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天国的水晶宫 流血的星辰a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我们有方略

    “他真是这么说的?”门修斯元帅看着自己风尘仆仆的得意弟子鲁道夫盖泽特,蹙眉问道。

    “就是这样了。”鲁道夫盖泽特点了点头,然后肃然道:“校长,他希望和我们一战!只不过,到底是真的希望,还是虚张声势,学生也不能完全断定。”

    “怎么说?”坐在一旁的门阀派在军方的第二号人物,宪兵总监哈尔达丹迪莱恩问道。

    “我只能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告知大家。目前来说,陆希贝伦卡斯特所能用的兵力只有第四军团的两千骑兵,以及第六军团的敢战老兵六千人。而第四军团的主力,以及驻扎在黑漫城的第十三军团尚没有赶到。虽然我知道他已经把所有的运输船都征召了,但运力终究有限,要把五六万大军和诺德人支援的粮食运到达罗舒尔,至少需要三五次往返,这至少需要两个月时间……咳咳咳……”因为说得太快了,盖泽特忍不住干咳了几下,赶忙拿起面前的银杯,把一大半的葡萄酒都灌了进去。

    他现在的样子是真的有点惨。原本还算英俊的小白脸上满是疲态,面颊甚至还凹进去了一些,颜色灰白而几乎看不见血色,但眼中却满是血丝,一看就是好几天都没有正经休息了。他一身考究的法袍上面也到处是污渍和灰尘,而且居然还有破口,甚至一直在散发着一股让人不快的汗臭味。

    我们要知道,任何一件合格能带上战场的法袍都是采用了特殊材料,质地坚韧的魔法装备,并且基本上会固化了清洁术。作为一个奥法贵族,体面可是非常重要的。毕竟不少所谓的世家门阀的家系说白了也就“蛐蛐”几百年的时间,要是再不穷讲究一下,怎么在大陆上那些动辄数千年的豪门面前抬得起头来呢?

    然而,鲁道夫盖泽特准将,这个门阀派年轻一代,现在却是这么一个。说是掉到了洞穴里先被一头许德拉爆到奄奄一息再被一千个地精轮了都有人信的。

    你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啊?门修斯元帅看着自己这个得意的门生,很想这么问,但觉得有可能会触到他某些不愿意回忆的记忆,便又憋住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可怜的小鲁道夫,生活到底对你做了些什么啊?”丹迪莱恩看着衣装褴褛仿佛刚从许德拉和地精的巢穴中逃出来的鲁道夫盖泽特,说话的音调仿佛带上了一点悲剧的咏叹调,但眼神中却带着很明显的促狭。

    所以说啊,这种裹着羽毛毯子出生的公子哥就是特么的没情商,和我这种靠个人奋斗而成功的女婿党就是不一样啊!门修斯想。

    “我从达罗舒尔要塞逃出来以后,给奥克塔利亚城的大家通报完了以后就立刻赶过来了。跑废了一艘快速邮船,外加上五只角鹰,整整半个月都没有停歇。”盖泽特道。

    “就是为了把他的话给我们带到?”哈尔达丹迪莱恩笑问。他的潜台词是,这种话用传信水晶不就可以了?这种天然宝具虽然珍贵,但伊莱夏尔和前线之间还是备有两三套的,不至于会跟奥克塔利亚防线中的机动舰队主力失去联系。

    “我觉得,把这些消息亲口告诉你们是最重要的。”盖泽特郑重地道,严肃的表情甚至还透着几分庄严和伟岸。当然了,身为一个体面的光荣的强大的骄傲的奥法贵族,他一定是不会告诉别人我是想要离那个长着一张哪怕是瞎了也依旧美轮美奂的脸蛋的煞星越远越好呢。啊不,煞星那有那么凶,分明就是个魔神嘛。奥克塔利亚城及其附近的防线有近十万大军和上百艘战舰,但是离达罗舒尔要塞只隔着一条希尔伦回廊,他依然觉得很不安全。

    当然了,为了让自己的理由更充分,盖泽特想了想,又对丹迪莱恩道:“……另外,可以肯定的是,邓博莱已经逃出来了,您可以放心了。”

    “我当然放心了。他在三天前就返回伊莱夏尔了。”

    ……哦,已经回来了啊?居然还特么有脸回来啊?我就没见过这么能跑的家伙,奥法门阀的脸面都被这个混蛋给丢光了。有本事就出现在我面前啊,看我是不是一发火球糊在他脸上,且看那家伙的眯眯眼会不会张得更大一点……

    盖泽特刚这么想,门便被推开了,抱着一大叠文件的邓伯莱丹迪莱恩,他的老搭档顶头上司已经走了进来。

    “嘿,鲁道夫,你也逃出来了啊!那我就放心了。”他用近乎于寒暄的平淡口气打了个招呼,然后再把文件放在了桌子上。

    “是啊,能看到您平安,这也是我这段时间遇到的最好的消息了。真是诸神保佑!”盖泽特笑得满脸灿烂和诚恳,甚至还比划了一个祈祷的手势。

    邓伯莱回应了一个同样友好的笑容,接着道:“一共二十艘战舰,和一万五千士兵。这是各家所能调拨出来的所有部队了。我已经把他们重新进行了编组,在城北大营待命。校长阁下,您是需要我率领他们攻下独孤堡,还是……”

