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一剑飞仙 流浪的蛤蟆

六百五十三、太生化龙

    许了掌中托住一枚黑环,看着三头妖蛇百般推测,也无法解释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也不觉得好笑。

    他传授的功法,自然也混杂了弥天大阵之法,这些妖蛇已经被他炼化了九成,就只剩下了最后这三头妖将还不肯屈服。

    为首的一头大妖,已经炼开了四十九条大衍脉,乃是妖将中也极厉害的角色,只是他天份宗族受限,无法突破妖帅。

    这头大妖天生智慧不凡,也是他主持了族众炼制毒水,更是他一力坚持,才让青环太攀蛇一族加入了玄鲸王的麾下。

    其实他也不是想有什么野心,只是这头妖怪智慧通达,早就堪破了自己一族天生就是如此命运,纵然如自己天赋异禀,又自持智慧,又复努力潜修,妖将仍旧是天生大限,绝无半分希望突破。

    他连续调教了无数族人,但也只有两头族人跟随自己突破,只是这两个族人,天资远不如自己,纵然苦修多年,也不过妖将初步,日后几乎没了什么前途。

    这头大妖名叫太生!

    他一身粗布短衣,这也是四海疆图内大多数妖怪喜爱的装扮,在地球上还发展出来,长袍大袖为美丽,高尚,大喇叭花一样的裙子为尊贵,气质,短衣在世界各国的古代,都是劳动人民穿着,不登大雅之堂。但四海疆图众妖怪,都已简单朴实为美,只要穿着方便就好,甚至因为妖怪们天生皮糙肉厚,防御甚高,就连全身铠甲都不流行。

    太生左右环顾,见两个得意助手都是一脸的懵逼,知道指望不上,心头叹息一声,喃喃自语道:“必然是有甚大能之辈出手,只是我猜不出来他想要什么。只可惜我法力受限,无力突破,不然定可猜测出来,此人究竟为何!”

    许了忍不住传音道:“这条小蛇倒是有几分眼里,若是你肯投入我门下,我可以传授你突破妖帅之法。”

    太生大吃一惊,忙问道:“谁人说话?”

    许了喝道:“我乃是孙无妄,余烬山一脉。”

    太生有些不信,说道:“虽然也听说你的名头,但你不过是妖将级数,有何资格放胆,说传授我突破妖帅之法?”

    许了笑道:“尽人皆知,余六是我门下,得我指点,突破妖帅,而且晋升妖帅就炼就了七条道脉,若无我指点,他再有万年也不得突破。”

    太生顿时就心动了,但还是有些挣扎,说道:“何以见得,此乃你之功?说不定,余六本来就要突破,你只是拣了一个便宜。”

    许了笑道:“我传授你一部功法,你修炼便可,若无突破,算我食言,就放了你们一族出去。”

    太生犹豫片刻,长叹一口气,捡起来太毒黑水变,几番踟躇,一狠心,就着手修炼起来。

    许了随手调拨了弥天大阵内的天地元气,灌注到了太生身上,太生修炼了几次都觉得不妥,最终还是罢手,问道:“为何此法跟我格格不入?”

    许了也不言语,直接把他打落化龙池!

    太生虽然妖法厉害,也是妖将巅峰,却如何抵挡三十三天镇压气运的大神通?顿时就被洗尽一身妖力,修为跌落了初生之态。

    他纵然不愿意,也只能按照许了指点,从头开始修炼太毒黑水变,随着修为一步步的拔升,此人也是天资聪颖,妖族中罕有其匹的天才人物,居然一日就重新修成妖王,十三日重新修炼回妖将巅峰。

    太毒黑水变确实合适青环太攀妖蛇一族,得了修炼之助,太生洗练妖气,重修灵气,又有弥天大阵管束元气,三十日头上,这头大妖呼喝一声,全身灵气鼓荡,据让悍然突破,炼就了三条道脉,踏入了妖帅之境。

    太生也是心头有数,当下就翻身跪倒,口称恩师,心头感激不尽。

    许了令他把所有青环太攀妖蛇都送入化龙池,洗练妖气,重新修炼,之前这些妖蛇修炼太毒黑水变,虽然也有成就,但毕竟玉鼎一门的变化,还是灵气修炼更为合适。

    许了在太生身上关注甚久,此时收了徒儿,又复去关注战场,玄鲸王已经拼出了火气,非要拿下赤翎儿不可,这个踏海王的亲生儿子,着实不成大器,不断催促几位师兄求援,甚至还派了手下,分别向东海龙宫和自家父亲求助。

    他的那点手段,如何能躲过玄鲸王?

    他派出的人手,都被玄鲸王捉住,在战场上就生吃了。

    黑天等人,知道许了的谋算,也不理会赤翎儿的恳求,反正有阵法护持,玄鲸王想要攻破,非是数十日可成。待得阵法被磨灭,黑天等人也相信许了必然出手,所以无人担忧。

    至于野鲸窝这边,消生王十分给力,如今已经突破一百八十余环,越是到了内环,妖怪的数目就越少,故而此时玄鲸王的部众,已经剩下了不足一半,只是修为都颇高深。

    这般大战,接连数月不断,也慢慢惊动了各路大妖怪,只是许了之前有所遮掩,他们知道的消息含糊,待得这些大妖怪依次关注过来,许了也不在遮掩,让那些手握战斗兽的大妖怪,可以随时实时查看战场的情况。

    当这些大妖怪,发现战斗兽还有这般妙用,都惊骇莫名,又复知道镇江侯府大宗出售此物,都派出了手下小妖前来采买。

    对这些妖怪来说,这种战争司空见惯,虽然似乎跟许了有些牵挂,但许了又没有出手,所以也无人怀疑其中有什么阴谋。

    只觉得玄鲸王这般厉害,许了退缩也是应当,好多反王都在猜测,许了什么时候求应王出手。

    玄鲸王的修为比孙宗鬓,余六等人都强,甚至也比姜尚显露的修为更深厚,故而大家都以为,许了不敢出头,是因为怕了玄鲸王。

    倒是踏海王,他迟了好久才知道儿子被玄鲸王围困,当下就要出手,但许了却传来音讯,说此乃锻炼赤翎儿胆力,磨练他心性,自家早就安排了后手,绝可保证这个徒儿安全。

    踏海王这才按兵不动,但却几乎每日都查看战况四五十回,小鹤千岁更是早就潜伏到了战场附近,随时都能出手救人。

    真乃父母心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