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一剑飞仙 流浪的蛤蟆

六百六十三、姜尚授法(十)

    许了!

    许了!

    许了!

    许了现在正陷入一种奇妙的境界!

    他曾经亲自体验到,姜尚隐遁在弥天大阵之中,自己却找不到的奇妙,甚至他曾无数次试图寻找藏身在弥天大阵的老师,每一次的结果都是失望,他做过无数此推演,也运转过不知多少次阵法,但始终一无所获。

    只有在刚刚,面对太黄极涵盖天地,无所不及的剑意,以及催动剑意的大天元诀,他才忽然明悟,踏出了难以想象的一步。

    此时的许了,已经化身为无穷无尽的万象天球,他埋在这一方世界的万象天球,以某种神秘的规律连成了一体,他也终于明白,为何姜尚说,那些不懂得如何凝练星罗棋具的人都是傻子……

    因为这一切都太简单了!

    这就是星罗棋具!

    九元算经以远超他算力极限的速度,在不断推演诸般变化,甚至比他借助人工灵识阵列,还要更超出一筹,凝练星罗棋具,就能修成九元算经的第七章。

    但在这之前,许了正在重新整理九元算经的第一章!

    万丈高楼,以平地根基为上!

    许了之前的推演算计之法,有无数的漏洞,也有无数的缺陷,更有无数不尽完善的地方,当他每次推演完善一步,九元算经第一章就会脱胎换骨。

    这非是原本他修炼的九元算经不完善,而是他之前脑力不足,根本无法体验这套神仙武学的最高境界,故而只能以极低的层次运转。这也是当初创下九元算经的大人物,给后来者按部就班,提升到自己的地步的机会。

    当许了把九元算经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一直推演到第六章,然后就顺理成章,再做突破,把九元算经第七章推演完善,几乎一瞬间就修成此法。

    当许了从最深深的修炼中觉醒,恢复了五感,仍旧能够感应到无数万象天球传递来的消息,他只是略作一念,这些只是胡乱摆放的万象天球,就按照某种神秘的规律,重新摆布,然后算力就再有一个飞跃式的突破。

    许了就好像打开了天地之门,世界之眼,玄妙之关,思维几近无限的拔升!修成就九元算经第七章,炼就了星罗棋具,这个世界对他而言,几乎再没有了什么秘密!

    许了的眼中,这座城市,已经再非是原来的模样,有的只是无数万象天球,按照某一个规矩不断的运动,什么人类,什么妖怪,什么太黄极,什么宫塔,什么城市,什么巨藤……全都不存在,存在的只有无数的万象天球。

    这些万象天球就是组成这个世界最基本的粒子,微小至不可思议,它们可以推演万事万物,也能组成万事万物。

    许了在一瞬间就明白,这里就是姜尚修成的星罗棋具,只是比自己高明了无数倍,显然这位老师并非是表现出来的那么弱小,他岂止不是妖帅中流,甚至妖神都未必是极限,至于是否已经无数年代都没有出世的仙人,又或者天妖,许了根本无从揣测。

    这一方的世界变化,已经跟许了无关!

    他仍旧不愿意离去,因为这是一个观摩同样修成九元算经,甚至可能已经修成第九章的绝代老祖,亲自演示最高层次的算法。

    许了自己炼制的万象天球,不断渗透到各处,观摩参演这一方星罗棋具的变化,他还加意投注了一部分经历,放在了太黄极的身上,推演他一切有关的变化。

    也不知多久,他才忽然感应到轰隆一声,自己脱离了这一方世界,仍旧在自己潜修的洞天之中,姜尚也仍旧含笑坐在他面前。

    “你可明了九元算经的变化?”

    许了恭恭敬敬的施礼,说道:“徒儿已经修成第七章,凝练了星罗棋具,感谢恩师教导!”

    姜尚笑了一笑,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仍自潜修去了,待你脱离此处时,我方会出现。”

    姜尚一抖袖袍,仍旧隐去不见,许了却忍不住微微观察这位老师,姜尚的变化,却已经不如原来神妙难测,他可以推算出来,姜尚化为了一道玄妙之意,不停的变化。尽管他已经修成九元算经第七章,但也推算不得多久,只是稍稍放松,就再也找不到姜尚的痕迹。

    尽管许了仍旧能够再次推演,但是他却没有继续那么多,因为已经毫无意义。

    许了双手张开,掌心便有一个太黄极,他剥离了太黄极身上与自身无用的部分,很快就只剩下了一道神通种子,正是太黄极仗以斩杀自己的大天元诀!

    大天元诀!

    便是弥天大阵!

    弥天大阵,就是大天元诀,这两套秘法本是一体,所以许了才会在太黄极使用此法的时候,生出了熟悉之感,似觉两人的功法同出一源。

    此时他把完整的大天元诀剥离出来,再加推演,顿时明了了弥天大阵的更多变化,也明白了弥天大阵的真正面目,正是三十三天镇压天庭的十大神通之一大天元诀。

    此法号称万阵之祖,精微奥妙无以伦比。

    玉鼎老祖入魔之后,不知怎么把这套神通又重新推演了出来,只是这位老祖毕竟被打落魔道,故而弥天大阵并不是完整的大天元诀。

    只是玉鼎老祖毕竟也非是寻常之辈,推演出来许多大天元诀原本也无的精妙变化,这才传到了许了手中。

    许了得了姜尚暗暗传授的大天元诀,跟原本弥天大阵的法诀合二为一,顿时推算出来,许多当年的事情。

    三十三天比昊极天还要神秘,许了已经知道了上古的许多秘辛,仍旧不知道三十三天主人是谁,远不如昊极天两代天帝传承清晰明了。

    许了虽然也不觉得上古的事情,会跟自己有关系,但仍旧忍不住生出好奇心。他此时已经知道,姜尚是有意传授他九元算经和大天元诀,这位老师也知道他的来历,但许了仍旧猜不透,姜尚和当年的玉鼎老祖究竟什么身份,为何会精通三十三天的镇压天庭的大神通。

    许了思忖良久,一时间不得其解,不由得甚是怅然!