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一剑飞仙 流浪的蛤蟆

六百六十三、姜尚授法(八)

    太黄极是大衍士巅峰,四十九条大衍脉全数炼开,随时都肯能突破道人境界。

    许了却只是妖将中流,只炼开了二十余条大衍脉,距离妖将巅峰要有一段遥远的距离,没有漫长的时光积累,很难完成大境界上的突破。

    尽管在决战中,许了也屡有进境,甚至还多炼开了七条大衍脉,待得三十七场战斗的时候,他已经炼开了整整三十条大衍脉,进境之速,还在太黄极之上,但战斗的天平仍旧宛如山一般压在他的头上。

    第三十七场决斗之后,双方各自闭关,许了甚至隐隐有所预感,这一次太黄极必然会突破,自己却没有什么办法跨越天关。

    他双手一分,眼前浮现了一滴黑色的水珠,这就是战斗兽北冥!

    战斗兽北冥虽然是妖帅级数,但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只能提供两种龙族的神通,其中操雷控电真诀还不是主修,威力太弱,若是真正的战斗,只有北冥真法可用。

    但问题是,以他和太黄极如今的实力,已经非是寻常妖帅能够匹敌,就算自己使用战斗兽北冥,虽然可以拉平境界上的差距,但却无法使用根本神通和妖族武学,最多只有一两次机会,太黄极若是能够扛过去一两场战斗,就能参悟更高境界,一头只炼开八条道脉的战斗兽,就未必还能压制住此人了。

    但是许了殊无把握,能够在动用战斗兽的情况下,斩杀这名大敌。

    许了平生遭遇无数大敌,也有很多修为比他更强之辈,但却绝对无有对手像太黄极这般,也精通最顶尖的传承,在功法上不受自己克制。

    许了默默体察天心,推演过去未来,诸般世界变化,他本来已经占据了极大优势,但太黄极居然还能有此手段翻盘,显然他仍旧未能算尽一切。

    许了闭关数十日,终于到了跟太黄极决战的日子。

    太黄极仍旧是一派洒脱,作为反抗军的领袖,他却显得平易近人,非是枭雄模样。尤其是脸上总挂着最能惹动女孩子的浅浅笑容,手边总有一口长剑,但几次决战,始终都未见他拔出来过。

    太黄极见到了许了,陡然精神一振,一拍腰间长剑,喝道:“多谢大魔主屡次赐教,此番决战,便是你我最后一次大战,不分胜负,绝不罢手。”

    许了轻轻一笑,持了定海神针跃上高空,黑沉沉的铁棒一指,从容不迫的叫道:“太黄极,来罢!”

    两人决斗多场,已经非是初哥,当下也不答话,各自谷催妖力,太黄极腰间的长剑,一寸一寸缓缓出鞘,生出轻鸣之声,悠扬悦耳,宛如仙界大乐。

    许了并不惊讶他以真气催动长剑,发出飘飘仙乐的手段,但却他太黄极腰间的长剑生出了骇然之色,这居然也是一件神兵。

    之前太黄极从不曾想要使用这口长剑,是因为这座城还未推算出来反弹的力度,但这一次,许了即将统一天下,这一方世界终于给太黄极一个极给力的支持,让他腰间的长剑变成了神兵。

    若是之前,太黄极也拔出长剑,必然不是这么一口绝世神兵。

    许了一压铁棒,看着太黄极一剑横空,斩出万千变化,神色再度凛然。太黄极之前所使用的三十三天正压天庭的神通,主要是法天象地和万化归真,前者是是力道第一的神通,刚猛尤胜八部龙象,后者号称一切变化神通悉具自足,最为难缠。偶尔太黄极也会运用其他妙法,但却遮掩了来历,许了也推算不出来。

    此时太黄极所用的剑法,竟而让许了生出熟悉的感觉,似乎跟自己所学的某些功法,如出同源。

    许了黑沉沉铁棒骤然翻起,宛如怪蟒,瞬息间出击千百下,甚至有些棒法,传出虚空,隔破两界,已经非是物理级数的变化,经常有虚空中一棒点出,毫无征兆,亦无轨迹。

    太黄极仍旧一剑当空,把许了的诸般棒法变化,尽数接下,手中长剑就好像变化成了千百件兵刃,浩渺无方,两人一上手,就进入了最惨烈的战斗。

    许了和太黄极的身法各自展开,须臾间就巡游周天,在无数空间跳跃变化,整座城市的上空,每一寸空间,都生出了剑棒交际的灿烂火花,清越灵音。

    许了沉下了心思,不断催动九元算经,想要在绝境之中,推算出来一场大造化,但却推算来去,似乎每一个结果都不甚美好。

    太黄极比前几次战斗都不相同,把自己惯用的两大神通弃而不用,所用的剑法精奇,甚至不在洞天剑经之下,但却连许了一时间也分辨出来,推算不着,这套剑法是什么来历。

    三十三天十大神通,许了虽然不能尽数知道,但却也都有脉络,此时却连推算都不知根基,心下越来越是惶恐。

    虽然他许了仍旧有无数手段,但却是首次发现,自己的所有手段都不能翻盘。

    许了跟太黄极恶斗千百招,他使出了周天妖神变,六大天妖变化使出,法术武功几乎无穷无尽,每一招都有新的变化,每一般变化都闻所未闻,但却仍旧压不下太黄极的一套剑法。

    太黄极似乎胸有成竹,每一道剑法都生出一道耀眼光华,剑气凝练,在空中久久不散,就算斩不中敌人,也凝炼虚空,给许了的身法变化,造成无穷阻碍。

    许了倒也不惧这些剑气,这些凝聚虚空的剑气,比起初发出之际,已经衰弱许多,他凭了护体的妖气,就能将之撞碎,甚至还能随手收取一两道,以袖里乾坤剑的手法积蓄,随时准备给太黄极一个意外的惊喜。

    这一场恶战,比以前的三十七场都更漫长,两人转瞬间就恶斗超过了百日。

    许了几乎把所有压箱底的本事都使尽了,太黄极的剑法也穷尽一切后招,被许了窥破了好些奥妙,只是这一场战斗,其实还只算开始,许了深深知道,太黄极的最后一记大招,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