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一剑飞仙 流浪的蛤蟆

六百四十、北冥落玄箭

    铺天盖地的妖虫,再也不似无人驱遣,沉寂不动,都被蝗王驱遣,再无生死顾忌,一团一团的扑了下来。

    这些妖虫都有些法力,互相法力联并一起,化为一片法力的海洋,庞大无匹,甚至隐隐到了干涉天道,让四海疆图意识都被惊醒的地步。

    一条青龙隐隐显化,让许了也不由得心境,他毫不犹豫的就一抖两界幡,遁出了百里之遥,随即就看到虫云虫海,腾腾如黑幕,随后追杀了过来。

    许了倒也不惧,除非有极特殊的法术,比如弥天大阵,周天祭神,不然无数法力低微之辈,纵然把法力联合一体,能够更为雄厚,飞遁之法也不会倍增速度。

    就如八匹马拉车,仍旧是一匹马的速度,而且还是最慢的那匹的速度。

    许了面对虫云虫海,双手抱圆,宛如拉弓射日,掌心凝聚出来七支黑色长羽箭,这正是北冥真法中的北冥落玄箭,乃是击杀大敌的手段。

    许了凭了定玄镜变化,配合九元算经,轻易就能找出来蝗王的位置,这七支北冥落玄箭锁定了蝗王的位置,就脱弦而出。

    蝗王正在催动虫群,忽然身上一紧,一股玄之又玄的意念涌上心头。

    古往今来,万物生灭都有道理,虫豸之属,最怕寒冬天候。北冥落玄箭正是极寒之法,许了借助战斗兽北冥把妖力提升至妖帅之境,已经胜过了蝗王几分,这一箭又是专克之法,故而纵然以蝗王之威,仍旧感受到了威胁。

    蝗王催动无尽虫云,化为九团巨网,生生兜住了七支北冥落玄箭,下一个瞬息,七支北冥落玄箭就在蝗王的感应中消失,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他身边不及数尺,这是许了精微奥妙的虚空法门,传承自玉鼎一脉,蝗王根本不懂得其中奥妙,只能谷催全身妖力,硬撼一记。

    七支北冥落玄箭炸的蝗王周身虫云尽灭,再也藏不住身影,露出来了真面目,一个全身淡金,头上有奇异短角,周身硬壳甲胄的怪人。

    许了看的毫升面熟,暗暗忖道:“这家伙好像七龙珠的沙鲁,就是更凶恶难看些,看来这等未有现代文明之地,审美还没有跟上潮流。”

    许了手中不停,又是七支北冥落玄箭射出,蝗王连续催动法力,实战各路法术,但却仍旧避让不开,给许了再次击中。

    当第三轮七支北冥落玄箭射出,蝗王再也不肯躲避,带了无穷虫云,直扑许了,他恶狠狠的叫道:“只要杀你这小贼,万事皆休!”

    蝗王倒是好计算,既然自己躲不过北冥落玄箭,只要杀了许了,自然也就一了百了,但是他哪里料得到,许了手段繁多,抖开两界幡,瞬息就挪移了出去,然后反手又是七支北冥落玄箭射出。

    饶是蝗王功力深厚,被许了连射了十余轮,妖力已经跌落至谷底,他低吼一声,长长了吞吸了一口,顿时有数十万头妖虫被他吞下,吞了无数同类之后,蝗王法力忽然暴涨,不但恢复了妖力,而且比巅峰时候还强横几分。

    许了啧啧称奇,叫道:“怪道居然还有这手,不过就凭这手本事,却是难以跟我放对。”

    许了也催动了聚仙旗一摇,顿时收了数十百万头妖虫,比蝗王下手尤快。蝗王心头暗暗惊栗,心头忖道:“这家伙是个什么来历?居然能这般吞吸我的子孙和同类?尤其是他吞噬之力无穷无尽,不似我的法术还有限制,莫不是……此人也是一头妖虫?”

    许了催动妖力,连续招走数十团虫云,飞蝗山群妖也不乏聪明才智之辈,顿时有些妖虫就悄悄按落遁光,带了族群偷偷四散奔逃,最后留下来的妖虫,都是头脑愚笨,蠢至不可救药之物。

    许了也不去管那些逃走的妖虫,他只要收集足够分量的妖虫,就可以供给自己驱使,倒也不一定非要斩草除根。

    蝗王见驱遣群虫已经不得,长啸一声,口喷黄光,化为千百神雷,这是他凝练数千年戊土真气演化的戊土神雷网,不但可以攻伐,也可以用来护身。

    许了再发北冥落玄箭,就被戊土神雷网阻挡,数百枚神雷炸裂,顿时把北冥落玄箭粉碎,不过此番斗法,却是许了稍占上风,北冥落玄箭所耗法力只有一二分,数百枚戊土神雷所耗法力,却有百一二,此消彼长,越是斗法的久了,蝗王就越是吃亏。

    纵然妖帅级数法力浑厚,斗法数十日也未见得亏空,但蝗王终究是暗暗焦急,从口中吐出一物,化为一枚金珠,迎空向许了打来。

    许了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宝物,祭起斩龙刀,迎空一斩,两件宝物发出震天巨响,雷音久久不绝。

    许了收了斩龙刀,微微查看,不由得心头微震,斩龙刀内祭炼的真脉居然微微有损。他暗暗忖道:“这宝物却也厉害,居然能损毁法宝之内的脉络!亏得我的斩龙刀是一级神兵,只是在四海疆图内发挥不出威力,若是寻常妖帅,只怕功力就要受损甚重,且看它威力究竟如何!”

    许了把斩龙刀送走如弥天大阵之中,过得片刻,这件法宝又被挪移回来,已经修复的完好无损,仍旧被他祭起,迎空就是一斩。

    斩龙刀不但是克制天下群龙,就算敌人不是龙族,也一样要为这口宝刀锐气斩灭元神妖力。蝗王发出了苦苦祭炼的法宝天皇金珠之后,本拟这件法宝专坏修道人和法宝的经脉,不要说妖士之流的凡脉,妖王之流的罡脉,妖将之流的大衍脉都能一击而灭,就连妖帅级数的道脉,都要为这件法宝震荡,运转不得法力。却没想到,对方也放出了一件刀型法宝,硬拼之后,仍旧若无其事的再度发了出来。

    蝗王也心头暗道:“就怕你不跟我斗法宝,就算你法宝威力甚大,但多拼斗几次,终究要坏了你的宝物。”

    蝗王再次把天皇金珠祭起,跟斩龙刀迎空拼斗,数十次后,许了就觑得对手一个便宜,借用斩龙刀,斩断了此宝跟蝗王的法力烙印,然后伸手一抓,生生把这枚天皇金珠抓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