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天国的水晶宫 流血的星辰a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说白了就是大一点的岛

    一个是出生游侠冒险者的半精灵野路子,一个是裹着银毯子出生的奥克兰贵族之首,按理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阶级,理论上,两人毕生都不会有什么交集的。然而,当基利特和泰蕾莎,手持宝剑眼神交错的这一个瞬间,大家都意识到,对方和自己分明是同一种人呢。

    他们,都是乐意用强大的对手磨炼自己的剑和意志的类型。说得好听一点,就是一切极于剑的武痴,而说得难听一点,分明就是两无可救药的战斗狂。

    “这才是身为剑士的浪漫啊!”基利特露出了兴奋,甚至有些狂热的笑容。清秀文雅甚至能算得上有几分女性化的脸上竟然莫名地多了几分狰狞,顿时就有点人设崩塌的味道了。

    “如果我真的老实地当个贵族领主,安安心心地过完一个贵族小姐的一生,就绝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机会了吧?”泰蕾莎女大公洋溢着明艳不可方物的动人微笑,美得不见瑕疵,美得宛若梦幻,美得甚至有些不真实了。

    然而,他们两人的表情不怎么真实,但手中的剑却是无比真实的。数丈之外,光芒乍现,大公手中的双手大剑就像是忽然扩大了无数倍。肉眼捕捉不到任何的剑路,但哪怕几乎不存在感知的凡人,他们贫弱的精神却也依然能清晰感受到,那剑势化作的无形锋利能够洞穿钢铁,斩开山峦。它纵横闪烁,瞬息间便将整个回廊都布满了,完全捕捉不见任何空隙。

    她轻描淡写地挥舞出了一剑,看上去貌似是在攻击近在咫尺的基利特,但肉眼不见的剑势却已经扩散成了剑的山峦,将所有的精灵卫士们笼罩在了其中。没有人怀疑,若毫无反应,当她的剑势落地的时候,己方全部战士都将死于非命,剑气延伸出去,甚至有可能直接攻击到远处正在施法的陆希。

    这一次,基利特是真的开心了。他右手的碧海剑收回身后,左手的黑剑划出了一个完美的圆环。如果说,对面大公的剑路轰出了烈日的阳光,半精灵的左手黑剑便挽起了一个黑洞,将不可直视的刺眼光芒全部纳入了其中。

    那无穷无尽的剑路开始慢慢消散了,或者说被迫地凝结了起来。铺天盖地的威势似乎有了一点点的消散,但却变得更加犀利,更加致命。便只见大公的大剑斩成一线,在虚空中似乎都拉出了一道平滑顺,却又让人心悸的光轨,然后“轰”的一声斩入了黑剑的圆环之中。

    顷刻之间,剑与剑之间的碰撞已经发生了上百次,那激烈的金铁争鸣仿佛就像是同一时间响起似的。于是乎,真正意义上的金铁风暴顷刻间爆开,化作了致命的气浪,将满地的恶魔尸骸又再次切割了一次。

    然而,在场的任何一个精灵圣白树卫士都是高手,眼光自然也不差。他们能看得出,这一次交锋,基利特已经完全落入下风了。瞬息之间便过了上百剑的交手固然精彩,但一旦半精灵的圆环出现破绽,他的败亡同样也不过是瞬息之间而已。

    好在,双刀流的基利特才是本体啊!他藏在身后的右手终于收了回来,在两人的剑路相击之间,忽然用力,将碧海剑探入了双剑撞击的空隙之中。直线一刺的辉煌神器递进了大公的胸前,然后忽然绽放如海潮汹涌般的剑气。

    “太有趣了啊!”这一刻,泰蕾莎大公宛若玉雕般的面容上闪过兴奋的潮红,大剑下压横扫,便仿佛化作高耸的防海大堤,生生地挡住了汹涌剑潮的猛袭。

    “叮叮噹噹!”又是一连串形成了音爆的金铁交击,震得两人同时退后了两步,然后又迅速稳定了步伐。

    “我的名字基利特·维林诺,职业冒险家,游击士协会教官。”基利特风度翩翩地通名报信。

    “泰蕾莎·夏曼·梵·德拉格尔,奥克兰帝国龙堡大公,嗯,不过估计很快就不是了。纹章院可是已经给我下最后通牒了呢。”大公则同样满脸笑容,以优雅的礼节予以回应。

    这一次交手,大约能算是平分秋色吧。于是,两人互相打量着对方,都对对方肃然起敬,可同样也战意盎然。

    “如此神剑,已可以力抵达真理之侧,明明有远大前途,却又为什么要走上犯罪的道路呢?”基利特满脸惋惜。

    身后有精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想这家伙看上去是在夸对方,那分明就是在夸和对方打成了平手的自己嘛。

    “黑剑小哥,我也听说过你的名头,但没听说过你是这一个闷骚的类型啊!”泰蕾莎嗤笑了一声:“我们理应是同一类型,当知极剑之道,本就要不吝外物啊!”

