其高阶祭司时的一种考验仪式。于是,又被外界的文明学者,以及普通的卓尔精灵自己称呼为“黑夜之路”。

    所谓的勒梅萨尔仪式,根据其参与者,几乎每一代都不同。步骤不同,内容不同,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也都是不同的。不过,几乎每一次的仪式,其第一道考验步骤,都是参与者被带入黑夜女神勒托的神域“夜之王国”之中,接受这位古神意志亲自降临的考验和审视。

    直面神祗的感觉怎么样?赛希琉倒是有点好奇,却没有直接问出来。她直觉告诉自己,这应该是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奇特体验,而且涉及到了勒托女神的黑夜教团体系下的世界观和神秘学知识,不足以为外人道。既然如此,就应该知趣一点闭嘴,要不然开口问了却不能答,不但为难了对方,还有可能伤了姐妹感情呢。

    “所以,你是通过了第一次试炼的时候,才想要找个空闲过来看望一下你老师吗?”赛希琉苦笑着问道:“你可万万没想到,他不但不在,还让你被迫蹚了这趟浑水吧?”

    “其实也不完全是来看望吧。这样听起来不就像是来玩了吗?”小迪娜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这才道:“凯尔莉安娜大人说过啦,当我通过第一次试炼的时候,她可以直接教我的东西就不多了,剩下便是自己的修行了。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论起修行的话,在老师身边进步的是最快的呢。”

    ……嗯,其实我也有这种感觉。赛希琉忍不住心有戚戚地点了点头。

    “其实你应该先来一封信的。这样就可以到涅奥斯菲亚去等他了。”

    “我写了信的呢。可是,老师却回信告诉我说,他在涅奥斯菲亚那边,有一些比较麻烦的事情需要单独去处理。还说,如果我真的想玩得开心的话,就直接到伊莱夏尔来找你呢。”阿克迪娜道。

    “这家伙果然是知道了什么呢,可却什么都不说!”赛希琉恶狠狠地咬了咬牙。

    “嗯,我也觉得……事情发展到了今天这一步,要说老师一点预料都没有,绝对是说不去的。”小姑娘用力地点了点头。

    陆希自然是知道的,可知道到哪个地步便是个很严肃的问题了。是仅仅有一点不详预感,还是知道全部但是放任其发展,是留下了一些预防措施还是把拉瑟尔大师外加那么多联邦市民放上祭坛,这完全就是性质上区别。赛希琉觉得自己实在是不想想下去了。

    “……算了,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再慢慢问吧。”赛希琉叹了口气:“那么,他说他要去处理一些麻烦,你知道是什么吗?”

    “老师在有些方面不读一直神神秘秘的吗?”阿克迪娜的表情也显得有些沉重:“……可是,占星术告诉我,这或许会是他必须要面对的,最沉重的考验吧。”

    “……那个家伙在大多数时候都挺不靠谱的。无节操脸皮厚的花心大萝卜,以及贪婪狠毒的黑心大资本家,可是……关键时刻,他应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吧?”

    “嗯,从来就没有呢。”阿克迪娜用力地点了点头。

    虽然不太愿意接受,但赛希琉也必须要承认,那家伙现在就是所有小伙伴们的主心骨。有他在,大家无论是做什么似乎都有底气。和干掉一两个魔神比起来,联邦目前的状况,也都是小把戏不是吗?

    不过,赛希琉和阿克迪娜不知道的是,陆希此时早已经离开了涅奥斯菲亚。三天之前,他还在那里参加了一场大型的会议,而三天之后,他便已经抵达了千里之外的诺尔达森林。当然,这是为了赶时间,现在他带着身边的,没有妮可,没有莉姆,没有一只可以随时切换成钢铁龙的肥雪豹,只有一只极速甚至还在装了月光方舟的七曜极光号之上的圣龙小女孩。

    “所以,这次真的太感谢你了咯,科蕾赛尔。”陆希对圣金色的巨龙道。

    “嗨呀,要感谢就感谢你的那堆金灿灿的小可爱吧。”优雅修长的金色巨龙抖了抖双翼,便在大家面前化作了一个漂亮可爱得甚至非人的小女孩,她伸了伸懒腰,这才道:“另外,我看中了一整套炎龙皇朝时期的黄金祭器,回去记得给我拍过来。”

    “……真有品味啊你!”陆希没好气地道。

    “那是自然的。本小姐好歹也是圣龙啊!和我那些没品位的同族可不一样。金灿灿的小可爱只能算是开胃菜。可就算是用宝石铺床也毫无生产力嘛,当然得有点历史沉淀才能对得起本小姐的身份啊!”圣龙萝莉科蕾赛尔用理所当然的语气道。

    “……你就算是了收集一堆黄金工艺品也谈不上什么生产力啊!”

    “我和外面那些没品位的蠢蛋贱货可不一样,把一大堆贵金属和宝石藏在地窖里面铺床。过一段时间啊,我就准备弄一个博物馆,全部都摆上我几百年收集的各种黄金和宝石制品,欢迎大家来参观。当然了,门票可不能便宜。博物馆的名字就加做科蕾赛尔的黄金宫吧!”

    “哦呀?听起来还真是个不错的计划啊!那就祝您成功咯。”讲道理,是我的话就拿那一堆黄金工艺品做抵押从银行在撬一笔钱出来,博物馆一样可以开但多了那一大笔钱便可以做很多事情了。当然了,相比起别的龙,科蕾赛尔已经是很有经营头脑的了,至少明白放在地窖里的钱压根就不叫钱这种道理。

    “诺尔达呢……上次来的时候,已经是启明战争之前了。”化作人类的科蕾赛尔身处森林城市中央的广场上,好奇地扫视着周围的一切:“我原本以为,诺尔达精灵虽然算是榆木脑袋的精灵中最活泛的一族,但依然是榆木脑袋。再过上几万年都不会有什么改变,但现在……嗯,似乎能闻到不少新的气息呢。这应该是你带来的,是吗?”

