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范西屏

第五二六章 生死时刻(下)

    “我说乐哥,干嘛给那家伙钱啊,一看那老东西就不是什么好人。”

    重新上车之后,华强还不依不饶,口中骂骂咧咧道,“这里就是典型的穷山恶水出刁民,擦破一点皮就想讹诈。如果换做另外一个地方,老子直接毙了他!”

    “我怎么做事,需要你来教吗?”

    听到他这番话,衬衫男子脸色一沉,不悦道,“给我老老实实开车,否则我不介意将你送去那边。”

    “是!”

    说来也是奇怪,原本还凶神恶煞的华强,一听到“那边”的字眼,当即浑身打了个哆嗦,顿时变得异常老实起来,再不敢多说一句话。

    “现在是非常时刻,最近最好少给我惹事。”

    眼见着对方老实了,那名叫做“乐哥”的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华强,这一单生意做下来,你至少能够有数十万的收入,又何必为了区区几百块钱而节外生枝呢?”

    他一边挥舞着大棒,另一边则给对方甜头,恩威并施之下,名叫华强的那名小子被收拾得服服帖帖。

    “对了,乐哥,我们看着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啊?”

    沉默了半晌,华强又忍不住地问道,“我看那小子年纪也不是很大,怎么就这么值钱呢?好吃好喝地伺候着,连我们这群帮忙的人都有这么多的钱拿,看来的确是大有来头啊。乐哥,趁着这里没人,给兄弟我说道说道呗。”

    这段时间他除了负责运货之外,其他时候就整日守候在钟石所在的院落外。虽然没有和钟石接触过,不过几人也偷偷地观察过钟石这个人,甚至还有好事者上网去查,但查来查去竟然连对方一点信息都找不到。

    这个结果让众人目瞪口呆之余,好奇心又盛了几分,华强就是其中之一。虽然知道这么问有所不妥,但他还是忍不住地说出口来。

    “嘿嘿嘿,我可以告诉你这个人的姓名,但是告诉你之后我就得杀了你。”

    那名叫做“乐哥”的男子冷笑着回答道,“强子,虽然我知道你天不怕地不怕,但既然你叫我一声哥,那我就好心劝你一句,等这单生意结束之后,拿到钱最好跑到对面躲一段时间。那个人是个大人物,大到我家主人都不敢对他怎么样,你说万一他要报复会怎么样?”

    “大不了不就是一死嘛!”

    华强满不在乎地拍了拍胸脯,心一横道,“我这条烂命可不值钱,拿他那条命来换,算是值了。”

    “换?”

    “乐哥”又冷笑道,“你以为说换就能换的,你忘了你之前的老大是怎么死的了?”

    一说起这件事,华强浑身一哆嗦,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因为这里面临泰国、缅甸和华夏,所以在一段时间内治安非常混乱,很多亡命之徒就利用这种地理上的便利做起了走私的勾当,在这里枪支、毒品、甚至是女人都是非常走俏的走私物品。

    华强之前的老大丁虎就是做走私枪支生意的,因为缅北那边武装力量需要大量的枪支弹药,所以丁虎纠结了一批人马,在一家小的机械加工厂里大量生产仿制枪支弹药,甚至一度还制造迫击炮弹。

    最鼎盛的时候,丁虎集团一个月能够从边境那边获得上百万美元的收入。

    但是好景不长,在华夏对边境犯罪集团展开严厉打击之后,丁虎集团很快就陷入到崩盘境地,不仅对面取消了订单,而且铜、铁、火药等原材料的获取也变得异常困难。

    换做另外一个人的话,恐怕早就收手了。但丁虎却是个狠角色,在这种情况下丝毫不收手,他一方面将工厂搬向深山老林,另一方面购置了大量的枪支弹药,意图在被包围的情况下还能负隅顽抗。

    但这只是丁虎的美好愿望,事实却是他的基地在一夜之间就被人连锅端了。在放哨的人被悄无声息地干掉之后,从美梦中醒来的丁虎只能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

    说来也是奇怪,对方并不是军队,而是一股来历不明的力量,只有数十人之多的一支武装力量,为首的就是眼前这个“乐哥”。在众多手下面前,丁虎被活生生地开膛破肚,五脏六腑流了一地,哀号了半天才堪堪死去。

    这一幕就发生在华强等人的面前,当时的华强当场吓得大小便失禁,差点连胆汁都吐了出来。而当时眼前这位“乐哥”面不改色,一脸笑吟吟的形象,也深刻地印在了华强等人的脑海当中。

    丁虎死了之后,“乐哥”并没有赶尽杀绝,反而是收编了这批人,华强也成了他的手下。不过收编之后这些人并没有重操旧业,而是摇身一变,成了这里度假山庄的护卫,变成了正经人。

    虽然有了一份正当工作,但这些人身上的痞性却是没有收敛多少,依然是动辄就喊打喊杀。平日里“乐哥”也不以为意,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闹出人命一切都好说。

    不过现在是非常时刻,所以“乐哥”忍不住出声教训了一番华强。

    “到了!”

