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一剑飞仙 流浪的蛤蟆

六十四、八级妖士

    ps:第一次知道还有三江票这个东西,每天去领一次,只能投一票,大家帮《一剑飞仙》投起来呗。

    许了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龙七儿又走掉了,追上去特意说这件事,明显不合适。

    赵燕琴眼波流转,也没有了刚才的羞臊,又恢复了精灵古怪的气质,她对许了说道:“我们今天都逃课了,不如去京都妖怪事务院检测妖力值,确定妖力等级吧!”

    许了想了一想,也就同意了,反正都已经逃课了,多逃两节课和少逃两节课,也都没什么区别。

    京都妖怪事务院就在洛阳街,所以两人也不用去乘坐什么交通工具,直接手挽手,沿着洛阳大街,直奔故宫而去。

    许了还是在走出去了几百米,才意识到自己跟赵燕琴居然手牵手,他也不记得,究竟是自己主动,还是赵燕琴主动,他觉得不妥,但这个时候甩脱女孩子的手,似乎又很不妥当,就只能故作不知。

    赵燕琴对京都妖怪事务院熟悉的很,到了云兮宫,很快就办理好了一切手续,有人把许了和她带到了一处空旷的评测场地。

    许了需要做的,就只是坐在一个科技化的椅子上,手腕和脑门都贴上金属贴片,然后竭尽全力谷催妖力。

    在旁边负责检测妖力的人员,态度一直都轻松写意,但是当许了开始谷催妖力的时候,他的眼睛就瞪圆了,评测仪器上不断跳动的数字,一次又一次刷新了他的底线。

    “八千六百四十一!怎么可能?这可是八级妖士的标准?现在北都市八级妖士以上的妖怪,也不过区区一百多人,一定是这个该死的仪器又出错了,你们等我一会儿,我去叫维修部的人过来。”

    检测妖力的人急匆匆离开,赵燕琴也是满脸的惊讶,她看了一眼评测仪器,又看了一眼许了,忍不住小声嘀咕道:“该不会是……许了你真有这么强大的妖力吧?”

    许了也不清楚自己的实力,搔了搔头问道:“妖士的评级是怎么计算?多少妖力值算八级妖士?”

    赵燕琴伸手指了一下,许了才看到评测场地的边上,有一个巨大的石碑,上面清楚的刻了妖士的妖力值标准:

    一级妖士:0~50二级妖士:50~150三级妖士:150~300四级妖士:300~500五级妖士:500~1000六级妖士:1000~3000七级妖士:3000~5000八级妖士:5000~9000九级妖士:9000~无穷大

    他不由得暗暗吃了一惊,问道:“九级妖士就是最强大的妖怪了吗?”

    赵燕琴扑哧一笑,说道:“怎么可能?妖士再强也只是妖士,只要没有能凝练罡脉,就永远都是妖怪的最低层次。只有凝练了罡脉,才能够晋升妖王,妖王就能高高在上,俯视一切普通妖怪。”

    许了记得孙伯芳提过凝练罡脉的事儿,还跟他说起过,如果他能够凝练罡脉,就最好去修炼一套天罡战衣的功法,免得每次战斗都要破损衣服,还得经常更换。许了当时并没有多想,他毕竟对妖怪了解的不多,等他接触到了这些事情,才明白当初孙伯芳跟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许了轻咳了一声,又问道:“既然妖士只是最低层次,为何九级妖士的妖力值可以无限大?”

    赵燕琴笑嘻嘻的说道:“理论上,妖士的妖力值也可以无限提升!几乎每年都有天才人物,打破妖士的妖力值记录,尽管每次提升不过数点妖力值。但妖士和妖王的实力往往差距数倍,乃至十余倍,妖士的极限妖力值,每年都被打破,但几百年了,仍旧没有接近妖王级数的最低妖力值标准。”

    许了这才了解了个大概,他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很快,维修人员就匆匆赶来,但经过一轮检修之后,并未有发现仪器有任何毛病,检测人员再次给许了做检测,还是得到了八千多的数据,这位检测人员尝试过了几次之后,虽然深深的怀疑仪器,但却只能按照规矩,给许了评定了八级妖士的评级。

    他嘟囔了几句,说道:“虽然仪器坏掉了,但在规矩上,我还是要给你八级妖士的评级。你以后最好不要把这个评级当成真的,也不要去招惹那些评级比你弱的家伙,万妖会有规矩,不会有人冒着违反规矩的风险对你怎么样,但四大军团和十八仙派那些人可就不会讲究这些了,那些家伙性子残暴,很有可能动手就杀人。”

    许了谢过了这位评测人员的好意,真要离开的时候,对方又说道:“可惜你没有觉醒血脉传承,不然现在可以申请白金妖籍卡了,白金妖籍卡的持有者,都可以申请成为万妖会的终身雇员,就算什么都不敢,每年都有上万时币的补贴。”

    许了听得大为心动,但是他想了一想,还是决定放弃这个诱惑,不把自己觉醒了天妖诛仙法和九玄易筋法的事情说出去,因为他觉得这件秘密,对自己很重要,超过了每年上万时币的补贴。

    评测人员要过了许了的妖籍金卡,给他重新写入了数据,赵燕琴比许了还要兴奋,绕着许了转了几个圈,很有些兴奋的说道:“没想到你比龙七儿姐姐还要厉害,你平时隐藏的很深啊!我们找个地方打一架好不好?我看看你究竟有什么厉害的地方?”

    赵燕琴就好像是一个找到了新奇玩具的孩子,跃跃欲试,许了可不想跟她交手,他根本就不喜欢战斗,少年严词拒绝道:“我才不想跟人打架,赵燕琴你平时很淑女,为什么一提到打架,就会兴奋成这个样子?”

    赵燕琴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挤出了一个笑脸,有些讪讪的说道:“我小时候,一直都很喜欢打架,只不过长大了,很少有人愿意跟我打罢了,所以才慢慢减少了对这项爱好的投入。你干嘛怕打架?我又不会伤了你?”

    许了拒绝了几次,但耐不住赵燕琴软磨硬泡,最终不得不答应,跟妖怪少女切磋一下,云兮宫虽然有训练场,但却并不对外开放,所以两人计划去洛阳街上的一家武馆去租借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