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天国的水晶宫 流血的星辰a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外勤厅的残部

    紧急状态委员会的麻烦当然不仅仅是失去了格罗伦港、黑漫城、钢铁蔷薇堡以及达罗舒尔要塞,外加上在希尔伦空中回廊失去了三分之一的舰队主力,当然也不是一群在独孤堡中坚守恶心人的学生偏师。手机端 hps:.作为一个统治机构,外敌从来都不是生死大事,至少不是最优先的大事。要是连内都安不了,外也就只好随他去了吧……历朝历代的统治阶级对待这个问题,一定都有着这样相似的认知。

    目前联邦的内部当然很不安。紧急状态委员会所控制的几乎每一个天区内都有规模大小不等的“叛乱”,即便是各大门阀的自留地都不例外。而有着百万市民的伊莱夏尔,现在便真的如同一个放在三伏天的炎阳之下的炸(喵)药桶,理论上只要做好了最基本的安全措施,便应该是不会b的……然而,你敢上去坐吗?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要知道,伊莱夏尔已经整整一个月从地面过来的大型运输船到港了。市场愈加萧条冷清,粮食、布匹、火油、蜡烛等等生活必需品的物价却在飞涨。首都市民们能够以肉眼可见的方式看着自己的积蓄在一天天减少,对紧急状态委员会的不满也在日益增加中。

    当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门阀派大佬们既然要政变……我是说拨乱反正,初期准备肯定也是很充分的。他们早已经囤积了相当数量的粮食等战略物资,而之所以没有把它们投向市场抑平物价,倒也真不是有贵族背景的白手套奸商们贪得无厌,至少不仅仅如此。更多的原因在于,伊莱夏尔所在的奥尔索中央天区中,除了百余万市民之外,尚有门阀派们掌握的十余万大军呢。哪怕都是私兵、佣兵和二线兵痞们组成的乌合之众,却也依旧是联邦最强大的一股军事力量。有了他们,紧急状态委员会这才有了控制住中央人口最密集几个天区的资本。他们的薪水、赏赐和给养是绝不能有任何短缺的,如此一来,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大人物们当然不敢随意动用他们的战略储备了。

    以上的一切问题,其后果都是必然的。

    妮维雅·林歌捧着一包从自己最喜欢的店买来的水果点心,和莉姆一起走在伊莱夏尔市区的街道上。街道边熟悉的店铺还还营业的还不到十分之一,行人更是百不存一,可这并不是大家都搬走了。两姑娘的感知能力也都是超凡级的,自然能轻易地感知到附近房屋中的气息。很显然的,这么一个兵荒马乱的非常时刻,大多数普通社区的市民可没有贫民窟那么心没肺,能不出门还是尽量不会出门的。

    “现在连四季广场的烤苹果和冰糖山楂都涨到一枚银币一袋了,而且每天还限购啊!”

    “嗯嗯。”莉姆正拿着一串烤苹果认真地吃。

    “而且你不觉得味道也差了很多吗?”

    “确实……”莉姆点头。

    “老板说,他以前都是用的都是龙爪半岛产的新鲜红雪苹果和克洛斯贝尔的金菱花蜜,现在便只能用自家果园的了。”妮可苦着脸道。

    “还是很好吃的。”

    “你真好打发……还有哦,刚才来征粮的那群红袍子可真讨厌呢。明明那家人还有六个孩子呢。”

    “很可恶!”莉姆非常同意地点头。

    “士兵不能保护民众却要盘剥命众的救命口粮,那就是比土匪还不如的恶党了,就应该打倒!”

    “打倒!”

    “如果换成以前的我,打倒那群红衣服的家伙把粮食换给那家人就算了。可是这样一来,那家人以后一定会被报复的呢。”

    “一定会的。”

    “所以我们把他们全部干掉丢到了云海里,再偷偷把粮食送回去,上面的坏蛋们也找不到报复目标吧?”

    “找不到的。”

    “莉姆,我们成长了吧?”