    “准备一下,往奥克塔利亚城方向增援去吧。”门修斯叹了口气,幽幽地道:“这也是我能为奥斯特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邓伯莱怔了一下,细细的眼睛似乎闪过了万千情绪,但也只是化作了依然平静的一声:“明白了。”

    “如果前方的状况到了最坏的情况,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办吧?”哈尔达又道。

    “我明白的,叔父。”

    这潜台词就是说,如果情况不妙了,那就带着人撤回伊莱夏尔了,不必送死。

    “鲁道夫,你也和我一起吧。我们严重缺乏有战斗经验的高级军官,而且,我也习惯和你搭档了。”邓伯莱又道。

    “嗯,好的……等等,这不是重点啊!”这个时候,盖泽特已经来不及去考虑自己又必须要到前线去面对那个魔神的问题了,忍不住大声对门修斯道:“校长,您还不明白陆希贝伦卡斯特的意思吗?”

    门修斯元帅面无表情,而哈尔达却也嗤笑了一声:“字面意义上,他是让我们彻底投降,跪在七彩蔷薇旗帜下乞求他的宽恕。如果真的必须要做到这个地步,我们的所作所为,不都成了笑话吗?到了后世的历史书上,大约也只能扮演一个丑角吧。到时候,就连一个刚刚开始识字的孩子,都能居高临下地鄙视我们的智商和勇气呢。”说到这里,他的话锋又一转:“不过,小贝伦卡斯特终究是个体面人,就算是要我们跪在他面前,战战兢兢地把王冠奉给他,也是会采取一些体面的方式的,绝不会如此口出粗鄙之语……这次的话,其实是在告诉我们,他不准备妥协,要逼我们赶紧把所有的力量拿出来和他决战呢。”

    “是的,他希望速战!”盖泽特说:“他还希望前线正在修整的机动舰队主力,出去和他决战!”

    “可是这并不合常理,不是吗?”门修斯道:“他麾下的主力是天空蔷薇军团的主力,以及正在格罗伦港待命的那些佣兵。现在,他的麾下有多少人?”

    “包括第六军团在内,也就是七八千人,十几艘战舰,还必须要留出相当一部分兵力看管俘虏。”邓伯莱道。

    “所以,这不合常理。”门修斯元帅道。

    “校长,我和陆希贝伦卡斯特也算是打了很多次交道了。不管我们如何算计,如何布局,如何战斗,如何自以为自己占据了绝对优势,但最后总是证明,不知死活不自量力的其实是我们。我现在明白,如果要想击败他……不,哪怕只是想要占得一点点优势,唯一的做法便是,不管他想要做什么,哪怕是我们不明白他的目的,也不能让他成功。现在,他既然希望我们出来和他速战,那我们就不能战。”

    这说法实在没什么逻辑,但在场的几位却都莫名地觉得很有说服力。

    可是,世间不如意十之仈Jiǔ,其中很重要的一桩便是,明明是很有说服力的建议,但却偏偏不能这么做。

    “实际上,在你抵达之前,也就是昨天,德雷克欧伦蒂安已经接管了机动舰队司令官的职位,并且下令让全军整备出动了。”门修斯元帅苦笑了一声。

    “……那个欧伦蒂安家的孔雀?他凭什么?”

    “他有老头子们的命令。”哈尔达指了指上面,露出了浮夸的讥讽笑容。

    “你从奥克塔利亚赶到伊莱夏尔,花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而在这个期间,我们这位年轻的老上司,可热闹得很呢。”邓伯莱则笑得很是复杂,有几分无奈,也有几分叹服:“他在让那艘青鸟日夜出动,凭借着几乎无解的高速,一直在袭扰奥克塔利亚城的周边空域。尤其是属于维兰巴特家、欧伦蒂安家和伊尔斯家的庄园、矿山和工厂。”

    总所周知,奥克塔利亚城是联邦东部最大的空中城市,也是紫罗兰维兰巴特家的自留地基本盘。在主岛奥克塔利亚之外,周边方圆百里的空域中还散布着大大小小上百个浮空岛。其气流温暖,动植物丰沛,不少岛屿上还有为数不少的宝石矿和名贵的木材,端的是一块(以浮空岛标准来说)风水宝地。既然是这样的好地方,当然不能由紫罗兰家独占了,虽然这一家已经算是联邦的第一豪门了,但毕竟没有一己之力镇压群雄的实力,还是得考虑一下吃相的。于是乎,和其关系最紧密的欧伦蒂安以及伊尔斯两家,便也在这边空域有着相当规模的产业。

    然而,在盖泽特日夜不息地从奥克塔利亚赶往伊莱夏尔的这段时日中,这些为三大家族提供了近三分之一收入的产业,却遭到了灭顶之灾。

    联邦的确是花了几百年时间和无数的金米拉,终于沿着这一串密集浮空岛建起了庞大的要塞群。联邦的大佬们觉得,就算是达罗舒尔和希尔伦空中回廊失守,区区的亡灵和黑旗翼人根本不可能啃动这些要塞群。核心的国土也不会受到太大冲击。

