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逆行武侠 萧风落木

第四百九十章 尚秀芳的手,石青璇的口 (十七)

    风萧萧于桌前来回踱步,沉吟半晌,向婠婠道:“你不要留在长安了,我尚有件至关重要的大事托付,你附耳过来……”

    随着他的窃窃私语,婠婠美目像深黑夜空的亮星般一闪一闪,各种复杂的光芒竟似万千星光轮转,最后的惊讶终敛收成深邃沉凝。

    她动人的神态恢复平静,嘴角逸出一丝笑意,柔声道:“邪帝虽是异想天开,听起来却大有成功的可能,不知婠儿为何这般幸运,能得邪帝青睐垂怜?以婠儿观之,邪帝大人你智慧超群,武功绝顶,或许才是最佳人选呢!”

    “我更在意武道极处,破碎虚空。”风萧萧摇头道:“既志不在此,自然选你。”

    婠婠听得微微一怔,露出深思的神色,然后转目望向风雪。

    风雪淡淡道:“主人去哪,我便去哪,不敢言长相厮守,但求伺候在旁,再不分离。”

    婠婠眸光流转变幻,香躯挨上风萧萧的肩膀,柔声道:“得邪帝看重,婠儿当然该千依百顺,但不知邪帝大人需要婠儿付出什么代价?”

    风萧萧嗅着她清幽健康的迷人体香,微笑道:“从今往后,你我定下主仆身份,不管你将来何等地位,都得任我予取予求,我一言既出,让你生就生,让你死就死。你若答应,我费尽心血铺好的这条康庄大道,任你踏走。若是不愿……”

    婠婠微耸肩胛,俏脸上露出个可令任何男人意乱神迷的娇憨表情,道:“邪帝大人便立刻取人家性命吗?”

    风萧萧满不在乎的摇摇头,笑道:“你可知我曾答应亲自教导白清儿,若我同意她主你副,能从此压你一头,想必她愿付出任何代价,哪怕相隔万里之遥,她都会爬着来求我,你信还是不信?”

    婠婠的眼神倏地变得锐利如刀刃,紧紧盯着他,好半晌才樱唇轻启道:“信!只不知婠儿需怎么做,才能令邪帝大人完全放心。”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风萧萧笑了笑,道:“禁制是必须的,你待会随雪儿去便是,不过除此之外,对你是百利而无一害,我自信就算没有任何禁制,你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甚或与我唱反调。”

    婠婠恢复那副笃定自若神态,在他面前轻盈跪下,伏身道:“婠儿拜见主人,从此做牛做马,任凭主人驱使。”

    风萧萧满意的笑道:“起来吧!我让你做牛做马干什么。如今拜我,是为了往后让全天下人拜你,你只要牢记住这点,想必心里会好受很多。”

    婠婠娇笑道:“圣门一向强者为尊,婠儿心里绝不敢有半分怨意。”

    不敢有怨意和没有怨意,其实区别很大。

    风萧萧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又道:“你可知道,只为了顾念你的感受,我数次都没能狠下心杀死祝玉妍以绝后患,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这番苦心。”

    婠婠清丽脱俗的玉容露出思索的神色,柔声道:“婠儿明白。”

    风萧萧与她这番言谈看起来温文尔雅,笑意盈盈,似乎绵柔,实则杀机狰狞,犀利之极,句句击在她不能不妥协的软肋上,根本让她逃无可逃,避无可避,除了俯首遵从之外,竟已无路可选。

    风萧萧向风雪微微颌首,风雪便将婠婠领走。

    所谓禁制,目的主威慑而非主惩罚,是希望让受禁人从一开始就不敢轻越雷池,而非越雷池后才施以惩罚,所以必须让其严重后果深刻入受禁人的灵魂,触禁前才会怯步不前,放在婠婠这等绝世玉人的身上,那种场面绝对暴殄天物。

    风萧萧手段阴狠不假,但可不是真的变态,绝没心思在旁观看风雪是如何辣手摧花的。

    接下来,他在上林苑要了间僻静的独院,开始召集魔门各派高层领袖逐一谈话,恩威并施中,渐渐酝酿出一场将从长安发起,进而席卷的天下的狂暴飓风。

    因为身处上林苑,风萧萧这儿的动静,自然瞒不过住有意关注的尚秀芳和石青璇,以她二人的家世渊源,加上对魔门甚至算的上知之甚深,两女又都冰雪聪明,如何能看不出风萧萧好似正在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待到晚间,风萧萧会客渐稀,尚秀芳终于按捺不住的找来,少见的态度冷淡,颇为不悦的问道:“邪帝是否还记得与秀芳的约定?”甜美的声线,丝毫掩饰不住语气中蕴含的怨怒。

    “怎会!”风萧萧苦笑道:“我保证秀芳如约献艺,并且不受任何搅扰。”

    他真怕尚秀芳误会自己只是满嘴甜言蜜语,骗她芳心倾许,得手后就不负责任,自是小心应对。

    同样一番许诺,如今听来,尚秀芳却比头次听时有了更多感触,她瞧着风萧萧远比初来长安更显憔悴的神情,美眸忽明,仰首凝视道:“听青璇妹子说,你一直费尽心血,保持长安城内的势力均势,是否真为了秀芳这次顺利献艺?”

    风萧萧听得一愣,旋即恍然,沉声道:“想必青璇是听石之轩说的吧!”

    尚秀芳轻轻点头,柔声道:“青璇说石之轩曾百思不得其解,弄不清你为何花费诺大的心力,做看似无用之功,直到……”

    她忽然羞涩地睐风萧萧风情万种的一眼,俏脸微红的垂首续道:“直到石之轩发觉风郎和秀芳……的关系,才……才有些明白过来……是否人家真的错怨你了?”

    风萧萧握住她一双柔软细腻的玉手,坏笑道:“当然,所以秀芳是否该接受为夫的惩罚?”说着,就目光灼灼的往她娇躯上尤其浮凸有致的地方扫去,似乎想着从哪里下手,狠狠拍上几下,重温那动人之极的手感。

    尚秀芳白他一眼,像会说话的眼睛清楚传出“大坏蛋”的心意,然后红唇凑他耳边悄声道:“青璇妹子昨个儿在睡梦中不住呓唤你名字,弄得人家整夜都没能成眠,今晚才不想再与她同住,你……你可要好好待她。”

    其实区区一墙之隔,昨晚两女的动静自是休想瞒过风萧萧,如今一被挑明,自难免脸臊心热,何况尚秀芳言外之意,不正是说今晚将给他和石青璇留出独处的空间,所以他岂非正可以……

    不过当着尚秀芳的面,风萧萧自是装也要装出义正言辞的模样,道:“这不太好吧!秀芳你去哪儿睡呢?”

    尚秀芳见他明明千想万想,却偏偏装成一副假正经的模样,不由“噗哧”娇笑,有若鲜花盛放,使人呆迷。

    然后她千娇百媚的横风萧萧一眼,羞涩道:“秀芳就睡你房间好了。”

    风萧萧不禁脸热,心道:“两间房区区一墙之隔,真要和青璇动静稍弄大点,岂非全让你听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不过一想到尚秀芳会因听他和石青璇的墙角而情/欲如潮,辗转难眠,他居然从心底生出一种极度昂然的兴奋感,其色/狼心性在这一刻展露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