    “是的。”

    “如果你不是从头到尾都面无表情而且还翻着一双死鱼眼舔烤苹果,我还真的觉得你在夸奖我呢……诶,算了。反正陆陆说的没错,再有一段时间,他们自己就要完蛋了。”

    “是的。”莉姆最后一块苹果吞了下去,顺手把木签丢在了旁边的垃圾堆里。

    “可是,如果我们等着他们自己完蛋,伊莱夏尔的市民们就要倒大霉了。这才是陆陆让我们过来的原因吧。”妮可又道。

    我知道啊,所以你这是解释给谁听的啊?莉姆瞥了同伴一眼,依旧是面无表情,但心里或许是这么想的吧。

    两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大摇大摆地交换着没有内容的闲谈一边和一支十人左右的巡逻队擦肩而过,但这支队伍却完全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倒是莉姆多看了他们一眼,又看了看远处的宽阔的街道十字路口那里已经修建了一个小型的碉楼和哨卡,明显是魔法制造的临时工事,看上去至少可以容纳二三十人。把碉楼放在这里,倒是可以对周边五六个街区都形成压制和监控,反正大家都不想出门,也确实不用考虑影响交通的问题呢。

    “看着挺精神的,但其实并不是太能打呢。”妮可说。

    “肯定的。”莉姆说,想想大概是觉得自己现在和精灵姑娘的关系应该勉强算得上是闺蜜了吧,老是一两个词也不好,便又很给面子地补充了一句:“不如之前遇到的。”

    “嘿呀,公园那批就算是以陆陆的手下的标准,也是可以入选护旗团的,而这一批啦,虽然看着是很光鲜亮丽的,但恐怕还打不过我十八年前带着陆陆跑到格罗伦玩时候遇到的那群人贩子呢。”妮可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们披甲便也罢了,为什么还要戴个绿色的袖箍呢?”

    “治安员。”

    “啊?”

    “黑袍铁甲的宪兵队,红袍锁子甲的是卫戍军团,皮甲绿袖套的是治安部队。”莉姆认真地解释道:“都是陆希说的。”

    “……我知道啊,我还知道,除了宪兵队,所谓的卫戍军团和治安部队都是用佣兵和流氓混混现编的。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治安队要戴绿袖套……呃,算了。”妮可知道这种对话注定是不会有什么营养的,便主动结束了。

    她们现在已经七绕八绕到了一条僻静无人的小巷中,面前是一个开着的小门。小门下是一条狭窄的阶梯通道,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行,却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层,通到了那里。破旧的小酒吧招牌无精打采地挂在一根生锈的铁杆上,吱嘎吱嘎地感觉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

    “陆陆说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了吧?”妮可认真地看了看招牌上的字:“嗯,黑潮酒吧,确实应该就是这里了,看上去就很可疑呢。”

    “下去吧。”莉姆道。

    她们一前一后地下了阶梯,几分钟后便看到了一堵厚厚的铁门。

    妮可走上前去,“咚咚咚”地敲了几下,没有人回应。她又敲了几声,依然没有回应。在等候了半分钟后,精灵少女叹了口口气,将手按在了门上,细长坚韧的藤蔓很快便从她的外袍袖口中钻了出来。这些如同蛇形般的藤蔓在铁门上游走着,很快便拨开了门上的灰尘,找到了一个小小锁眼,然后猛地钻了进去。

    “咔嚓!”门就这么打开了。然后,两个姑娘似乎听到了内部传来了一声紧张的惊呼声,但很快就被压住了。她们瞬间便能感受到室内过于压抑和沉闷的氛围,仿佛里面的空气都凝滞成了让人无法喘息的固体。

    女孩们交换了一个眼神。莉姆似乎对妮可的眼神有了自己的理解,认真地点了点头,接着便是一个冲锋直接挤开了妮可,撞进了房间中。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而且事情搞大了被敌人察觉了可怎么办?”精灵少女刚这么想,便听到了一连串的惨叫声,赶忙也拔腿冲了进去。

    好在,当她冲进屋的时候,发现这房间的面积倒是比她想象中的要大上不少,大约有个百多平的样子,长长的吧台将房屋隔成了两半。一边摆放着七八个圆桌和椅子,一边则是朴素却宽大的酒柜。房间的一角还有一个半圆形的小舞台,摆着一个一看就不是什么高档货的大号竖琴。

    这就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普通酒馆,专门为劳动人民和普通冒险者准备得那种。当然了,这种地方也经常是某段英雄传说开启的起点,会发生点故事也不奇怪。

    屋内的状况倒是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惨烈,地上躺着三个正在呻吟,酒柜上还嵌了一个正在挣扎的。当然,既没有死者,甚至还没有重伤残废的。就算是莉姆这样一根筋的姑娘,出手也不再像往日那样的没轻没重了。

    此外,还有七八个人手持利刃,如临大敌地围着莉姆,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所以,你们一开始开门不就好了吗?”妮可无奈地道,随意地挥了挥手,身后的大门便“咚”的一声当场关上了。

