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一剑飞仙 流浪的蛤蟆

六百三十五、旗幡青龙,大克群妖

    震天侯也是炼开三十六条道脉的大妖帅,虽然不及炼开七十二条道脉的顶尖妖帅,却已经算的罕有其匹,尤其是他身怀四件一级神兵,就算在应王手下都颇得倚重。

    后来他连失两件神兵,痛定思痛,对手中的两件神兵就更为看重,生怕被人抢夺了去,故而这几年都要血祭两大神兵。

    震天侯也觉得颇有成就,此时一出手,钩镰大枪就划破虚空,直奔许了身前,这一击更有锁定虚空之力,换作弱一些的妖帅,只怕一招就要受伤。

    许了虽然也低档不得,但却仗着两界幡变化,轻盈一转,挪移虚空,同时还留了一道弥天大阵的气息,任由钩镰大枪戳中。

    震天侯一击不中,反手就是一剑斩出,无数虚空错乱,化为百里乱流。

    许了仍旧提前挪移开来,连续两次避让震天侯的攻击,让他瞧出来这头妖帅的底蕴,震天侯虽然执掌四大神兵,但却只是因为运气较好,又或者有甚奇遇,本身对这四件神兵的妙用并不理解,只能用来切割虚空。

    震天侯连续两次都锁定虚空,却被许了轻松走脱,他心底也是震惊,没想到许了居然有如此本事,连虚空封镇都不惧。他却不知道,他的虚空手段,在许了眼里,着实破绽百出,避实就虚实在太过容易。

    震天侯和许了斗法,震天侯法力高强,又有两大神兵,故而弄的风尘滚滚,天地无光,排场极大,许了除了每次都留下一缕弥天大阵的气息,只是仗着两界幡躲避,根本也不还手,让震天侯渐渐放胆,更把本身妖法使出。

    震天侯是金石成精,故而所修金精之气锐利无匹,虽然不通剑术,但却是天生的剑修,数千白道金精之气铺天盖地,阡陌纵横,更是让此战看起来凶险万分。

    许了两界幡连晃十八下,脱出了战圈,忽然就掉头遁向了余烬山。

    震天侯稍作犹豫,就纵起妖光,想要将他生擒活捉,也替南海龙宫扬眉吐气。

    震天侯却并不曾发现,他的妖光之中,混了一些黄色云气,法力越是催使,这团黄光云气就越是明显。

    眼瞧许了就要逃入余烬山,震天侯把手中的钩镰大枪飞出,要把这小妖钉死,许了呵呵一笑,忽然把手一招,余烬山疏忽就出现在掌心,向着钩镰大枪迎了过去。

    震天侯稍稍犹豫,收这件神兵稍微慢了一下,钩镰大枪投入了余烬山,顿时就无影无踪,饶是震天侯祭炼多年,也感应不到,招之不回。

    他心下大悔,不敢继续恋战,急忙往自家阵中遁走,许了哪里容得他逃走?余烬山一隐一现,就拦住了震天侯,兜头向他罩下。许了务求收了这头妖帅,顺带把他手中最后一件神兵也吞没。

    许了这边刚出手,就有一道红光飞来,只是一卷,就把震天侯卷走,余烬山落下,竟然落了空。

    许了也心头暗暗骇然,知道出手之人法力高强,远远胜过了震天侯,所用神通更是奥妙,不敢再多卖弄,一纵身也遁入了余烬山,在余烬山的佑护之下,他相信不拘谁人出手,一时三刻他拿不下自己。

    钩镰大枪正在蠢蠢欲动,许了清喝了一声,顿时把这件神兵镇压了下去,他心头早有算计,弥天大阵法力滚滚,就要把这件神兵练成一件定海神针。

    若是此宝再度祭炼得成,许了凭借两件神兵级数的法宝,几乎无惧绝大多数妖帅,除非那几个最顶尖的出手,方才能奈何的了他。

    震天侯被人救走,南海龙宫许久都没有派遣出来第三十六路征伐妖兵,反而沉默了下来,没有再派出妖兵出阵。

    许了自然也不会出手挑衅,南海大祭司和龙虎山,还有许了的余烬山一脉,就此沉默了下来,龙虎山一脉应付了三十六路征伐,就此置身事外,南海龙宫也不故意针对他们。开始许了还有些奇怪,南海龙宫究竟有什么打算,但忽忽就是数月过去,除了双方麾下小妖在周围游荡,有些摩擦之外,居然再无什么大战。

    只是许了也担忧,若是妖帅级数的大妖,甚至妖将之流,对方捉住机会,必然会剪除自己的羽翼,所以也不敢放手下强横妖怪离开余烬山。

    南海龙宫也是如此,这座巍峨的宫殿,悬浮半空,下方有一道碧浪承托,气势更胜许了的余烬山百倍,也是不遣出厉害妖怪,只有一些闲散小妖游荡。

    晃眼又是数月过去,南海龙宫仍旧没有动静,许了再次去拜访皇伯闻仲,这位南海龙宫第一妖怪,却劝他继续等待。若是许了自己,早就驾驭了余烬山逃离此地,南海龙宫不方便飞遁,是追不上他的。就算南海大祭司亲身来追赶,他也不惧,毕竟没有了南海龙宫,光是一头七十二条道脉全开的妖帅,已经奈何不得现在的余烬山了。

    余烬山可是也有顶尖妖怪坐镇,应王已经恢复了法力,也是最顶尖的大妖帅,炼开了七十二条道脉。加上应王如今还修炼了九元算经,还学了几手玉鼎门变化,法力比原来还胜出甚多,未必就怕了大祭司。

    许了拜访皇伯闻仲归来,又做了一番推演,知道此时不合离去,就只能每日潜修法力,暂且不理会战事。

    这一次沉默,忽忽又是三年过去,南海龙宫终于有派遣出来一头妖帅,这一次不等许了应变,应王就驾驭了妖光,抢先飞出了余烬山。

    因为这一头妖帅,正是他的娘亲明妃,应龙一族的族长,此时的明妃,满脸狰狞,手中持着一件旗幡一般的法宝,浑身妖力澎湃,居然突破了三条道脉,口口声声,讨敌要阵,要余烬山一脉前来受死。

    应王在两军阵前按住遁光,深色复杂的叫了一声:“母后!怎么这般样子?大祭司可是折磨与你?”

    明妃厉声啸道:“尔等都是乱臣贼子,反叛南海龙宫,何有脸唤我做娘亲?”她抖开手中旗幡,化为一条青龙,就向着应王卷绕而去。

    应王也脸色微变,这杆旗幡居然不是南海龙宫的传承法宝,而是新近祭炼之物,大祭司也不知道用了什么通天手段,居然分了一缕四海疆图的意志,化为这件宝物,四海疆图内所有妖怪,都要受这股意志克制,纵然应王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