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燃烧的莫斯科 红场唐人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单独的战役(二十一)

    战斗进行到下午,在西岸的德军已被我们完全肃清,几个近卫师争先恐后地涌向了莫济里,从北面和东面围困了该城市。???而别洛夫命令后,迅地派出一支部队,占据了城市的西郊。这样一来,坚守莫济里的敌人就陷入我军的包围圈。

    在傍晚时分,我和司令部的成员到达了莫济里东郊一个小居民点。新指挥部就设在镇上的一个坚固的教堂里。

    我走进教堂的时候,大厅里乱哄哄的,到处都是忙碌的参谋,和忙着铺设电话线、架设天线的通讯兵。别济科夫带着我来到了大厅的东南角,说这是我们办公的地方。

    我刚在铺了地图的桌边坐下,还没来得及把气喘均匀,桌上的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看着摆在桌上的五六部电话,我努力地想搞清楚究竟是哪一部电话在响。站在旁边的阿赫罗梅耶夫反应倒是挺快,迅地找出了那部电话,并将话筒递到了我的手上。

    我看了一眼手里的话筒,认出是和外界联系的那部高频电话,便将话筒贴在耳边,礼貌地说:“喂,我是奥夏宁娜,请问您是哪里?”

    “丽达,是我。”听筒里传出了罗科索夫斯基那带着磁性的男中音。

    “您好,大将同志。”听到是罗科索夫斯基打来的电话,我连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恭谨地说:“请问您有什么指示吗?”

    “没有指示,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罗科索夫斯基调侃地说道:“难道你忘了,我们不光是上下级关系,同时也是朋友吗?”

    “没有没有,”想到罗科索夫斯基曾在不同的场合里力挺我,我就对他充满了感觉之前,连忙轻松地说:“我一直为自己能有您这样的朋友感到骄傲。”说完,我就握着话筒不再说话,耐心地等着他的下文。

    “丽达,我也会有你这么一位优秀的部下,而感到骄傲。”罗科索夫斯基沉默了好一阵,才开口说道:“我本来以为你的部队在经过了长途奔袭,又弹药不足的情况下,要夺取卡林科维奇这样的城市,至少需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没想到你居然只用两天时间,就将这座城市从敌人的手里夺了回来。可惜啊可惜!”

    本来罗科索夫斯基前面的话,还让我喜上眉梢,但最后一句话,却让我如坠冰窖,心说:“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呢,难道出什么事情了吗?”我在心里将他可能感到遗憾的事情,快猜测了一遍,现最接近的莫过于是我有希望当上方面军司令员一事,难道事情到了现在的地步,又出现了什么意想不到的变故吗?

    正当我心情忐忑不安的时候,便听到罗科索夫斯基继续说道:“可惜是卡林科维奇和莫济里都是小城市,就算你夺取了这两个地方,红场上也不会鸣礼炮庆祝。要是将来你能指挥部队,攻占明斯克的话,没准就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知道他只是在为我所指挥的这场战役取胜后,无法得到红场鸣放礼炮的庆祝仪式时,我心里悬着的石头算是落了地。说实话,是否鸣放礼炮,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我只关心照现在的形势展下去,自己是否能当上某个方面军的司令员,能否在战争结束时当上苏联的第一位女元帅。就算当不了元帅,能当上大将,我也挺知足。

    想到这里,我笑着对他说:“大将同志,我现在想的只是怎样能尽快地打败法西斯侵略者,将他们从我们的国土赶出去,并让法西斯彻底地毁灭。至于是否能享受到红场鸣放礼炮庆典的荣誉,我真的没有放在心上。”

    我随口说的这些话,给罗科索夫斯基留下了良好的印象。他又沉默了一阵后,接着又说:“丽达,我真没想到你这么看得开。我还以为……”

    “还以为我肯定会因为无法享受到鸣放礼炮的荣誉,而郁郁寡欢吧。”我没等他说完,便抢先说道:“放心吧,大将同志,我不会那么小心眼的。”

    简单的寒暄过后,罗科索夫斯基言归正传地问:“听说你的部队,已将莫济里团团围住了,是吗?”

    “没错,大将同志,正是这样的。”我回答说:“目前我的七个师,分别占据了城东和城北;而别洛夫将军的部队,则控制了城南和城西方向。可以这么说,莫济里的敌人已经陷入了我们的重重包围之中。只能我们的弹药一到,就能展开全面的总攻。”

    “在莫济里的北面,还有德军的几个装甲师和步兵师。”罗科索夫斯基等我说完后,善意地提醒我,“他们有可能在你们向莫济里起进攻的时候,从背后偷袭你们,这一点,你可不能不防啊。”

    “大将同志,我是这样考虑的。”我知道德军指挥官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部队,被我们一口口地吃掉,如果有一线可能,他们都会起疯狂的反扑,因此我早就想好了对策,此刻听罗科索夫斯基问起,我便如实地回答说:“我打算将第11集团军的五个师,部署在莫济里地区的北面。由于他们没有统一的指挥,为了避免各自为战的情况出现,我打算让副司令员奇斯佳科夫将军去指挥这支部队。”

    “那卡林科维奇呢?”罗科索夫斯基等我一说完,又继续问道:“你的部队都调到了莫济里,总不至于留下一座空城吧?”

    “这怎么可能呢,大将同志。”对于他的疑问,我笑着回答说:“卡林科维奇的南郊不是一直驻扎着巴托夫将军的部队么,我已经将城市的防务移交给了他们。”

    “如果是这样,那真是太好了。”听完我的汇报,罗科索夫斯基的语气变得轻松起来,“既然巴托夫将军的部队已进驻卡林科维奇,看来我就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事情了。对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情吗?”