    这场面实在是像极了杀人灭口之前的准备工作,于是乎,在场的众人心头都是一跳。有两个年轻一点甚至露出了一丝绝望,然后又慢慢地转变成了某种决然。

    这种悲壮的表情可一点都不陌生。那些准备把自己的性命也摆上祭坛的殉道者,在牺牲之前大概就是这样子吧。于是,在其中一个年轻人咬牙切齿地摸出来一枚卷轴的时候,精灵少女顿时就觉得有点心塞了。那么美丽那么善良那么可爱的自己,居然被这帮人当做大反派是什么鬼咯。

    精灵少女边随手一个虚握,对方手中的卷轴便飞到了她手里:“……火云术卷轴,在这种地方打开,是想要和我们同归于尽吧?所以说,人家根本就不是敌人啦。”

    那个年轻人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这里是斗牛巷187号,传说中的黑胡子船长酒吧是吧?”妮可道。

    “肯定的。”莉姆没等到对面的人回答,便抢先答道:“我确认过三次了。”

    “没有问你啦……嗯,总之,这里还是外勤厅在伊莱夏尔的隐秘安全屋是吧?”

    酒吧内的大家面面相觑,这一次,便是连看上去年纪最大的那个也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小丫头确实厉害!可这里只有我们,你悉听尊便吧。可是想要拷问出其余同伴的地方,却是休想!”一个皮肤棕黑,外貌妖治,做小酒吧陪酒女打扮的半精灵女子冷笑了一声,脸上涌现除了殉道者般的昂扬和无畏:“战友们,和鹰爪子们拼了!战斗至死!自由万岁!联邦万岁!”

    “自由万岁!”

    离莉姆最近的两个男人猛扑了过去。他们明知道自己绝不是其对手,此时却生生地扑出了大无畏的气势出来……然后,就被莉姆挥舞着小拳拳一拳一个地殴飞了回去。

    “呃,是陆陆让我过来的……不,所以说,你们别那么激动啊……”

    “是陆希·林歌·贝伦卡斯特上将派我们过来的!”一个急切的声音在房间的角落里响起。

    这一句话,总算是为这帮子已经准备为理想战斗致死的战士们续上了理智。而精灵少女也不由得惊讶地看向了声音的方向,正是这地下酒吧的排气口,却只见一只硕大的肥猫艰难地把自己的毛茸茸的圆脸从那里挤了出来,但肥嘟嘟的身子却还依旧卡在通风道里。

    “帕纳尔西斯先生,您比我们来得还快啊?”妮可开心地和肥猫打了个招呼,然后从兜里摸出来了一条小鱼干。

    “因为小姐们在和敌人打架躲避追兵的时候,我是可以走直线的。而且还有很可靠的向导,伊莱夏尔城里的野猫很多,可都是很能找地方的……呃,这不是重点。总之,请大家听我说,我代表陆希·林歌·贝伦卡斯特阁下,希望能和你们这里负责的人通话。我知道你们都是政变之中的外勤厅幸存者,是反抗门阀暴政的战士,正因为如此,才必须团结一切的力量啊!现在,贝伦卡斯特上将就是联邦民众唯一的希望了。”

    肥猫一边一本正经地说着冠冕堂皇的话,一边用力挪动着自己的身体。他花了好半天功夫才总算是把自己的身体从小小的通道中硬生生地挤了出来,然后一脚踩空,“吧唧”一声往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好在因为肉和猫都足够好,倒是没受伤,挣扎了几下,这才以比普通喵星人要蹒跚十倍以上的动作重新站了起来。

    “我的名字是帕纳尔希斯,陆希·林歌·贝伦卡斯特上将的特使,希望能面见马卡洛夫中将。”

    大家都在沉默中,不是对肥猫的话毫无反应,而是对他的话反应太大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过了好一会,方才那个特别热血激昂的半精灵小姐有些苦恼地挠挠头:“……这个,本来我应该是问清楚你们的来历核对好身份的。可是,看这只猫啊不,这位猫先生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连一点点斗志都没有了。”

    “所以看到我和莉姆就斗志满满了咯?都说了不是敌人啦!”妮可道。

    用魔法直接破开大门和咒术伪装,这就代表敌意啊!这不是常识吗?半精灵小姐,或者说是半卓尔的女公关小姐横了妮可一眼,又瞄了瞄莉姆,沉声道:“……想要见马卡洛夫先生的话,必须要放下所有的武器蒙眼睛和嘴巴,但你们肯定不会同意吧?所以,你们可以在这里等候。就那只猫先生和我来,可以吗?”

    天国的水晶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