    “那我们对剑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基利特喟叹一声:“能遇到这样的对手,荣幸无比!”

    “再来!”女大公笑道。

    两人再一次发起了冲锋,短兵相交,剑气纵横。他们一边打,一边快速移动着身形,调整着步伐,身边环境中所有的一切事物都有可能成为战斗中利用的道具。打着打着竟然就这么离开了回廊,所过之处,剑势化为的气流肆无忌惮地肆虐着,就像是刮过了可怖的飙风。

    在场的精灵和莉娅丝菲尔一行人就这么目睹着两名超卓剑客越打越远。他们的战斗是何等的精彩,每一次挥剑,每一个步伐,乃至于每一个心神电转都容不得分毫的闪失,一点点的破绽都有可能化作致命的错误;然而,偏偏正是这样,他们的身影在致命的剑光腾挪闪烁中,却又显得无比的和谐。

    “亚总要坚强啊……所以我为什么要让亚丝娜坚强呢?”陆希虽然看不到,但仅凭那和谐而充满韵律感的击剑声便多少能猜出此刻的情况。他稍微停顿了一下,不明所以地摇了摇头,又将全部精力放在咒文和术式结构的搭建上。

    身为一个施法者,他其实相当不喜欢念咒这种事,一直都觉得这种都特么是上个世纪的play了。而且在战斗中,躲在一旁闭着眼睛神神叨叨地自言自语扯上一大堆自己都听不懂不知名单词,总有一种跳大神的既视感,就算是能有啥逼格也都被刷掉了。可现在也是没办法的,他现在面临的是自己有生以来最复杂的一次大型魔法,而且以前从来没有实操经验,最多在脑海里做过几次模拟。

    这时候哪还是管逼格的时候啊,所以能增加存活率和成功率的手段,都必须给用上了。

    “平常心,平常心,老爷子当年也是第一次操作,而且可没那么得力的帮手和那么充分的准备。呜,虽然我要操作的规模确实是他老人家的不知道多少倍,但不管怎么说,他能成功,我就一定有成功的可能。”陆希对自己说。

    ……所以,我为什么要这么玩命呢?他也这么问了自己一下,随后就将这个闪过的念头抛到了脑后。

    小伙伴们正在努力战斗,他们豁出了命去在给自己争取了时间,那么,我就有义务成功。

    叮叮噹噹!

    宝剑的交击声络绎不绝,间或还夹杂着一点兴奋的笑声和呐喊声。

    ……好吧,虽然豁出命去的小伙伴现在明显是非常开心的呢。

    基利特和泰蕾莎的战斗大概一时半会是分不出来的吧。在旁边观察了一段时间的莉娅丝菲尔很快就确认了这一点,她无言地摇了摇头,横过了斧枪,目光凛冽,脚下光华撒开,形成了猩红色的灵气火焰。她身边的傀儡们顿时便被红色灵气缠上,动作竟然又洗练和高效了几番。

    “噹!噹!噹!”这位冠军骑士的最后传人用斧枪猛烈地敲击着地面,随着她的动作,缠绕在傀儡们身上红光开始凝聚成了实体,向地面投影出了长枪和马蹄的虚影。

    冠军骑士们的冲锋践踏光环!只是,让人惊愕的是,这光环竟然连没有生命的傀儡都可以影响。

    莉娅丝菲尔一甩斧枪,向前一指,便率领着一种傀儡大军呼啸地冲了过来。她一马当先,脚下踩着战争之路,正是随着冠军骑士们灭亡而失传了许久的冲锋战技。

    精灵们将只能遮住半边躯干的叶型盾从背后拿到了胸前,往前一送,魔力的光辉顿时在盾型上腾起,形成了宛若城塞一般的光之墙。

    “咣!”傀儡们装在光之墙上,就仿佛巨大的铁锭撞在了铁毡上,腾起了震耳欲聋的金属轰鸣声。

    “一步也不许退后!”伽尔菲特在队伍中大声喝令着。

    其实,根本不用她的命令,在场的精灵骑士们便早已经做好了死战不退的准备了。

    陆希强制让自己忘记现在很可能发生的一切状况,再一次将自己灵魂彻底放空,深入到浩瀚的星辰之中,深入到以太海的无尽灰暗之中,深入到世界的尽头之中,检索着无数从他的脑海中划过的蛛丝马迹。