    “这里还不算什么,毕竟有生命女神殿和冰晶圣堂,也不敢闹得过分。森林边上的林谷镇,大家早就计划好的工艺品和药材交易市场已经弄完了,汇集了不少人气,小镇大约已经升级成城市了。你要有兴趣倒是可以去哪里转一转。”

    “好啊……精灵管理的商业城市吗?这混搭起来可真够微妙的。”科蕾赛尔小姐露出了饶有兴趣的表情,当下便准备离开,不过刚走了两步却又撤了回来:“我这就走了咯。”

    “嗯。”陆希道。

    “我真的走了咯。”

    “去吧。”

    “我说啊,我可是真的要走了,不管你了唷。”

    “……我说你啊,有什么不放心的就直说嘛。”

    圣龙萝莉不好意思地讪笑了一下:“嗨,虽然理论上在这里不该是有什么危险的。可是啊,你刚才的表情啦,就像是要去和谁决斗的呢。”

    “胡说,我一直都是笑容可掬阳光明媚的呢。”本主角堂堂影后,堂堂10级名演技,现在涅奥斯菲亚都还有属于本人的都市传说呢。要是连这种表情管理都做不到,早特么就被观众老爷们用西红柿和鸡蛋轰下台了。

    “到了我们这个层次,还用眼睛和表情看人,那还是乘早去死吧。我是说感觉啊感觉明白吗?”圣龙萝莉没好气地道:“你刚才那感觉啊……嗯,本小姐以前还是见过一次的。对啦,非常非常久远的过去,我那位姨妈露媞希娅和她的老公艾默隆哈特去和深渊之王刚正面的时候,就是你现在这个表情呢。”

    ……蒂法里奥老爹的父母,双双战死在万年之前。

    陆希一本正经地道:“所以,一切都是你的错觉。我回来啊,于公是要讨论一下军用物质的国家级进出口生意,于私是回老家看我姐。这没什么可怀疑的吧?你可不能凭空污我清白哦。”

    “那你为什么要把你的小保镖,你的那个青梅竹马小丫头,还有那头肥仔落后面呢?”科蕾赛尔小姐:“那肥仔化身钢铁巨龙,飞行速度至少在真龙的平均值之上,能耽误得了你多少事啊!你急到连一两天都等不了吗?”

    “因为我归心似箭!你不懂咯,生意做到我这个程度啊,最宝贵的就是时间了。”陆希依旧是理所当然地道,一直到小女孩沉下了脸,似乎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他这才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然后伸出手,轻轻地揉了揉对方的脑袋:“……好吧,你就当我去决斗吧。既然是决斗,当然得自己一个人去面对咯。”

    “……我以为,像你这种类型,是会以决斗的名义把对方诓到一个暗无天日孤立无援的地方,率先布好各种各样的陷阱和埋伏,然后带足了人手一起上呢。”

    “呵,是啊,任何情况下,我都会这么做的。可唯独这次不行。”陆希又揉了揉对方的脑袋。嗯,手感真的很好,虽然那软绵绵的金发应该是用变形术变得呢。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萝莉用摸头杀和举高高都能搞定的。科蕾赛尔好歹也是圣龙,任由陆希揉了那么几秒脑袋,已经算是双方友好度极高的表现了。于是乎,小姑娘捏起拳头,直接给了陆希的肚子一下。

    “你要摸到什么时候啊?”

    陆希捂着肚子变成了圈起来的大虾在地上打滚,滚了好几圈才慢吞吞地爬了起来。而这个时候,科蕾赛尔小姐走开了老远。她头也没有回,却很潇洒很硬派挥了挥手:“别死哦,别忘了你还欠我一整套炎龙时代的黄金祭器呢。”

    你这是哪门子的硬汉式傲娇啊?陆希撇了撇嘴,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慢吞吞地向广场旁边的议事堂走去。等到他直接走到了大门口,守卫的木精灵战舞者们这才反应了过来好吧,方才陆希骑着一条圣龙直接落到了广场中央的场景实在是太震撼了,大家都被吓得懵逼了。

    “陆,陆希大人?您这是……回来了?怎么连封信都没有啊?”

    “没听说过回家还要事先通知的呢。”陆希笑道:“去,帮我通知一下鹰兄他们,晚上聚会我请,另外,蒂朵姐在吗?”

    “在,在,可是,殿下说是有要紧事处理,不可打扰……”

    “让他进来吧。”蒂德莉特轻柔的声线就像是从大厅里面飘出来了似的,依然就和陆希记忆中的一样,优雅而烂漫,温润却洒然。

    没有等到守卫反应,陆希便直接迈进了大门。他就像是回自己家似的,穿过了玄关和门廊,沿着藤蔓形成的楼梯上了顶层,又穿过了一条点缀着各种名贵花卉的长廊,推开了尽头的房间。

    在那房间的最里面,穿过一道落地门,便是一座露台了。郁郁葱葱的森林一览无余,延伸到了陆希的视线的尽头,一直覆盖到了远处的山岭之上。

    蒂德莉特林歌坐在露台的躺椅上,慵懒得仿佛一只猫。不过,当陆希进门的时候,她却回过了头,脸上挂满了熟悉的笑容,宠溺而亲热,轻松而毫无机心,那是在面对自己最亲之人时的笑容。

    “嗨,陆希……”

    “嗨,蒂朵姐,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