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银刀驸马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旧颜新貌

    莫拉维也夫谢了他。? ? 小伙子们和姑娘们旋转着从房间的尽头朝他们扫视过来。

    他们坐在一张长桌子旁边,乾国人端上来用薄铜皮制成的盘子盛装的食物。那里就像学生食堂一样,人们大声嚷嚷,抽着烟,啤酒和烈酒一瓶瓶地摆着。

    “这里的乾国人是很有礼貌的人,可是这个地方很简陋。和平来得出其不意。”一位年轻的美国海军军官看军衔是一位上尉笑着对莫拉维也夫说道。

    “我觉得还可以。”莫拉维也夫打量着周围,说道。

    “您今天看到的,是刚刚清理后的结果。”另一名美国上尉笑着说道,“左季皋那个老家伙留下的废物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你来早一些,会看到很多新奇的玩意儿,当然,是属于中世纪的东西。”

    听了他的话,小伙子们和姑娘们全都笑了起来。

    “噢?会是些什么?能说一下吗?”莫拉维也夫想起了来时看到的漂浮在水面上的那些垃圾。

    “那个老家伙设计了一种叫‘水炮台’的东西,其实就是一大片的竹筏子,用绳子连起来,上面摆上几门老古董火炮,就成了保卫要塞的重要工事,您可以想象一下,这样的东西,能够用来打仗吗?哈哈,要知道,士兵们在上面根本无法站稳,要是开炮的话,恐怕都得给掀到水里去!”

    “听说建造它们时的花费非常的高昂,几乎和一艘先进的蒸汽炮艇相当,所以我严重怀疑,他这么做就是在欺骗年轻的乾国皇帝陛下,从皇帝的金库当中骗取银子!”

    “这位总督不是一向被人们认为是清廉的官员的表率吗?”

    “哈哈哈哈,那可真是黑色的幽默了,那个曾在他手下干过的法国人德克碑知道吗?他的女儿在法国写了一本书,回忆他在乾国的服务经历,在书里作者还特别提到,左季皋总督将德克碑本人的薪水一万两白银揣进了自己的腰包呢!”

    “听说他进攻阿古柏时,和官商胡雨霖一道贪污了不少的军费,达数千万两白银呢。”

    “应该差不多。那些回教匪徒,本来很容易就可以消灭,他却把这场战斗拖了一两年,这当中要么是他和他的军队太过无能,要么就是故意的拖延。”

    “能弄出水炮台这样的蠢物,说明他的军事才能很差,哈哈!可是这样的人却给乾国文人吹捧成了盖世英雄,真是笑话!”

    “这场叛乱是他的后代动的,但却只持续了几个月时间,就给林逸青将军毫不废力的平定了,说明他是蠢材,他的后人也比他强不了多少!哈哈!不过,林逸青将军的才能可是要肯定的!”

    “是啊!如果不是林逸青将军,我们大家今天也不会在这里。我提议,为林逸青将军干了这一杯!祝他永远健康!”

    “为林将军干杯!”

    “为林将军干杯!”

    莫拉维也夫很惊讶于林逸青在这些美**人当中的威望,他也跟着举杯,和大家一饮而尽。

    吃过了晚餐,一个纤弱的乾国人收掉了脏盘子,换上干净的:那些是从城里运来的专门为外国人订制的色彩柔和的瓷盘子,有着特有的颜色粉红、黄色、粉蓝在它们被小心地分送时,出清脆的声响。收放盘子的人沉默无言,低垂着眼睛。

    电唱机大声叫着。喝酒的人们懒散地坐在红椅子上;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不断地旋转,缓慢地、孤独地、陀螺一样越转越慢。

    莫拉维也夫在想着,这些新现的情况,上边会不会引起注意。

    晴朗的早晨,莫拉维也夫坐着马车,和托特一起进入郁郁葱葱的岛上小山:避开港口码头区,绕过翠绿色的水稻田。他们把马车停在一个山嘴上,跳下车来,站在粗硬的草上,眺望大海和远处的岛屿,注视了一会儿那艘正在开走的军舰。