    我听到罗科索夫斯基这么说,颇为踌躇。我现在想要兵员、弹药和各种军用物资,他根本无法为我提供;就算要想让轰炸机出动,帮我们轰炸德军的防御阵地,他也是无能为力。在想了半天以后,我终于想到有一件事情,少了他的帮忙还真不行,赶紧说道:“司令员同志,我还真有事情想请您帮忙。”

    “说吧,丽达。”罗科索夫斯基爽快地说道:“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尽力满足你的愿望。”

    “大将同志,情况是这样的。根据我的了解,在全段时间,德军被你们打得节节败退的时候,他们进行了大肆的破坏,放火烧毁了村庄,炸毁了工厂,甚至还用特殊的铁道车,破坏了铁路的枕木,使我们无法通过铁路来进行运输。”我在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恳求他说:“请您派出工兵部队,修复从日洛宾到卡林科维奇的铁路线,使我们所需的补给物资,能迅地从后方运上来。”

    “丽达,这件事我可以做主答应下来。”罗科索夫斯基有些为难地说:“不过什么时候能进行铁路线的修复,还需要我向计划部门提出了申请以后才知道。”

    我了解老毛子办事的拖拉和呆板,所以非常体会罗科索夫斯基此刻的心情,便大度地说:“大将同志,只要您答应了这件事,我就放心了。我相信在您的努力,这个问题很快就能得到最后的解决。”

    我结束和罗科索夫斯基的通话后,站在旁边的奇斯佳科夫有些惊诧地问我:“司令员同志,您是什么决定让我去指挥第11集团军部队的?”

    我冲他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就是刚才,在和方面军司令员通话时,我临时冒出里的这个念头。”为了让他不至于抵触我的命令,我指着桌上的地图对他说:“副司令员同志,您瞧,在莫济里地区的北面还有大量的德军部队,如果我们不放一支部队在这里进行防御的话,估计解放莫济里的战斗,会非常不顺利的。”

    我说完这句话以后,特意留心了奇斯佳科夫的表情。见他只是盯着地图一言不,似乎正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便趁热打铁地说:“副司令员同志,虽然第11集团军有五个师外加一个坦克团,但由于缺乏统一的指挥,他们就是一盘散沙,各师在战斗中都是各自为战,缺乏必要的配合。所以我必须派一位信得过的,又有能力的指挥员去指挥他们。”

    我将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继续说道:“我经过反复的深思熟虑,觉得最佳的人选,是非你莫属了。”

    听到我这么说,奇斯佳科夫抬头望着我,在沉默片刻后,他语气坚定地说:“司令员同志,既然您这么信任我,那我就立即赶到第11集团军去。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辜负您的信任,只要我还活着,就绝对不会让敌人冲到你们的后方。”

    我握着奇斯佳科夫说:“副司令员同志,你要多注意自己的安全。我希望我们将来能一起指挥部队,攻克柏林,去彻底消灭法西斯,所以您必须好好地活着,我们才能看到那一天的到来。”

    “放心吧,司令员同志。”我的话让奇斯佳科夫的情绪也变得高昂起来,他面带笑容地说:“能打死我的子弹还没造出来呢,我一定会活着见到胜利的那一天。”

    当奇斯佳科夫在与基里洛夫和别济科夫一一握手时,我忽然想到奇斯佳科夫刚刚好像抢了我的台词,“能打死我的子弹还没有造出来”这样的话,只有我这种带有主角光环的人才能说,他这么说,莫非他也和我一样,是来自未来的穿越者?

    等奇斯佳科夫离开后,别济科夫向我请示道:“司令员同志,各师都部署到位了,是否把师长们都召集起来开个会,给大家交代一下作战任务?”

    对于别济科夫的提议,我想了想,然后摇着头说:“参谋长,暂时不用。因为我们的弹药不足,根本没有起攻城战的能力,还是再等等吧。等弹药到的时候,再把大家召集起来布置作战任务。现在您负责通知各师师长,他们当前的任务,就是抓紧时间构筑防御工事,防止德国人狗急跳墙,趁着我军立足未稳实施突围行动。”

    我握着奇斯佳科夫说:“副司令员同志,你要多注意自己的安全。我希望我们将来能一起指挥部队,攻克柏林,去彻底消灭法西斯,所以您必须好好地活着,我们才能看到那一天的到来。”

    “放心吧,司令员同志。”我的话让奇斯佳科夫的情绪也变得高昂起来,他面带笑容地说:“能打死我的子弹还没造出来呢,我一定会活着见到胜利的那一天。”

    当奇斯佳科夫在与基里洛夫和别济科夫一一握手时,我忽然想到奇斯佳科夫刚刚好像抢了我的台词,“能打死我的子弹还没有造出来”这样的话,只有我这种带有主角光环的人才能说,他这么说,莫非他也和我一样,是来自未来的穿越者?

    等奇斯佳科夫离开后,别济科夫向我请示道:“司令员同志,各师都部署到位了,是否把师长们都召集起来开个会,给大家交代一下作战任务?”

    对于别济科夫的提议,我想了想,然后摇着头说:“参谋长,暂时不用。因为我们的弹药不足,根本没有起攻城战的能力,还是再等等吧。等弹药到的时候,再把大家召集起来布置作战任务。现在您负责通知各师师长,他们当前的任务,就是抓紧时间构筑防御工事,防止德国人狗急跳墙,趁着我军立足未稳实施突围行动。”

    就在我吩咐别济科夫的时候,几名通讯兵走过来,小心地拿走了我面前摆着的一堆电话机,只留下了可以和外界通话的高频电话。我盯着那部电话想了想,觉得要拿下莫济里,别洛夫将军的配合是至关重要的,现在有必要和他讨论一下如何展开进攻的事宜。(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