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一剑飞仙 流浪的蛤蟆

六百六十三、姜尚授法

    余烬山变化,除了许了之外,感应最深的,就是应王和太生,因为两人都修炼过九元算经。

    应王正在运炼元神,他重新修炼会法力之后,毕竟本身就已经是妖帅巅峰,炼开了七十二条道脉,已经进无可进,也就剩下了打磨妖力这一门功课。但是他忽然感觉到,自己久无进境的九元算经,忽然推演之力大增,最少激进了数十倍,头脑清明,远超任何时候。

    应王甚至一个恍惚,都以为自己大限将近,回光反照,方有如此征兆。但是他随即就明白过来,自己正当盛年,又无什么天灾人劫,哪里会有大限?

    “此必然是我徒儿有些动作,方会让我的九元算经功力大进!”

    应王随手招出自己的战斗兽,这头战斗兽是应王自己祭炼,他得了九元算经和小八诀,几乎就是四海疆图内最强的战斗兽炼造师之一,尤其是他平时无事,也爱把玩此物。

    应王随手接上了许了的通讯,还未等他动问,就有一篇法诀传了过来,他随意观瞧,却发现居然是九元算经第二章。

    应王不由得笑骂了一声,便投入了其中去钻研,也懒得管许了这边的事情了。

    太生那边也是一般,他刚有感应,就被许了送了第二章九元算经,他比应王要单纯些,还以为是自己骤然突破了境界,师父才会传授独门秘法。

    这头青蛟也兴致勃勃的去修炼功法了。

    许了也颇好奇,端坐在自己的洞天中,此时他面前却多了一人,正是他的老师姜尚。许了不由得问道:“老师为何传授应王和太生九元算经第二章?此法不好轻传罢?”

    九元算经跟普通道法不同,就算在神话也不许胡乱传授,盖因为此法危险,修行者天资不足,有爆脑的危险,其二,此法能够大幅提升智慧,若是心术不端,真可以培养出来盖代枭雄。

    神话倒不是敝帚自珍,若是敝帚自珍,也不会有传授许了功法之举了。

    姜尚微微一笑,说道:“应王和太生,性情都无问题,既然他们能修成第一章,就传授了第二章也无妨,日后若有神话之人问起,也跟你无关。”

    许了倒也不怕事,姜尚既然不肯说明,他也不去动问,随口问道:“老师为何忽然出现?你不是闭关潜修,暂时不想出面么?”

    姜尚微微一笑,说道:“自然是传授你凝练星罗棋具之法。”

    许了微微愕然,这才记起姜尚说过,若是自己能够突破九元算经第六章,就传授此法,他稍稍推动五方法轨,略作演算,却骇然发现,自己果然突破了九元算经第六章。

    他惊讶道:“老师果然神机妙算,连我自家也不知道,居然突破了第六章。”

    姜尚笑了一声,说道:“你重炼余烬山的时候,我就推算出来你必然突破,所以才提前来寻你。”

    许了正欲动问,如何凝练星罗棋具,姜尚已经大手一挥,许了不由自主轻飘飘落入了一方世界。

    耳边只听得姜尚传来的一句话:“我便把你投入星罗棋具之中,若是你能脱颖而出,跳出棋盘,便可参悟此妙法。若是不能……就要永生在里头呆着了。”

    许了心头一惊,正要动问,却已经感应不到姜尚的气息,甚至连弥天大阵都被组合,无法召唤其中法力。

    “老师这是要做什么?”

    许了并不觉得,自己修不成九元算经有甚了不起,更不打算逼自己以生死为限,修炼此法。但被姜尚如此算计,他也没有办法,姜尚不但道行高深,甚至对玉鼎一脉的道法,也相当熟悉。不但可以不受弥天大阵祭炼,甚至能躲入其中,不被觉察,如今更能封锁许了,隔绝弥天大阵的支援,着实颠覆了许了的认知。

    唯一让许了略有安慰的是,他把战斗兽北冥和定海神针带在了身边,倒也算是万幸。

    这一方世界,漆黑无垠,宛如宇宙虚空,没有半处落脚,许了飘飘荡荡,数十日后,才忽然感觉到外界有气息浓烈,这才伸展腰身,定睛观瞧。

    在数十万里之外,有一点星光,有生命气息澎湃,他心头大喜,摇身一变,化为一艘如意金舟,不过数日功夫,就接近了那点星光。

    这点星光,接近了观瞧,宛如一个巨大的藤球,无数藤蔓缭绕盘踞,交织成了一个比月球都了几分的藤球,并且有一层浓厚大气层覆盖。

    许了一纵身穿入了大气层,只觉得身外隐隐有一层排斥之意,显然一个宛如月球般巨大的藤球,本身也有一层法力禁制,阻绝外界闯入之物,也能锁死大气层不至于流失。

    好在这些阻挡不住许了,他施展变化,穿入了大气层,直落数千米,这才看到地面上宛如巨龙的藤蔓绵延,自己挑了一根藤蔓,奋力跃了上去。

    许了刚刚落足,就感应到一缕危险,他左右环顾,也不见有什么东西,不觉得微微惊讶。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灵觉似乎被什么封住,感应不到二十米之外,不拘是在地球上,还是四海疆图,许了至少能够感应到百公里之外,就算没有战斗兽的帮助,也不会搜索不到敌人。

    “这个世界好生古怪!”

    许了也不知道九元算经修炼至第七章以上,会有什么变化,更不知道这一方世界是真是幻,但却知道,自己想要离开,只怕非得寻找到某个关键不可。

    他催动了九元算经略作推算,就跃下了巨藤,身子向下落去,隐然就能感应到下方有什么吸引自己之物。

    他换了七八根藤蔓,这才发现,这一处巨藤缠绕的星球,似乎是空心,反正走下了上千米,仍旧可以不断深入,比预料的更为深远。

    许了又复跃下去十余米,落在更下一根藤蔓上,忽然想起来自己在天帝苑里跟鬼面藤决斗的事情,只不过鬼面藤如何也不能够跟这里的巨藤相媲美。

    许了有些烦躁了,取出来战斗兽北冥,化为一道滔滔黑水,一脚踏入其上,让这道黑水化为一道波涛,卷起了自己往下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