    一路上无话,开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之后,两人终于到了度假村的门口,华强率先跳下车去,拿出后备箱里的东西就要往里面去。

    “等等。”

    “乐哥”忙叫住他,接过他手中的东西,“这几天你就不要去运货了,我另外找人去。这两天就老老实实地给我待在这里,哪里都别去。”

    “知道了!”

    华强心中很清楚,这是“乐哥”给他的处罚,只是他不敢多说什么,当即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目送着“乐哥”进入度假村。

    这段时间这些人都牢牢地看守在度假村的四周,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反倒是每天的开车出去运货成为了美差,一来可以出去透透气,如果有时间的话还能找个娘们打一炮泻火。不过今天出了这档子事之后,华强这点享受的权利就被无情地剥夺了。

    垂头丧气地朝着门内看了一眼之后,华强朝着值班室去了。

    “路上没出什么事吧?”

    看着乐大军将东西拿进来,正在监控器前密切监视钟石的刘有期看了对方一眼,淡淡地问道,“一路上没发现有人跟踪吧?”

    “没有。”

    乐大军将东西放下,满不在乎地说道,“这条路我都走熟了,每天会遇到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车经过,我一清二楚。不过今天在集市上倒是发生了一件事,就是那个叫强子的家伙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

    当下他将发生在集市上的事原原本本地复述了一遍。

    “没闹大就好,现在的确不是惹事的时候。”

    刘有期点了点头,对乐大军的处理方式表示认可,“这两天我眼皮一直不停地跳,总感觉有些什么事要发生。也许是我多虑了,不过小心无大错。等这件事结束之后,这帮人带到缅甸那边,全部处理了,免得以后有什么麻烦。”

    他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

    “明白了,刘哥。”

    对于他的这个举动,乐大军没有丝毫的意外,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浑然没有太当成一回事。

    布置完这一切之后,刘有期又开始盯着监视器,房间重新恢复了安静。

    眼看着今天又将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一如既往的无聊。不过今天注定不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就在半夜三点多钟,刘有期怀里的电话突然嗡嗡地响了起来。

    “怎么了?”

    正在假寐的刘有期猛然打了个激灵,掏出手机一看,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周哥你好,请问有什么吩咐吗?”

    “是我,周万寿!”

    出乎刘有期预料的是,说话的人并不是周长安,而是他那位曾经身居高位的父亲,只见他语气平淡地问道,“有期,我问你,长安是不是让你扣留了某个人?”

    虽然隔着上千里的距离,但周万寿的威严还是扑面而来,让刘有期呼吸顿时就是一滞,半晌喉结才艰难地动了一下,回答道,“首长,是……是有这么一回事。”

    “现在我不管他是谁,什么身份,给我立刻干掉他!”

    得到答案的周万寿,沉默了片刻,随后就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道,“这是命令,立刻执行。”

    “什么?”

    刘有期吓了一大跳,猛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手中的东西差点拿捏不住,“首长,首长,这……”

    “怎么,我的命令你也不听了?”

    话筒里的周万寿略感意外,不过随即就怒道,“给我立即执行命令。”

    “是!”

    这一次刘有期不假思索,当即就应了下来,随即默默地挂断了电话,卸掉电池,将手机在地上猛然砸了两下,直到粉身碎骨才作罢。

    他很清楚,不管那边出了什么事,这道命令一下达,接下来自己就要亡命天涯了,所以当即最为重要的就是销毁一切证据。

    摁下毁灭录像的按钮之后,他谁也没有惊醒,摸出手枪,悄悄地进了钟石的房间。

    “是谁?”

    正在睡梦当中的钟石,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环绕,瞬间的寒意让他汗毛倒竖,立刻从梦中惊醒过来。当他睁开眼睛,发现床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立着一道黑影,正悄无声息地看着他。这一发现让他吃惊不已,当即沉声反问道,“你要干什么?”

    “去死吧!”

    对方也不答话,只是从怀中掏出一件黑乎乎的东西,对准了还在床上的钟石。

    不用想,那自然是一柄手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