    “那是一艘巡洋舰?”莫拉维也夫问道。

    “是的,那是‘济远’号,一艘‘芝加哥’级巡洋舰,在美国建造的,刚刚加入乾国海军不久。”托特答道,“它的外形很好,性能也非常不错。”

    远去的“济远”号巡洋舰,全身沐浴着晨辉,在一艘汽艇的引导下,沿着蔚蓝色的航道,穿行在岛屿之间。注视着这艘巡洋舰的人,意识到他的靴子下面乾国的草地、土壤、沙砾,以及附近摇曳的矮小的灌木,和成簇的红一片紫一片的野花。

    站在远处一片水稻田外侧的田埂上,他的同伴回过头来看着他:一个孤独的人影,戴着一顶圆锥形的草帽,一件红衬衫一直垂到他的膝盖。

    年轻人趁着这个空隙,在矮树丛后面小了个便。当他们重新上路时,托特说:“我猜想你没有睡多少觉吧。”

    “也就两三个小时。有了不少的新现,我得整理出来,否则会忘掉。”

    “哈哈哈哈,真是难为你了。”

    他们颠簸着进入一片树木茂盛的地带。

    “松树,是吗?“年轻人不感兴趣地问道。

    “这些高的是柏树。松树在那上面,右边。”

    “我们没学过关于树的知识。只知道桉树和大叶榕。金合欢乔木,桃金娘灌木。土壤是沙质的。”他接着说,“我知道的,还有山毛榉、白桦树。它们是多么的青翠欲滴,在隆冬死一般的沉寂下,它们又那样招摇。似乎比桉树和灌木更引人注目。”

    “我的家乡,如果我有一个的话,靠近北海。那里冬天酷冷,狂风刮过,加上雨夹雪。严寒、偏僻。我住的地方,并不是森林地带,虽然也有一片片的树林,但是培植出来的。它有它自己的美。”

    “那怎么说?”

    “噢,变化着的日光和天空,还有低地。遗世独立的感觉,几乎从6地分离开来。”莫拉维也夫笑了起来,“离开了家乡,正如我大部分时间那样,我可能变得多愁善感了。”他注意到,他隔了这么久才有资格提及家乡,可就算他有家乡,他也是大部分时间远离家乡。

    托特说:“我希望以后我能够找一个地方定居下来,直到现在,我一直在到处‘游览’。”

    莫拉维也夫点了点头,托特的想法是理所当然的。找一个地方安顿下来,安顿下来。老婆和孩子,房子和田地,草坪和割草机,马车。一切取决于“暗探局”对他的工作的满意度和给他的薪水。“假定在这里就是一个开端。”他虽然这么说并不真正地确信,这些不和谐的情景,以及局里那些不可理喻的人不知疲倦、缺乏幽默感、孤僻能够符合他的安居乐业的愿望。

    思考使他变得脆弱。那是他们这些年轻人的习惯:无论说出什么不寻常的话来,都会有笑声善意的笑,与善良没有多少关系。

    “现在你并不需要通过战争,托特,来增加见识。艰难,也许是这样,但是并非杀戮。因为直到现在,战争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还是一条出路。”是啊,从军,或是涉足航海。年轻的新兵梦想着变换:征服、掠夺、私通。有些人甚至梦想着知识。血腥的混乱局面和草草掩埋的坟墓,事先却是不可想象的。女人的需求,几乎是不起重要作用的,不过就是找配偶和生孩子。命运一开始就赋予了她们生活的目的。一个女人要是打乱了等级地位,就会被其他的女人排斥。不去摇摇篮却来捣乱。

    车轮溅起烂泥和砂砾。劳动的乾国人成双结对或四人一组,经过他们身旁,都在往山下走去,都负着重物;当马车驶近时,每一个人都沉默下来,避开这些身着考究军装的陌生外国人的目光。妇女们包裹在破旧的黑衣服里面,拖着脚步走来,一个背上背着一大捆柴火,另一个弓着腰,背着一个用背带绑着的小孩。

    莫拉维也夫想起了在西伯利亚流放地见到的那些犯人们的妻子,她们的命运。一个没有理性的字眼。

    他们两个人的命运,又会怎么样呢?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