    是的,这些要塞群设计的时候,是以赫纳斯亡灵帝国及其潜在盟友为假想敌而设计的。那是瘟疫之王卡赞,数以千计的巫妖、死灵骑士、血族组成的亡者议会,可以轻而易举地拉起以百万来计算的亡灵大军。当然了,还包括了相当规模的黑旗翼人盗匪,乃至于奥格瑞玛大荒原上的兽人各部。可以抵御这等规模敌人的要塞群,可想而知会坚固到了什么程度。

    只不过,在设计的时候,联邦大佬们大约是从来没有考虑过,如何防止一艘飙起车来比凤凰还要快的战船,在要塞群的缝隙中来回穿梭宛若自入无人之境呢。

    毕竟只是“蛐蛐”的一艘船,虽然装着比要塞炮还要凶的主炮,虽然连擦甲板的见习水手都是纪元前的传奇军团将士,却也不至于真的就把奥克塔利亚城周边上百个住人岛屿和城镇化作一片火海。可是,今天从过来炸两座矿上把所有的宝石打包带走顺便再把所有的努力矿工都解放了给他们武器,明天又过来烧两座庄园把所有的牲畜飞兽都赶走顺便再把所有的农奴都解放了再给他们武器,后天又再过来袭击两个工坊又把所有的奴工解放了依然给他们武器,大后天再远远用超远距离的大炮轰击一下兵营港口和哨站什么的。这么整上个把星期,就算是天生属乌龟的也都忍不住了吧。

    “法尼尔上将觉得现在除了依托防守,并没有别的方法。可是,再这么继续下去,几大家在东部的产业就要化为乌有了。而且,若是坐看小贝伦卡斯特的一艘单舰肆虐横行无人克制,我们必将威风扫地了。”邓伯莱解释道,看了看窗外悬浮在远处天际的浮岛要塞,又摇头一叹:“虽然,有那么个敌方依然存在,我们已经是威风扫地了。”

    门修斯元帅的表情有些僵硬,心想我不要面子的吗?不知道那个始终拿不下来的小小的独孤堡已经变成本人的一.生之痛了吗?现在的年轻人怎么情商都那么低?

    至于盖泽特本人则哑口无言,理智虽然告诉自己,一旦放弃防守全线出击,那就完全入了对方的愿。可是,想到自己在奥克塔利亚城也有不少产业,要是坐看被人抢光烧光,也是完全接受不了的呢。

    过了好一会,他才小声地建议道:“……能不能让前线的欧伦蒂安中将耐心一些?我们还可以想办法征集更多的军队前去增援。”

    “我现在已经无兵可调了。你们将要带往东部的一万五千人就是所有的援军了。格罗伦港现在聚集了两万多名战斗经验丰富的精锐佣兵,奥尔索天区还有刚刚归降但军心不稳不可信任的第一第二军团的四万降卒。所有剩下的人必须坐镇首都了。”门修斯元帅面无表情地道:“当然了额,若你能接受的话,我还可以征召一批奴隶兵呢。努力一下搞不好可以编出十万大军来。听说索斯内斯大陆有几个挺能打的强力国家,就是靠奴隶兵打仗的。”

    人家那只是写作奴隶读作职业军人的怪物,而我们这边感觉随时都会临阵倒戈啊!盖泽特心想。

    “小鲁道夫,你要明白,我们其实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哈尔达摇了摇头:“你应该得到你舅舅的死讯了吧?”

    鲁道夫盖泽特的舅舅,其实就是已经死在了钢铁蔷薇堡中的伊蒙维兰巴特中将,俗称“紫菜叔”的(重建以后的)第四军团第二任司令官。现在,他的死讯伴随着第四军团“彻底反了”的噩耗,也终于传到伊莱夏尔了。

    盖泽特点了点头,挤出了一张悲伤的脸来。实际上他和自己的二舅关系并不算好,但这时候,除了悲伤,他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表情好了。

    “况且,德雷克欧伦蒂安中将也并不是什么可靠的作战方略都没有的。”哈尔达又道。

    门修斯点了点头,直视着盖泽特的双眼,沉声道:“陆希贝伦卡斯特没了一只手,而且还失去了视力。你和他当面见过,可以确定吗?”

    盖泽特也不由得微微一怔,大闹迅速开始转动,很快便将和陆希见面时的画面重现了出来。

    他露出了一只手用金属和机械构成的假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他全程都闭着双眼,从来没有睁开。他的行动并没有什么不便,毕竟传奇施法者的感知能力可不会因为一双眼睛而失去。然而,仔细琢磨一下的话,像文件啊笔啊这些没有生命没有温度也没有能量波动,于是无法用感知察觉的“死物”,确实塞希琉亲手递到对方手里的。

    更重要的是,他有明显的虚弱盖泽特并不知道自己的这种自觉有什么依据,但就是能够这么肯定。身为一个施法者,在这时候,他选择相信自己的自觉。

    “是的,我可以肯定!”

    凯尔门修斯元帅和哈尔达丹迪莱恩上将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颔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