    娜诺卡的声音这时候响起:“我们这边已经准备好了。陆希,你可以随时发动。”

    “请维持法阵的运转,我会尽快找到信标的。这时候,请务必不要松懈,能否成功,就看之后的十分钟了。”

    “还要十分钟啊……哎呀,这辈子可从来没有这么累过呢。”娜诺卡虽然在抱怨,但语气中却似乎带着一丝饶有兴致的兴奋。

    “明白……陆希,你那边最危险,一定是要小心。”这话是菲特说的,到底谁才是七彩蔷薇一门的良心和节操底线,还真是一目了然啊!

    这个时候,七彩蔷薇一脉的良心小姐现在正身处奥尔索东门群岛一处隐蔽的小岛上,也身处一个规模浩大的魔法阵的中央。她看了一下远处天空的那座巨大的要塞,抿了抿嘴,担忧一闪而过,然后才从空间袋中取出了一块黑褐色的土块,放到了法阵中央,接着又摸出来了一个水晶瓶,内里装着一团宛若云雾般不断变化着身形的半透明事物。

    “不损之土代表着构成我们世界的基本物质,如果再加上无形之水,就可以代表生命的诞生了吧?”菲特喃喃自语道。

    她的言语未落,黑褐色的无形土块和无形之水已经结合在了一起,随即开始融化,直接注入了法阵之中。构成法阵的白光开始渐渐褪去了过于浮夸和明亮的白光,凝成了堂皇大气起的正黄色。

    “生命不仅仅是水和泥土,还有代表了灵魂和能量的火焰。”在法阵之外的娜诺卡取出了凤凰神鸟的火羽,然后又拿出了一片银色的树叶:“还有空间的延展,这才能代表世界的基本构成。”

    这个一直以来都明媚开朗,或者说过于开朗总显得有点没心没肺的姑娘,现在满脸都是凝神和专注,倒是比往日多了几分肃穆的美感。她用白皙的小手将升腾着圣火的凤凰之羽攥在了手心中,用力搓揉了一下,然后抛洒到了法阵之内,让法阵之中的光晕渐渐变得更加丰富。随后,她漂浮到了空中,让银白色的世界树之叶化作了点点繁星一样的碎片,飘洒到了周围的虚空之中。

    两个姑娘脚下法阵的光晕几乎已经完全褪去了,只有近在咫尺的她们才能用灵觉捕捉到一缕缤纷的光芒在周围流淌着,慢慢爬升到了虚空,然后构架成了肉眼无法看到的恢弘结构。

    那不是一个法阵,更像是在构架一个世界。

    “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完成了啊!到目前一切顺利。”娜诺卡露出了一丝自得的表情。她表示她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但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也算是不大不小的一桩成就了。

    “然后的才是最麻烦,也是最容易出危险的……如果我们这里有任何闪失,我们俩最多受点重伤,但陆希那边,却将受到以太海的全部反噬。”菲特沉声道。

    “是的,我可不想面对疾风的眼泪,以及她肚子里的那两个宝宝……”娜诺卡抽搐了一下嘴角,看着依然满脸沉重的菲特,安慰道:“还记得我们当初十岁的时候,被不着调的老师丢到了一个古代遗迹里吗?我们没有现在的能力,没有神兵秘宝,甚至连补给都没有,但遗迹里的机关陷阱却还在运转,还有一个不知道死了多久的尸鬼大君和它的一大票徒子徒孙四处徘徊,渴求着生人的鲜血……但是,我们不是也度过去了吗?”

    “那是疾风赶到救场了啊!”菲特无奈地道。

    “对啊,所以,哪怕是为了报答疾风的救命之恩,我们也不能让她怀着身子哭啊!”娜诺卡咬了咬牙:“我们能成功的,一定可以的!不就是凭空架构一个大陆的稳定结构嘛,没什么大不了的。说是大陆,也就是大一点的岛罢了。”

    菲特怔了一下,随即展颜一笑:“是的,说白了也就是大一点的岛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