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一剑飞仙 流浪的蛤蟆

六百四十八、东海大丞相

    许了到了东海龙宫近月之后,东海才宣布选婿大会开始,再不等远道而来的人。

    东海龙宫选婿大会,其实颇为无聊,首先要验证血脉纯度,然后就安排比拼法力,选出十人,便让龙女亲自挑选。

    血脉纯度一关,对许了来说自然没有难度,他轻而易举就获了一个甲等的评价。

    至于斗法一关,并非擂台比武,而是跟龙宫武士较量,能够连胜五人者为过关,龙宫选出了百余名武士,各自都有精擅的功力法术,想要连胜五人也不容易。只是这一关可以反复尝试,并不是一场定胜负。

    许了经过了无数东海龙宫的繁文缛节,都快难过的要睡了,这才熬到了斗法这一关。

    东海龙宫为了宣示武力,开了一座大较武场,远远望去犹如气泡,谁人进入其中,就会随机分配对手,旁观之人可以一清二楚的看到斗法,也算是极公平之举。

    唯一让许了意外的是,主持斗法大会居然是东海龟丞相。

    东海大丞相龟天齐,乃是龟龙血脉,号称四海第一人,名头更在闻仲这个南海第一人之上,不但是早就炼开了七十二条道脉的巅峰大妖帅,更精通无数秘法,智慧通天,更兼寿命极长,谁也不知道这位大丞相岁数几何,就知道他前后服侍了数代东海龙王,甚至在四海疆图还有真龙的时代,就是东海大丞相。

    不管是谁,对这位东海大丞相龟天齐都只有一个评价,那就是深不可测!

    龟天齐大丞相,并无寻常龟族笨拙之态,背后也没龟壳,倒是长身玉立,玉树临风,满面春风,虽然不似少年,但却也绝不显得衰老,反而有青春勃发之气概。

    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吩咐一声,让诸位求亲的少年妖怪,可以自行选择接受挑战的时机,就带了仪仗,扬长而去。

    作为东海大丞相,他这番作派,自然没有不妥,只是虽然不故意嚣张,但权势滔天的气概也尽数显露无遗。

    在东海大丞相离开之后,许了就第一个踏入了大较武场,他面前出现了一个全身黑色铠甲的武将,手持一柄战斧,喝道:“算你运气不好,我乃……”

    许了随手一挥,一道黑光剑气横空,顿时把这名黑甲武将斩了,心头暗忖道:“你奶奶是谁,干我屁事儿?”

    击杀了这头龙宫武将,顿时让围攻之人都惊骇起来,要知道这种斗法选女婿的大会,是惯常不见血腥,纵然斗法凶险,有些伤亡,却也不会许了这边,一剑就了账一个。

    许了杀了一头龙宫武将,随手将之一拢,连尸身一起收了,但却发现在东海龙宫的镇压下,无法送入余烬山的弥天大阵,就只能暂时封印在一个小洞天里。

    第二头龙宫武将,也能见到同伴跟许了斗法的情况,心下微微惊骇,刚才许了所杀之辈,乃是东海有名的猛将,在随时可能突破妖王级数,踏入妖将的境界,居然就被许了随手杀了。

    他知道自己也敌不过许了,急忙大叫道:“你不能杀我!”

    许了这具身躯,只修炼洞天剑经,也没有其他法术傍身,仍旧一剑斩去,砍了对方半个身子,算是留了手。

    重创了第二头龙宫武将,转眼又有第三个出来,许了仍旧斟酌着手下留情,转眼连败五人,被大较武场给送了出来。

    许了这般作派,倒也惹得无数人瞩目,只是他杀伐凶横,让其他人也不敢说话,出了大较武场,自然有人请他去旁边歇息,已经过了斗法一关,地位自然于前不同。就算许了最后未有被龙女选中,也可以加入东海龙宫,凭自己的血脉和本事,挣得一些地位。

    许了如此本事,就算没有做成东海女婿,自然也是前途无量,所以东海那些属吏,不敢慢待与他。

    许了到了旁边的贵宾室,这座贵宾室乃是一个极大海蚌,两片贝壳一上一下,托举了一个透明的宛如水泡般的空间,座落其中,可以悬空看到大较武场的情况,内中还有一个美人儿服侍,准备有一些东海的特产。

    许了等候了片刻,见又有两三人闯入大较武场,一时兴起,随手取出了一盒余烬山草棍,点燃了一根,自然有旁边的东海美人儿送上美酒,倒也惬意非常。

    他看了两场斗法,微微撇嘴,这些人的法力也就一般,直到敖天翔也进入了大较武场,才让他微微一振,想要看一看这位小师弟,如今法力如何!

    敖天翔比他还要凶残,毕竟青龙镇日锤法本来就是顶尖杀法,他飞起一锤,光华落下,顿时把一个武将大成了齑粉,又遇到了第二个,仍旧飞起一锤,打成粉末,后面龙宫看守的人员,不敢再给他准备对手,商议了一阵,给他送出了大较武场,算他过关。

    其余妖怪,倒也没什么出色,不管是西海王孙,还是粗豪大汉,也就是寻常水准,倒是赤翎儿上场,让许了有些精神。他毕竟是踏海王和小鹤千岁亲自,故而学兼两家之长,一手长空十变也颇不俗,只是限于血脉,无法突破妖王级数,连续击败了五名大敌,脸上却无得意之色,反而有些怏怏不乐。

    他知道自家的事情,父母双亲都是顶尖的大妖帅,只是他血脉不纯,故而尽管有第一流的功法,也非常努力,天资也不俗,悟性也不差,仍旧不能修炼到妖将境界。平时想起此事,时常抑郁。

    尽管如此,赤翎儿仍旧觉得自己不差,就算比不过那些突破妖将之辈,在妖王之中也算是第一流了。

    他前来东海龙宫,非是父母所命,而是他骤然离开了父母,总想要扬眉吐气,所以才来了东海龙宫没有直接去余烬山拜师。在他想来,自己连过重关,携带娇妻美眷去拜师,那才风光。

    赤翎儿完全没有想到,纵然在妖王级数,自己显不出能耐,连续有两人出手,法力凶横,自己除非有两界幡变化躲避,不然多半也是要被杀死,不由得暗暗后悔,不该来这里,应该早些去余烬山拜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